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收藏怪客汪涵的玩宝生活:没事偷着乐
2013-06-14 09:09:50   来源:收藏界   点击:

汪涵是当今娱乐主持的一哥,湖南卫视的一哥。在荧屏上他诙谐幽默,妙语连珠,获得了各种荣誉。可这样一个看似娱乐精神超强的人,私下最大的娱乐却是收藏。

湖南卫视著名主持人汪涵
湖南卫视著名主持人汪涵
 
汪涵主持老相机收藏节目
汪涵主持老相机收藏节目
 
  汪涵是当今娱乐主持的一哥,湖南卫视的一哥。在荧屏上他诙谐幽默,妙语连珠,获得了各种荣誉。可这样一个看似娱乐精神超强的人,私下最大的娱乐却是收藏。汪涵的收藏与别人不同,别人都是收藏字画,古玩摆件,但他的收藏却千奇百怪,无所不包。或许与其他藏家相比,他的收藏称不上奇珍异宝,但他收的是快乐,藏的是乐活,对他而言,心是最大的博物馆,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六只小绿碗,学费不堪回首
 
  汪涵的收藏爱好是从1998年正式开始的,至今已有十四个年头了,不过要宽泛道来。据汪涵自己考证,他从孩提时期,就踏入了收藏界的半个门槛。
 
  汪涵,上世纪70年代初生于苏州,在苏州园林旁长大,每天跟着祖父逛公园,是他童年最大的乐趣。常常是祖父拎着个鸟笼,小屁孩在后面跟着,像模像样地看碑林,看花草,看园林,看太湖石。那段经历和回忆,为日后汪涵走上收藏道路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真正让这颗种子生根发芽,是在1998年,汪涵24岁生日这天。有一个喜欢玩玉的朋友,从广东那边收罗了一堆玉器拿到生日会上说,“今天你生日,随便挑一个吧。”汪涵瞅了半天,贪心地挑了里面一块最大的玉圭。后来他们请来一位地质研究所眼力很好的老教授给瞧瞧,“东西都不靠谱,就这块玉圭年份不错。”汪涵喜上心头,于是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戴着他无意中得到的生日礼物上下班。玉圭有点沉,常磕得他胸前青一块紫一块的。生日挑玉这件事,让汪涵内心的那颗搞收藏的种子苏醒了,看来他对古董还是有点眼力的啊。于是,他兴致勃勃地加入到古玩市场的淘宝大军之列。
 
  清水塘这条街是长沙出名的“鬼市”,每到周末,清晨四五点的时候,就聚集了从各地来卖古玩字画、旧书杂货的小商贩,特别热闹。有一次,在鬼市的一个小摊位上,汪涵看上了一只绿色小瓷碗,颜色特别漂亮,暗刻花纹。商贩见他感兴趣,口若悬河地一番吹嘘,汪涵越看越喜欢,价钱也合适便买下了。隔了一周,他再到清水塘,结果又发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咦,怎么又有一个?商贩说,您运气太好了,这碗原是一对,老太太精明,上次我去收货只拿出一只,这次才把另一只拿出来。汪涵一听,美滋滋的,这下还配上对了。
 
  可隔了一星期,啊,又出现了两只小绿碗!汪涵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对方回答得很在理,“涵哥,对不住您,这老太太贼精了,是四个一套。”
 
  汪涵心里一琢磨,每次都能看到,没准也是缘分,别下次再出现绿色小盘子就行。接下来再去清水塘,汪涵的心里有点紧张了,他特别怕在茫茫晨色中看到闪着小绿光的碗。他对朋友说:“那玩意不是狼,但是比狼眼睛还让人觉得直打寒颤。”果不其然,再去,嗖嗖,两道小绿光又出现了。汪涵郁闷啊,“哎呀,你这又是什么情况?”对方也特诚恳,“我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四个怎么能是一套呢,是六个,六六大顺,这才是一套,不可能再有了。”直到现在那六只小绿碗还齐刷刷地在家里摆一排,没舍得扔。
 
  小绿碗让汪涵在鬼市出名了,只要他一出现,消息树就被放倒,狼烟四起,大家相互传手机短信奔走相告,“汪涵来了,要杀猪的快磨刀呀,真东西快收起来,假的都拿上来,价格赶快换。”然后,他就会被拽过去,好多托儿佯装成路人甲乙丙丁。被古董完全迷了心窍的汪涵,硬是没看穿那些人拙劣的演技,反而将瓷板、花瓶,还有那时候特别流行的雕花木片、窗棂、大门板都弄回不少。长进之后,那些所谓的民国坛子、罐子,都放家里做小垃圾桶了。
 
  交了这些入门学费后,汪涵开始正经八百地研究起收藏经。为了提高眼力,他经常跑到博物馆去看一些标准器,经过努力还成了湖南博物馆第一批二十几名高端会员之一。有了这层关系,馆里会经常组织一些活动,拿出一些文物真品,让他们这些会员有机会分辨真伪。另外,他们还有机会进入考古现场,观察出土文物的具体状况。经过这些有效途径的锻炼,汪涵对古玩真伪的分辨能力越来越强。
 
  那时候正好湖南卫视《玫瑰之约》改版,汪涵搭档杨乐乐。为追求杨乐乐,汪涵送了她一把湘妃扇,因为之前听说过汪涵小绿碗的桥段,杨乐乐死活没接他这礼物。后来,他听人说,情侣之间不能送扇子,那代表“散”。他这才恍然大悟,竟是他会错了意啊。两人结婚后,杨乐乐还总拿这件事情来取笑汪涵。汪涵就会一本正经地说,“那扇子可是我当时最值钱的家档了,我把我最值钱的东西都给你了。”
 
  抱得美人归,事业又稳定后,汪涵的收藏走上了“征途”。而且他认识了画家李凤龙、收藏家谭国斌这些朋友,他突然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进了收藏正规军。
 
  贪痴避满怀,玩物不伤身
 
  2005年,汪涵开始接触字画,第一件真正意义的藏品,当属2006年前后在香港拍得的一幅“入于真实境,照以智慧光”的弘一法师的对联,对联很小,如今就挂在他家里,每每看到,总会让他的人生多一番领悟。后来他的藏品不断丰富,包罗万象,最早可追溯到明清,如陈豫钟等人的手札就是清代西泠八家的作品。
 
  经人介绍认识了画家李凤龙后,汪涵对古印收藏的情趣也日益高涨。李凤龙是画家,喜好篆刻,有古印情结。因为高中那会儿,汪涵也学过篆刻,看到李凤龙收藏的印之后,感到很是亲切,他就迷上了古铜印,只要哪儿有这方面消息,他都会飞奔而去。这一上道,反倒还弄出了点名堂。汪涵的古印收藏极为丰富,官印私印皆有,至少也有两三百方了,其中不乏极少见的精品。连李凤龙都如此评点:汪涵的古印收藏在全国范围内来看,算得上是一个人物了。
 
  在这众多的铜印当中,最让汪涵觉得骄傲的是,一枚“龙门山柎”绝对算是“重器”。这方印汪涵是按私印买的,因为官印要比私印贵很多。拿到印之后,汪涵就在琢磨,如果是私印,他的主人就是姓龙,叫门山柎,显然不太可能。如果是姓龙门,叫山柎,是否有可能呢?他就找来清代张澍写的《姓氏寻源》查阅,发现确实没有龙门这个姓氏记载,这方印至少是填补了空白,他顿觉一阵欣喜。但他的“追查”并没有到此为止,如果确有龙门这个姓,那它又该来自哪里?在这份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又找来许多资料考证,最后南京师范大学郦波[微博]教授考出了根源。原来“山柎”是汉景帝孙子的名字,因为给皇帝供献黄金的成色不足,即现在所说的偷工减料,被谪到龙门一带,去王为侯,然后他就以龙门为郡望,“龙门山柎”便是由此而来。这方印,既可以说是刘山柎的私印,也可以看作是他的官印。这次汪涵可是捡了个大便宜,出手此印的卖家也着实后悔了一把。
 
  要说起来,古铜印收藏偏冷,不合当今时宜,但在汪涵眼中,那一颗颗铜印,其实是心中沉静的砝码,让他在纷杂的舞台上得以安宁。经历了几年收藏路上的摸爬滚打之后,汪涵的收藏更显老到了,只是如今他已很少去古玩市场淘货,更多的是在春秋两季奔忙于北京、杭州、香港间的拍卖行,而且他也学精明了,每到拍卖季,国内的拍卖行会给他发来画册,他会把他看中想要的东西那页折起来,先悄悄跑去看预展,同时请专家掌掌眼。等专家点头认可,他才出手。其实大部分时间他都是“潜伏”。
 
  你想,汪涵这张脸全国人民都认识啊,一看他来,肯定会哄抬物价,原本十万就能搞定的东西,非得叫价十五万。这不仅是钱的问题,那多出来的五万块其实买的就是两个字——“傻冒”!玩收藏也得玩点策略,所以每年的拍卖会,汪涵从不在现场露脸,只在固定的酒店订下一个房间,用电话“遥控指挥”。如果工作忙走不开,他就会委托朋友去看,遇上比较好的拍品,朋友发图片给他。很少上网的汪涵在家通过手机看图片,为此特意买了部iPHONE手机。
 
  但这样的工作方式难免会出现疏漏。现今拍场上的赝品屡见不鲜,汪涵就遇到过。那是在香港的拍卖会上,汪涵委托朋友拍下了一幅方力钧的油画。等拿回来后,他请几位认识的专家来掌眼。几个专家分成了两派,有人说这画是真品,有人说是伪作。汪涵也糊涂了,这画拍得有点冒险了。但他很快安慰自己,既然玩这个就得伤得起啊,即便画是假的也权当买个教训,因为这伤了和气再气坏身体,那太不值了。
 
  人生如收藏,享受“独乐乐”
 
  玩了十来年的收藏,汪涵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收藏经。但凡看见,就莫错过,用明年、后年的价格买今年的东西玩。收藏没有高下、贵贱之分,只要藏者喜欢并能从中获取愉悦就好。所以,看到汪涵的藏品,人们一定会哑然失笑:居然还有三十多年前用过的学生手册,以及初中作业本、日记本,还有小时候玩的很多烟标。
 
  有一位湘籍的空一师傅,来长沙探望汪涵时,专门给带了满满一盒小时候上学路上捡的鹅卵石给汪涵看,这些石头他十多年一直带在身上,摇起来哗哗地响,听到声音就仿佛重新走在去往小学的路上,找回了用脚踢石子玩的童趣。在汪涵看来,那些被玩得油亮的石头,就是空一师傅最珍贵的收藏。正因此,他最初的收藏更多的是家族的记忆。父母结婚当天买了一张杭州地图,成为汪涵最珍贵的藏品之一。他专门请父母在地图上签了名,准备等房子装修完全后,装一个镜框,与父母的结婚照摆在一起用心珍藏。除此之外,汪涵家里还有两个玻璃坛子,是当年一个外国公使夫人送给祖母家的。日本人打上海时,他们就是抱着这两个玻璃瓶、夹着一个暖瓶跑出来了。
 
  除了这些眼见得着的藏品,还有一种是让汪涵更珍惜的收藏方式。他从没觉得具象的东西就一定是收藏的本原,工作的时候可以收藏那些嘉宾的话,借收藏某句话,你可以收藏一个特别值得你怀念的人,人生每时每刻都在收藏。
 
  随着藏品越来越多,汪涵觉得这家里也放不下了,得给这些宝贝们找更合适的安身之所才行。于是,2011年7月,汪涵在长沙市某大厦的24楼开了一家“培荣书屋”。多年来他从各地搜罗来的文化、历史、艺术的书籍有了安身之所,而且那些古铜印、小瓷碗、名画也都拥有了一方宝地。
 
  从拍卖会市场买来的古代篆刻大师的手札,既有早年购得的清代书法家陈鹏年的作品,也有已故国学大家、诗人、书法家豫逸夫先生和八十多岁高龄的湖南当代书法家、收藏家练肖河特意写给他的墨宝。自从开了这家书屋,汪涵也给自己的灵魂找到了栖息之所。只要闲来无事,他就会跑到书屋里看书。拿个小蒲团,挑选自己最想读的三本书,然后洗手,点一根檀香,放一段古琴曲,泡一杯好茶。通常,还会在一旁放上纸笔,每有心得便随手记录下来。在朋友圈里,汪涵被称为老古董,因为他很少上网不会打字,也不开微博,过的是老人家的生活,喜欢待着,喜欢看书,喜欢收点老物件。
 
  对朋友们的评价,汪涵自有自己的一番道理,他说现在众乐乐的机会太多了,网络、通信这么发达,出了个什么事大家就众乐乐。微博恨不得把自己的隐私全都告诉公众,全都是一个“众乐乐”的社会,追求“众乐乐”,期待“众乐乐”,被“众乐乐”,“独乐乐”的机会反倒少了。
 
  中国文人喜欢幽居,讲究慎独,现在却没有私人空间了。每当在舞台上对着亿万观众滔滔不绝之后,汪涵就迫不及待地到书屋去享受“独乐乐”的感觉。可以说,汪涵人虽在主持界和娱乐圈,心却沉浸在书香藏品里,这也是他在工作和生活间寻求释放与平衡的方式。潜心收藏了这么多年,汪涵的藏品遍及字画、烟草、红酒、钢笔、紫砂壶、茶叶等“领域”,最贵的藏品是一张黄宾虹先生的画,价值上百万。经验丰富的他将收藏分为了七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放眼望之,满眼都是真货;第二阶段是掌握一点知识之后是满眼都是假货;第三个阶段是真伪莫辩;第四阶段是贪痴满怀,满眼都是诱惑;第五个阶段是心生欢喜,不言对错,我高兴就可以;第六个阶段是烟云转逝,看一下就够了;最后一个阶段叫万物皆空,一笑而过。
 
  汪涵说他现在正处在第四个阶段,“差不多一只脚已经踏到第五个了。”在收藏的世界里,如果有一个物件让你感动珍惜而心生虔诚,体悟到快乐和幸福,那么它就是无价之宝。人生莫不如此,山珍海味或粗菜淡饭,品的是一种心境,只需快乐就好。(河南  王丽)
    相关热词搜索:收藏 汪涵

上一篇:白兰士敦和他的明初景德镇瓷器
下一篇:工薪族怎样玩转收藏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