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王胜利:收藏缘于四条屏
2012-07-09 14:44:51   来源:东方早报 陈若茜    点击:

王胜利 古陶瓷收藏爱好者。国家文物鉴定估价师,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副秘书长。

民国新粉彩江南早春山水人物四条屏之一

民国新粉彩江南早春山水人物四条屏之一  

 原始青瓷洗

原始青瓷洗  
 

  王胜利是一个非常幽默的收藏人物。对于收藏和鉴定,他有着强烈的表达欲。他在谈论古玩时的那种专注神情,就像“公知们”在酒桌上纵论天下国事,也不亚于记者在捕捉新闻时的敏感投入。奈何他只能讲一口夹杂浓重方言的普通话,讲到情绪激昂时,还得忍受时不时地被人打断讲话。听到后来,便不觉得他只有喜感,还有执著和热爱。

  王胜利介绍自己主要收藏青瓷、文玩杂项。他现在是国家文物鉴定估价师,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副秘书长。他把大部分的资金都拿来捣腾那些瓶瓶罐罐了,以至于现在还跟太太居住在一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的旧小区里。家中客厅虽不大,但满目琳琅。外行人看来,不过是满屋子破破旧旧的陶罐,王胜利眼中,却几乎每件都是珍品。

  王胜利太太会不时嚷着要王胜利处理掉一些藏品,以便改善居住环境,但是看到丈夫拿起这个、放下那个,时不时还要来个“乾坤大挪移”,心满意足地充当着这一方斗室的霸主和这些上了年头古物的看护者,倒也真心支持丈夫的嗜好。

  早在1975年,王胜利刚刚20岁出头,已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文青。据王胜利自己描述,那时候家住南京新街口的老宅子里,早上起来去菜市场买菜,总免不了要绕道旁边的文物商店转转。那时候没有什么收藏方面的书,王胜利喜欢跟在人后头,偷听文物商店的老板在收购古玩字画的时候讲的一些文物知识。

  一天清晨,王胜利照例去文物商店溜达。有一位老先生,穿着中山装,手里拿着4卷画走进文物商店,王胜利也跟着进去。老先生拿出4幅画,其中2幅被文物商店收走了,另2幅据说是小名头的画,文物商店不收。其中一幅是民国张书旗的《木葵鸳鸯图》,一幅是晚清吴世贤的仿宋代李富的山水丘壑。王胜利喜爱山水花鸟图,老先生从文物商店出来后,王胜利就以20元的价格从他手上收购了这两幅画,而他当年每月的工资才35.1元。

  37年过去了,王胜利早已从当初跟在人家后面偷听文物知识的小青年,变成了自己都能侃侃而谈的鉴定领域的行家,两幅画依旧挂在王胜利家客厅的墙上。虽然后来收到的东西比这要珍稀得多得多,但这两幅画被他视为自己的收藏处女作,倍加喜爱。

  1980年代初,市面上还没有出现所谓的古玩市场。王胜利有一段时间非常痴迷于根艺美术。所谓根艺美术,就是将挖到的树根,根据其天然的属性配上自己的想像力,去掉多余的部分,雕造成一些物的模样。王胜利趁着自己去山上挖树根之便,便到皖南农村四处淘古旧之物。

  “一去往往就是好几天,拿一个胶卷大相机,背一个包。包里放着书、两块烧饼、一个水壶。到农村后,人家问你干什么,要说自己来搞调查。当然也不是挨家挨户搞调查,去之前要先站在山冈上观察,看看哪家屋子最大,估摸着祖上可能是大户,会传下来一些东西。然后再去家里搭伙,顺便探听。”这段时期应该算是王胜利的原始建仓期,家里好些东西都收自那时,比如他非常钟爱的13支明、清时期的和田籽玉雕簪子。每支簪子都很独特别致,都能讲出一段故事、进行一番品析。

  上世纪90年代末,南京的古玩市场逐渐形成。“在南京博物院的大院里,每个假日就会有农民出来摆地摊,像旧货市场一样,慢慢形成了古玩市场。我就开始去这些古玩市场淘宝,有好多高古瓷的出现,能淘到不少好东西。”

  王胜利家客厅的另一面墙上,悬挂着一组做工非常精细的四条屏瓷板画。据王胜利介绍,它是真正祖上传了三代到他手里的东西,全名“民国新粉彩江南早春山水人物四条屏”,长114厘米,宽30厘米X4,花旗松做框,金丝楠木做芯,上下提头是用红木雕的蔓草纹和寿字。每屏上中下嵌有瓷板三块,分别题有王勃的《送少妇之任蜀州》、沈佺期的《问道黄龙戌》、骆宾王的《在狱咏蝉》、杜审言的《和晋陵路丞相早春游望》等唐诗六首,绘有四幅意境相似、景致各异的江南早春山水人物图。

  说起这组瓷板画,还有不短的故事。王胜利的祖父是民国政府伊斯兰教协会的一个理事。此四条屏是1933年,他的祖父五十大寿之际,国民党的一个元老送给他祖父的贺寿之礼。此时,正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民族存亡紧要关头,瓷屏上所载唐诗,如王勃的“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沈佺期的“问道黄龙戌,频年不解兵”“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等诗句皆有以古喻今之意,赠画人与受画者在民族存亡的紧要关头,互诉忧思、彼此勉励、同仇敌忾的场景跃然眼前。

  四条屏中,其中一条屏的夹层中还夹有两张旧报纸,分别是1937年10月8日的民国公报(重庆)和1967年8月7日的新华日报。说起这两张报纸,则又有一段故事。据说,王胜利的祖父非常珍视这份贺礼,在1937年逃亡重庆,纵使兵荒马乱间,亦雇人把这四条屏扛到重庆去。为了纪念此屏与全家从南京顺利迁往重庆,便在夹层中放入当日民国公报。另一张则是在“文革”时放入。“文革”开始时,尚只有十五六岁的王胜利与父亲为了保全四条屏瓷板画免遭损坏,在瓷板上贴上写有“毛主席语录”的彩纸,并用金纸剪了4个“忠”字贴在木框上,时间长了,金纸的颜色被吃到木板里了。至今,木框上的“忠”字痕迹还隐约可见。

  王胜利结婚时,父亲将四条屏瓷板画留给他,嘱咐他要好好保管。之后,这四条屏瓷板画便一直悬挂于家中客厅的墙上,不曾动过。而王胜利最初的收藏意识与情怀,就来源于这四条屏曲折的收藏经历。

  “遗憾的是,这是一件无款的作品。”王胜利说。为了对瓷绘者一探究竟,他找过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张茂松,中国古陶瓷工艺美术大师黄云鹏以及珠山八友汪野亭之女汪桂英,请他们对这四条屏瓷板画做鉴定,看能否解读出更多的信息。他们都认为这个瓷板相当好,但没有人能够准确判断瓷绘作者。

  时常会有藏家和志同道合者来家里造访,提起墙上的四条屏瓷板画,王胜利还是会不自觉地提高声音分贝。只是当独自面对这传了三代的祖上之物时,王胜利偶尔会掩饰不住内心的落寞。他说他能够通过诗、画去感受当时当地的意境情怀,却无法读出它背后更多的历史信息。

  Q&A
  收藏十问
  Q:你最喜欢的藏品是什么?
  A:六朝青瓷。
  Q:你记忆中最早的藏品是什么?
  A:张书旗《木葵鸳鸯图》与吴世贤《仿宋代李富的山水丘壑》。
  Q:你怎么走上收藏之路?
  A:酷爱艺术。
  Q:你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A:宣传文化。
  Q:你的藏品主要通过什么渠道购买?
  A:朋友介绍,走街串户去淘,去古玩市场淘。
  Q:知道自己有多少藏品吗?
  A:几百件(瓷器杂件)。
  Q:你觉得自己是收藏家吗?
  A:玩家。
  Q:有一天你能放弃你的藏品或捐出吗?
  A:重要东西捐博物馆,博物馆是我们国家文物最好的着落点。
  Q:你觉得收藏带给你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A:认识和宣传文化。
  Q:收藏中遇到过赝品或挫折吗?
  A:很多。 
    相关热词搜索:王胜利 收藏

上一篇:玩收藏必须有悟性
下一篇:蒲重良:卧底作坊研究造假炼就火眼金睛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