正在加载图片...

釉上添彩 ———苏州现代陶瓷艺术馆瓷绘展作品撷英
2013-05-22 14:35:53   来源:苏州日报   

上一张
分享到:
查看原图

   生活需要一点艺术,于是,就有了墙上那一张画、一幅字、案上的一个香炉、掌中的一把折扇、腕间的一挂手串……如果生活中没有了艺术,日子照样过,只是少了润泽时光的真趣,而这些真趣的体现便是———雅玩。

  苏州之所以让人觉得是个软玉温香的地方,大约与这种自古以来就浸透着城市风骨的雅玩是分不开的。人的那一点点精神享受,不分贫穷与富贵,在乎的,是内心的感受和需要。古人是,今人亦是。

  有这样几位画家,陈如冬、郭澎、刘佳、宋朝、夏回、姚永强,他们身份不同,有院校教授、职业画家、海归、报人……平日闲散着,各自在一亩三分地里耕耘着,之所以摆在一起说,是因为这几个人都有一个共性———对生活精微处的优雅关照。

  陈如冬的生活状态始终让人艳羡,春天在奇石上种菖蒲,精心伺候了很多年也未见花开,却不改一往情深;夏秋养虫,将虫安于枕下,揣在怀里,走到哪里,哪里就是田园; 冬天在荷花缸沿上架一根火钳烤红薯,将很出尘的画室填补些许人间气象。陈如冬的雅玩甚至延展到了陶瓷上,他是这些人中在瓷器上画得最久的一个,接触得也早,早先常常在紫砂上作画,再请高手刻,后来扩展到在瓷器上作釉上彩,一路画来得心应手,玩得兴起时,遂找五位来同道一起画。

  其他人也大抵有着与陈如冬相近的痴气,比如,夏回和郭澎都在葫芦、核雕上施展过画技;宋朝、刘佳早些年也画过釉下彩;姚永强则请人专门按他的作品织了幅缂丝面料后订制了件冬衣……虽然各自表现手段不同,却是一律地活色声香。

  刘佳点评参展艺术家时曾概括道:“我们都不是单线生活的人,各自有着非常丰富的层面,而每一个层面都很出彩。”这些层面丰富了生活、愉悦了自己、照亮了他人。让旁人得以近距离地感受到因艺术而精彩的生活,从而如同看到自己生活方式的多种可能性。

  今天他们将浓墨淡彩凝结在百余件瓷器中,展现给世人他们的精神世界。陈如冬的作品一如既往地隐逸恬静、郭澎也延续着他大智若愚的禅学之风、刘佳则奉献出了他山水画的第一次、宋朝的画风明朗了许多、夏回的写意依旧淋漓潇洒、而姚永强的山水终于有了五颜六色。

  这些落笔在笔洗、茶具、花器等上的与文玩相关的瓷绘作品,由于载体的转化,一下子拉近了艺术与生活的距离,也抽离了架上艺术的神秘感,从而亲近到可以拿在手中把玩的程度,艺术家与玩家的神交通路由此打开,那一根根可捉摸的线条或一重重色彩,记录着他们对世间万事万物的心灵独白。

  这些笔墨语境中有些是能让你产生共鸣的,有些是你欲与之思辩的,有些则是细意聆听的,日子久了,也许,玩家与艺术家就成了同路人。世间多一位知音,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