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进藏·大野无垠——龚循明陶瓷绘画展
2012-11-30 10:30:24   来源:中国文化报   

上一张
分享到:
查看原图
  龚循明,1957年生,江西南昌人。1982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获学士学位。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1993年被评为高级工艺美术师,1997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任江西省陶瓷研究所艺术室主任、景德镇市青年画院院长、全国青联委员、江西省政协委员。先后荣获江西省首届“十大杰出青年”、江西省青年五四奖章、全国劳动模范,连续7届被评为景德镇市科学技术拔尖人才。现任景德镇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西省美协陶瓷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龚循明从事艺术陶瓷创作30余年,先后多次在日本、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及我国上海、深圳、广州、武汉、香港等地举办作品展。为香港回归、新中国成立60周年、景德镇置镇千年等重大活动创作设计纪念瓷。
  
  编者按:由中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基金会、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西藏自治区文化厅主办的“进藏·大野无垠——龚循明陶瓷绘画展”,12月3日至8日将在北京炎黄艺术馆举办,展出龚循明陶瓷绘画作品55幅。龚循明从事陶瓷艺术创作30余年,修养深厚、技法精湛,特别是用瓷版画方式表现西藏风韵,在美术圈还不多见。他醉心于西藏神奇的大山、大川,追求西藏山水的厚重与博大,其作品以质朴苍劲的笔触、厚重劲健的气韵、对比强烈的色调、钢骨雄健的形体,给观众以相当的视觉冲击力,表现出西藏独特的气势、力量与美。
  
  举办本次展览,目的在于让更多的人领略西藏神奇的艺术风光,欣赏陶瓷绘画独特的艺术魅力,感受龚循明在艺术道路上的执着追求与创新精神,以推进陶瓷绘画艺术的繁荣发展。
  
  进藏琐记(选登)
  
  龚循明
  
  一
  
  上天赐给我们如此之多,青藏高原的腹地玛多至玉树这一段无与伦比的画廊便足以使我们癫狂、陶醉、目乱神迷。队友们在高原反应、透支体力的疲乏中仍掩不住兴奋之情。子丰在捕捉、感悟到众多的藏民的神情与姿态后说:“我回去后会画出比我之前所画的好得多的作品出来。”采风给了他自信与豪情。李泉承担驾驶,着急坐在车里的熊亚辉在途中也不停地抓拍,他俩一直在商讨着如何用色釉(景德镇最好的绘画材料)来做出黄河流域的美丽图画来,我相信他们定会有成就,仅从他们在白天忙过后,晚上写笔记记录感受到深夜的态度便可佐证吾言。
  
  艺术家们在一起探讨艺术,结队写生采风,相互感悟启发对景德镇而言是希望所在,我祈祷有更多艺术家行动起来,定会带来景德镇的变化、变革而呈当代新风貌。
  
  二
  
  如果你是一个艺术工作者,去西藏吧!看看横断山脉中的雪山、冰川、森林、河流俊美极致,喜玛拉雅雪顶的巍峨,珠穆朗玛高峰的伟岸,羊卓雍措的清纯与静寂,班公措的热烈与斑斓,南伽巴瓦的美姿勃发,梅里雪山的如歌如诗,长拉若冰川的如泣如诉,扎达土林的如梦如幻,岗仁波齐遥视旁玛雍措的相依相恋……
  
  高原上的生灵啊!自由自在!看看飞翔的雄鹰、奔驰的野驴、灵动的羚羊、健硕的牦牛、矫健的狐狸、勇猛的狼群及众多的飞鸟……
  
  看看一路上匍匐前行去朝拜的藏民,逐草而居游牧的藏民,虔诚地摇着经筒转山的藏民,在节日里盛装而舞的藏民,与你相视时目光清澈如水的藏民……
  
  如果你是艺术家,进藏吧!
  
  三
  
  作为一个陶瓷画家,画了这些我的前辈与同辈未曾涉猎过的西藏风光瓷画,除了内容与形式,还有一些陶瓷绘画的相应的技法与材料应用。我近年来所有创作实践都想告诉世人,陶瓷绘画是一个广阔的领域,有着不同于其他画种的迷人光彩,她不仅是工艺美术,也是绘画艺术的极佳载体。我有时会矛盾地庆幸自己做了这些事,同时又畏惧自己做的这些事。这还是陶瓷绘画吗?对我的家乡景德镇的陶瓷艺术而言,这是继承还是叛逆?
  
  如果这些瓷画对我来说是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又走得如此艰难。那我只能是回到前文所说的,就当是练胆儿吧!修炼自己的意志与身躯,我是多么想成就为一个铁汉般的男儿!
  
  刚正之骨 浩然正气
  
  ——为龚循明写序
  
  冯 远
  
  自人类有文化艺术的创作活动以来,从最初的脉络到当今的万象,在陶瓷上无不得到实证。上溯到万年前的土陶,涵盖文字、造型、图样及艺术的表达的最初形态。河姆渡文化、半坡文化为代表的古代文明均为中华五千年灿烂的文明打下了坚实基础。
  
  陶瓷作为国粹,在中国历史的美学体系中远超越其他门类的艺术,它是科学与艺术的结晶,是各类造型、绘画艺术的综合体。它所代表的东方艺术的魅力与感召力影响了全球,以致大千世界认知陶瓷为中国的标识。
  
  在西方工业文明前的很长一段历史长河中,中国的陶瓷已成为科学与艺术完美结合的典范,并在生活与审美两方面为世人所崇拜。
  
  令人遗憾的是,在中国现代美学体系中陶瓷艺术基本上被边缘化。大多数陶瓷“艺术作品”源于传统,却低于传统。自清代中期往后,陶瓷逐渐走向繁琐、走向贵族化,远离生活。看似美轮美奂的背后却是陶瓷艺术的严重扭曲。在当代的景德镇,重工艺材料、轻创作创意仍是普遍现象,以至于当代中国一线艺术家涉足陶瓷艺术领域的踪迹难觅。
  
  陶瓷是具有丰富表现力的一种艺术载体,其特有的陶瓷韵味是其他画种不可替代的。
  
  龚循明作为一个瓷画艺术家,生长于景德镇这块陶瓷热土,在陶瓷艺术领域学习与创作的过程中度过了30多个春秋,长期的创作实践与求索使他成为一个在景德镇很另类的画家。去年12月上旬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举办的“进藏·无涯”陶瓷绘画展中,展出了他近5年来5次进藏,顶礼膜拜神奇的西藏,表现让人为之心醉的大野、大美的自然山川风光作品60余幅,在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他以陶瓷材料进行绘画创作的探索精神及深厚的艺术功底。他在探索传统绘画技巧中的写实与写意、塑形与笔墨在更高层次上的融合,将在西方绘画艺术结合陶瓷的绘画语汇而创作出一种全新的陶瓷绘画形式。在作品中他将他的理想告诉了我们:陶瓷不仅仅是世人眼中的“工艺美术”,还是一种形式丰富且独特的艺术表达载体,它是属于殿堂的。
  
  在此次龚循明进京举办的“进藏·大野无垠”西藏风光专题陶瓷绘画中,集中了他近两年来的40余幅作品,尤其是在今年的作品中有别于上海展的自然描绘,而将作者与世界第三极——西藏的大山、大川、大河的对话而感应的心理情绪,以及由此产生的“大视野与大境界”,在作品中油然而生的“刚正之骨、浩然正气”展现在观者面前。正如潘天寿先生所指出:“落笔须有刚正之骨,浩浩然之气,辅以广博之学养,高远之神思,方可具正法眼,入上乘禅;若少气骨,欠修养,虽特技巧思,偏才捷绘,而成新格,终非大家气象。”
  
  在进藏的路上,龚循明写下了大量的诗歌与散文,这些文字与绘画作品的最初构思基本上是夜卧帐篷中,神游太虚,在极静的状态中产生的。同时,在这批“进藏”的陶瓷绘画作品面前,我们可以看到这只是龚循明陶瓷绘画艺术创作的一个过程,而不是结果。龚循明为我们所展现的这个过程,对景德镇的陶瓷文化却是一个极重要的进程,他的现实主义创作必将带动景德镇陶瓷艺术的创新与发展。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陶瓷艺术将重现灿烂的光芒,与中国其他门类的艺术一样,为复兴中华民族文化艺术而独树一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