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陈海波:当代瓷的眼光
2013-11-04 11:23:26   来源:东方早报   点击:

一小时增加50万元,一天增加100万元,半年增加500万元,陈海波在几番“诱惑”下,或许有过片刻迟疑,但至今藏着民国时期景德镇瓷人王步的青花笔洗。

陈海波:当代瓷的眼光

景德镇珠山八友成员的瓷板作品,左起依次为王琦瓷板、毕伯涛花鸟瓷板、程意亭花鸟瓷板及邓碧珊鱼藻瓷板。

陈海波:当代瓷的眼光

陈海波

陈海波:当代瓷的眼光

王步青花嬉禽图笔洗

  中国文化部艺术品鉴定委员会上海工作站负责人,陶瓷艺术收藏、鉴定专家。

  陆斯嘉


  一小时增加50万元,一天增加100万元,半年增加500万元,陈海波在几番“诱惑”下,或许有过片刻迟疑,但至今藏着民国时期景德镇瓷人王步的青花笔洗。

  两年前,陈海波在一个拍卖预展会场里见到了王步青花嬉禽图笔洗,这件胎体洁白细润、质地温润如凝脂、色调清新淡雅的笔洗让他过目难忘。

  王步,在中国近现代陶瓷史中被称作“青花大王”,他独创了青花渲染方面的技术,将陶瓷绘画与国画相融,其“分水”技法,将点、线、面中的块面感一气呵成,由浅至深或由疏至密地体现出质感层次,把青花的艺术表现力带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王步以“有麝自然香”为家训,成就了祖孙三代近十人的陶瓷之家。1938年初,在经历了一次“倒窑”事件、百余件青花损毁后,王步改青花为釉上粉彩作品,在防空洞里画瓷板画养家。因而,他早年的青花作品乃至残件都弥足珍贵了。

  “竹溪”或“长湖者”是王步青花常用的底款,而陈海波相中的这件笔洗,底款是王步斋名“愿闻吾过之斋”,颇为难得。因此,在第二天的拍卖会上,陈海波燃起了誓不罢休的斗志。他的心理价位在500万元左右,但最后一口压过所有竞价者,举至620万元,计算佣金后的成交价为713万元。

  拍卖结束后一小时,陈海波接到电话,有人愿意增加50万元买下笔洗,过了一天又有人愿意加价100万元,陈海波都没有答应。半年后,一位慕名上门者再出高价,也未能如愿带走笔洗。陈海波这些年易手的瓷器以千件计,唯面对这件王步的青花,他真是“舍不得”了。

  上世纪90年代,陈海波因工作机会来到景德镇。“在莲花塘一带有背着蛇皮袋装着掘墓瓷的贩子,有点着汽油灯在河边摆地摊的”,觉着既好看又新鲜的陈海波当时没少交学费。1995年,他结识了当代瓷器艺术家王锡良(1922-)和周国桢(1931-)。“比起古代瓷器,当代瓷器带给我更直接的审美。看了当代瓷器后,我的观念转变了,逐渐把关注点放在当代陶瓷上。”陈海波说自己是“捷足先登”,20多年前就以低价得到了不少艺术家的佳作。除了发现当代瓷器的“价值洼地”,他还把目光投向艺术瓷厂(编注:景德镇十大瓷厂之一,十大瓷厂于上世纪90年代后陆续停产倒闭)的老艺人和与王步同时代的珠山八友作品。2000年后,陈海波继续从沿海城市的美术学院发掘学院派中青年瓷艺家作品。

  当代、民国、学院派,构成了陈海波20多年瓷器收藏的三大支点。他凭着这些年的摸爬,成为了当代瓷市场的推动者和发现者。

  陈海波告诉记者,2007年,他说服中国嘉德筹划并推出了当代瓷器的拍卖;之后,北京保利开始了当代瓷器拍卖,他担任保利当代瓷器部顾问至今;2012年,在他的牵线下,第62届世界小姐中国总决赛(上海赛区)的选手来到瓷都景德镇,与陶瓷艺人共绘大型瓷板画《国色天香》并进行了一场“活力瓷都·世界小姐运动装秀”;这些年他不断接触苏富比与佳士得,希望两家拍卖行增加对当代陶瓷的关注。佳士得进入上海后,陈海波与佳士得的接触更进一步。在政策依旧不对外资开放文物艺术品经营的背景下,陈海波认为佳士得上海开拍当代瓷器的时间并不远了。

  “当代瓷的收藏群体相对有限,一级市场靠(景德镇)当地人做不起来,毕竟整个层面不高,市场也不理性和健全,所以当代陶瓷需要用二级市场的良性发展带动一级市场。”陈海波说。

  当代瓷的市场需要新鲜血液,默默无闻的瓷人也需要被发现。张万莲,是无数个生活在景德镇的瓷人之一,她的古彩瓷瓶在一场无人问津的展销会上被陈海波看中,一只200件(编注:景德镇的传统计量单位,“一件”的容积相当于汤勺的一勺)的瓶子仅1500元。几个月后,当陈海波在景德镇偶遇张万莲时,他感到很惋惜,“画瓷画得还不错,但你没法想象,她年纪轻轻,但样貌简直像个老太太。她只知道画,没日没夜。”陈海波将张万莲推荐给一家拍卖行,在那届拍卖会上,张万莲的一只古彩瓷瓶拍出了3万多元。

  现在的陈海波每月至少往返一次景德镇,熟悉他的朋友告诉记者,陈海波很喜欢在忙完一天后,与年轻的瓷器艺术家一起饮茶闲谈。“从年轻人身上能感受到朝气,他们有绘画功底,愿意在艺术上投入热情。有一批年轻人正在静心地创作,他们是当代瓷艺术的中坚力量,要依托他们,也要看好他们。相比之下,有的所谓‘大师’、教授,眼睛里只有钱,反反复复重复作品,自我标榜抛弃老师,整体风气不能说好。”陈海波说。

  三个多月前,陈海波刚刚结束了一场中国艺术家北极探索之旅。在他的牵头下,景德镇的六位瓷艺家亲赴北极,将瓷器艺术品赠与中国在北极的第一个驻扎点——黄河站。记者采访当晚,陈海波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崇明寿安寺佛像捐赠和祈福仪式,次日将前往台湾进行文化交流。在他的计划里,还有明年瓷艺家敦煌艺术采风和未来的南极行……“有时会感到精力不够,很疲劳,但只要看到美的东西和艺术家的新作品,就会很感动,乐在其中。”陈海波说。

    相关热词搜索:陈海波 瓷板 当代瓷

上一篇:张宁:做一名诚信负责的鉴定专家
下一篇:李广兴:“宋瓷之冠”汝窑收藏真品难觅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