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藏家特尔顿与亨尼西:中国古董的收藏之道
2012-06-01 11:28:34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李晶晶    点击:


 

唐蓝釉加黄釉胡人吹排箫坐佣

唐蓝釉加黄釉胡人吹排箫坐佣

唐胡人立俑三件

唐胡人立俑三件

  理查德·利特尔顿(Richard Little-ton)与詹姆斯·亨尼西(James Hen-nessy)是搭档,经营着中国艺术品。他们的经历犹如一部完成了大半的励志奋斗小说,一切过程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各种挑战。

  1988年,詹姆斯进入伦敦佳士得工作,他得到的第一个职位是在运输部当搬运工。当然所有进入佳士得工作的人,不管是平民、中产阶级,还是来自某个国家的公主或王子,都得从底层做起。“唯一不同的是,好的出生背景会有快速提升的机会。”詹姆斯笑着说道。显然他不在此列。那时候每月进出佳士得大门的艺术品数量大概在1万~2万件左右,对于有心学习的人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詹姆斯印象很深,大概在1990年的时候,公司拍卖出一对玉的麒麟香熏,带有乾隆款,是从乡下一个大家族里找到的。估价是3万~5万英镑,现场被一个台湾地区买家以18万英镑买走。在当时来说,已属于拍卖里玉器的高价了。这一年的5月,日本第二大造纸商大昭和制纸总裁、74岁的斋藤以8250万美元买下凡高的《加歇医生的肖像》,随后他又用7810万美元买下雷诺阿的《煎饼磨坊的舞会》,轰动全球。

  在90年代佳士得最受重视的部门是:古典大师绘画,印象派以及英国古董家具。而中国艺术品则在最底层,甚至不及日本艺术品。詹姆斯说:“当时很少有从东方过来的买家,能见到的也只是台湾地区行家和少数日本行家,当时没有中国大陆客人过来,他们那时的购买力不是很强,所以多是跟香港地区的行家买东西。台湾行家对玉器有特别的偏好,在那时大量买入过。”

  80年代中后期,台湾地区放弃以美元为中心的机动汇率制度,实行由外汇市场决定的浮动汇率制度。于是,台湾老百姓突然变得很有钱,好像什么东西都成半价了。以至于行家到岛外买古董,觉得什么都便宜。而且那也是台湾经济最好的一段时期,现在市场上能看见的台湾藏家拿出的好艺术品,多是那一个时期购藏的。话说那对拍出18万英镑的玉麒麟香薰在去年保利秋拍中,以5500万元人民币成交。中国艺术品的地位在22年后,今非昔比。

  90年代,对于收藏家和行家来说,是一个幸福的年代,佳士得在那时每8个星期有一次大拍,每两个星期一次小拍,充足的艺术品,让每个人都有更多的选择空间。所有的图录没有图片,只有估价和文字说明,展览也不像今天有橱柜和灯光,一切都是最简单的。詹姆斯说:“那个时候最有趣的就是卖东西的都是私人藏家(死亡、离异、欠债是私人委托拍卖的主要因素),买的都是行家,不像现在藏家、行家都混在了一起。那个时候收藏家一定会去行家的店里买东西,因为他们信任行家的眼光和信用,觉得跟他们买比较安心。”

  频繁的拍卖加上詹姆斯的搬运工身份,让他有机会进出各个部门之间,感受不同的艺术门类。“我一接触到中国艺术就有一种特别的感受,尤其是玉器。中国5000多年的发展,多数时期都比西方进步。所以我觉得中国艺术也应该比其他艺术更有发展。”从1992年开始,詹姆斯虽然还在运输部门,不过只专注于跟中国艺术部门打交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是真的特别喜欢中国艺术,而且我感觉中国是快要苏醒的巨人。”

  詹姆斯说,去了解中国艺术品不能只看照片,细节是只有多接触和观察实物后才会有感受的。他举了一个例子,在上世纪,鉴定日本锅岛瓷器最有名的专家是一个盲人,听上去让人有点匪夷所思。日本锅岛瓷器是江户时代锅岛藩的御用窑,创烧于1628年,也就是中国的崇祯元年,它的作品到18世纪最为成熟。锅岛瓷器有青瓷、五彩和青花三大系列,曾一度风靡欧洲。日本的这位盲人前辈是靠摸来鉴定,他一摸就知道上面有什么样的装饰,深浅的程度是对还是错。詹姆斯在每一次包装、搬运的时候,都会留心去看每一件东西。“手是会有记忆的。你的脑跟手都会记住这些东西的感觉,你第一次拿起来的这个感觉很重要,就像你闻过的味道都不会忘记。”

  话分两头说,中国艺术部门有位主管叫理查德·利特尔顿(Richard Littleton),他很欣赏詹姆斯看东西的眼光,而对艺术品相似的品味,更是拉近了两人,他们常在一起聊天讨论,希望能将一些不为市场所重视的艺术品如漆器、铜器等推广起来。同时理查德也向公司申请让詹姆斯升职为专家。但是他们的种种想法都没有被批准。“公司对于不是很赚钱的项目并不愿意去尝试,所以我们决定要自己出来做,这样比较有自主性,可以买卖自己喜欢的东西。”詹姆斯说。

  1996年,理查德·利特尔顿和詹姆斯·亨尼西离开伦敦佳士得,开始了创业。理查德用自己的房子贷款,然后用这笔钱去买艺术品,办公室就设在这座用来贷款的房子里。一切就这么开始了。在俩人离开公司不久,佳士得有一场中国艺术品的拍卖,其中有一件宣德款的剔红圆盒,上面是牡丹缠枝花卉,宣德款下面有永乐款,这是常见的一种。在拍卖现场,一个香港地区行家与詹姆斯都在竞拍这件漆器。“最后一直举到1.2万英镑才买下来。香港行家回头叽里咕噜地对我说了一大通。然后我特意找人翻译了一下,原来全是骂我的话,这下我觉得这件东西就更好了。”詹姆斯笑着说道。这是他们早期买下的最重要的艺术品之一。

  买来的这件剔红圆盒很快卖给了一位对漆器并没有兴趣的西方收藏家。“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认识,而且常会讨论艺术方面的问题。”詹姆斯说,“最初他对漆器没有过多的感受,但我会告诉他漆器是怎么形成的,有怎样的背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纹饰,它的美感的演化过程。带着收藏家对东西进行全面深入的理解,而非平面化简单的了解。”当然,这也是一位领悟力很强的收藏家,他在听完詹姆斯的介绍后,意识到漆器在中国历史上曾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很快他决定买下那件剔红圆盒,并逐渐开始喜欢上漆器,此后陆续从利特尔顿与亨尼西公司买下100多件漆器。

  詹姆斯说,我们的生意方式是跟收藏家建立良好的关系,跟他们成为朋友,以我们的专业知识帮助他们建立起一个完整的收藏体系。因此在西方是收藏家与行家打交道,行家与拍卖行打交道,每个行家都会努力创建自己的品牌,这是生存之道。而中国收藏家们似乎更愿意让大众知道自己,他们亲自去拍卖公司参加拍卖,用最贵的钱买东西,这是迅速出名的好方法。西方收藏家对艺术喜欢的程度很高,但是中国现在的收藏家多数都是以投资为目标,他们更喜欢艺术背后的钞票。可能因为这样的关系,所以他们收藏的理念跟收藏的方法不太一样。

  创业之初,理查德和詹姆斯的愿景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做到最好,能与有名的行家相提并论。时至今日,16年过去了,他们的确做到了。现在利特尔顿与亨尼西公司的重要艺术品,通常都是从私人藏家手里获得。“很多老派收藏家并不希望在公开的市场中去卖东西,毕竟这中间有太多的不稳定性。但是我们知道这个市场是怎么样的,所以能够给一个合理的价钱,所以他们也比较安心跟我们合作。”詹姆斯说。

  在今年荷兰的古董展上,利特尔顿和亨尼西呈现的是“思源堂”收藏的一批唐三彩作品。三彩陶,是以多种釉色装饰点缀的陶器。“三”有多的含义,不仅指常见的黄、绿、白三色,还包括蓝、赭等较少见的颜色。三彩陶对中国艺术的影响很深,很难想象它是在19世纪末被挖掘陇海铁路的工人在河南邙山发现的,曾一度被当做破烂,多年后因王国维及罗振玉的振臂疾呼才受到重视。展览之前,理查德和詹姆斯也做了好几个月的研究,比较在博物馆里的唐三彩作品,比较同类藏品的优劣,了解每一件东西的定位是怎么样的。

  詹姆斯举了一个例子,这批三彩陶里比较重要的是狮座小枕,造型很生动,有点像西方的塑像。在技术上有了很大的突破,比如留白的地方用蜡点上,然后在烧的过程中蜡流失,那个地方就变成白点了。另外它的釉下彩装饰,是先上了彩,后施釉,然后让彩从釉下面突显出来,就像以后青花的那种装饰方法,这是在技术和美感上都有突破的一件作品。

  “另外这件蓝釉的胡人乐师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作品。”詹姆斯拿来让我细看,“它显现了当时唐朝跟西方的交流,那时候的长安就像纽约一样是一个大熔炉,也有很多"老外"在那里。”詹姆斯每次的比喻似乎都有现身说法之感。“在唐代的宫廷里,外国音乐是非常流行的,所以他们有特别的音乐部,完全是演奏外国音乐。你看,这个乐师是坐着的。唐朝的乐师是有等级之分的。有坐着的、站着的、成组的,这个乐师等级很高,属于当时在宫廷里演奏的。”

  除此之外,这件蓝釉胡人乐师的重要之处,还因为他的釉色。三彩的主色调为黄、绿、白,蓝与黑少见,尤其以单色形式表现。三彩的蓝釉开钴料呈色的先河,据说是由进口的钴蓝色玻璃珠研磨成粉调色的。着蓝色衣衫的人俑历代出土罕见,只有三彩中偶有发现,日本出光美术馆藏有一对蓝釉文官俑。

  当然,利特尔顿和亨尼西出售的艺术品价格不菲,这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同类艺术品他们会比其他行家卖出贵几倍甚至十几倍,但这并不影响销售。詹姆斯总结为,功课做得彻底。“我们一定要做很多研究,把东西的来源价值搞清楚。比如说两件乾隆青花的花瓶摆在一起,它们的造型纹饰完全一样,但价格可能一高一低。那也许差别很细微,很难看出来,但这就是我们做功课的地方,这个是我们吃饭的本钱。有些收藏家他们有自己定的规矩,比如说他要的艺术品,一定是全世界只有5件以内的,他才要买,所以我们也要用严格的标准去挑选东西。”

  展览中,三彩陶所有的顶级作品都已售出,买家以西方收藏家为主。他们对这一个收藏项目有过多年的研究。有一两个藏家是因为看到展览才喜欢的,但绝大部分是已经有三彩陶的收藏,再次购买是作为补充藏品。詹姆斯说:“不管牛市、熊市,都有人在赚钱。你不能说经济不好,就所有人都不好。这些有钱人他们可能最近还赚了很多钱。看福布斯财富榜的列表,每年都有很多新人成为亿万富翁进入榜单。所以你觉得真的是经济很不好吗?其实看怎么说,很多人的财富实际上是在不断增加的,这些财富增加的相对现象就是艺术品在减少。真正好的艺术品会越来越少,它们的价格从来都不会被低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市民收集十几万块定窑老瓷片
下一篇:两块瓷片起家的亿万富翁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