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墨色非成规,青花造妙境——叶建新的水墨青花世界
2014-05-15 15:37:14   来源:中国艺术网   点击:

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华五千年文明源远流长,艺术成就辉煌。神驰于物,艺塑成器,宛若天工开物,纷繁多彩的中华艺术品联翩耀世,赢得举世赞誉。

  跨界:不让“墨”守成规

墨色非成规,青花造妙境——叶建新的水墨青花世界

2014净瓶系列
 
  四年前,叶建新的儿子叶加贝在考取研究生的时候,想选择一项艺术门类来读研,便征询父亲的建议。叶建新思索半晌,推荐他选择陶瓷专业。
 
  在叶建新看来,陶瓷属于中国最优秀且传统的艺术门类;作为国粹的瓷器,国人熟悉又而陌生,寻常而又神秘。没有再想太多,他便陪伴儿子一同前往中国瓷都景德镇。这一刻,也将注定了叶建新今生与景德镇剪不断的一缕情缘、艺缘。
 
  说到瓷器,言必称“瓷都”景德镇。
 
  “工匠八方来,器成天下走”的景德镇市,大家名手云集。在中国历史上,从唐代的越窑青瓷、定窑白瓷,到宋代的定、汝、官、钧、哥五大名窑,再到元、明、清三代,江西景德镇开始异军突起,一业昌盛,成为全国最重要的制瓷业基地。千百年间,景德镇作为御窑,汇聚了前人的经验与智慧,延续至今不断,将陶瓷技术推向高峰。中华瓷器也因此走过了一条极其绚烂、辉煌的工艺创造之路。
 
  叶建新为何选择瓷器作为大写意水墨画的载体呢?
 
  我猜想,叶建新试图以瓷色的质感,在高温燃烧后,表达某种内在的隐秘冲动,但是又付诸于更为复杂的艺术形式语言。这是艺术家发现,作为中国文化生命质感的体现,与戏曲中气息的吟咏以及烟云的流荡一道,把瓷器的玉质感,尤其是釉下青花烧制出窑后的那种温润与光华,用时间的久长与触感的青春巧妙结合起来——中国当代艺术要回归自身,必须重新恢复这种生命的质感,而玉质感则是时间的密码!
 
  密码,不是什么人都能发现。在景德镇,从事陶瓷工艺的大都是工匠,以师傅带徒弟这种形式代代相传,这是景德镇一直沿袭传统陶瓷工艺之路造成的缺憾。如今,大家都在说笔墨当随时代,而在景德镇,陶瓷艺术的传承几无嬗变。传承的目的,是为了在传统的基础上能够创新、发展,这样才具有时代的意义,才能够呈现足以代表作者独特的艺术思维的时代作品。
 
  叶建新正是这样一位提倡“师古法而立我法”的艺术创作者,他曾在创作之余将中国美术史上历代画家的画作通“读”一遍,以求解古人作画时的思想内涵、精神气韵。这奠定了他在创作中传承古人的诸多技法。所谓传承,并不是一味地临摹、求似,而是去研习古人,我们称之为体味笔墨精神。想要依靠绘画使用的传统材料、传统工具,去体现时代气息,就要依靠思想内涵去推陈出新。
 
  元代画家黄公望在其《画山水诀》篇中写道:“作画大要,要去‘邪’、‘甜’、‘俗’、‘赖’四个字。”邪,是指出手不正规,不学习古人;甜,是指只在色彩悦目上下工夫,于传神上则无所作为;俗,则务求华媚柔细;赖,是指一味模拟古人,泥古不化。叶建新的画作巧妙的去掉了“邪甜俗赖”,形成了风格精醇,意境萧疏的作画风格。当他试图把自己的作品以釉下青花的形式体现在瓷器上时,创新随之脱颖而出。
 
  在当今国内绘画界,不乏大师级人物,也不是无人亲临景德镇尝试将本人的作品体现在瓷器上,只是在快速熟悉陶瓷的料性,并在掌握用笔、颜料、泥料的融合及在瓷器器形的凸面、弧面的立体勾画中,叶建新先他人一步,更快地进入了传统绘画与陶瓷艺术相融合的新领域。
 
  叶建新说,他第一次在泥胎上作画,同样也被“隔行如隔山”的规律隔在了门外。泥胎上创作不同于宣纸上,干泥胚吸水性很强,初次接触釉下青花时,沾好颜料的笔轻轻往泥胎上一放,稍微控制不好时间,水和颜料都被吸干了,甚至笔也粘在胚上。叶建新只能勉强用笔一点点勾线,而笔尖游走于泥坯之上所留下的痕迹,也是他内心对艺术感悟的点点进发,虽成画面,却不能发挥自己大写意水墨的浑成意境。
 
  在景德镇熟悉泥性的日子里,叶建新虽然心揣“隔行不隔理”,神思却彷徨不定。偶有一天,与当地的几位制瓷器大师聊天之时,叶建新流露出自己试图把宣纸创作的模式移植到釉下青花的想法,某大师给叶建新讲了一个密不外传的行业故事:
 
  “民国时期,景德镇有位名噪一时的工艺大师王步,大家称他为‘青花大王’。王步大师发明了一种分水进行瓷器绘画的技术。青花分水,犹如中国画中的水墨,使单一的色料富有浓淡不一的变化,来表现各种形体图案,达到淡浓分水、水料融莹的艺术效果。国画中有“墨分五色”说法,青花也有“料分五彩”讲究。例如,用10个杯子,把颜料分成从浅到深10种颜色。用到哪个颜色就沾取相应杯子里的颜料。王步先生发明了青花分水技法之后,景德镇的小写意山水花鸟全都是以分水形式画出来的。”
 
  叶建新听罢,发表自己的看法:“这种分水方法虽然能将颜料分布均匀,但看上去色彩呆板,没有变化,这不是我想要的效果。”周围人一哄而笑:“如果这不是你要的,那你将宣纸上的创作移植到泥胚上绝对达不到同样的效果!要是能达到,我们都拜你为师。”叶建新未作表态,但那一刻众人的否定,更坚定了他探索一次历史性艺术变革的决心。
 
  随后是无数次的尝试:第一次,颜料色彩不对;第二次,水的晕染不满意;第三次……就这样,每画上几个瓷胚,就进窑烧一次。“因心造境,以手运心”,叶建新从失败中渐渐走了出来,步入理想的艺术境地。
 
  叶建新再次找到那几位景德镇的工艺大师。见到叶建新的水墨青花作品,他们不由得惊叹:“这个效果是景德镇从来没有过的,这是怎么分的水?”叶建新望着瓷瓶子上的层层山峦,欣然笑答:“我并没有分水,只是按三次沾墨的绘画方式在瓷胚上做了大胆尝试。你要问我水墨青花有多少个颜色,我真的不知道——皴擦点染勾,变化无穷。”
 
  叶建新淡淡地描述了这段艺术跨界经历。确实,瓷器的魅力,并不是任何人在观望、摩挲、倾听之后就可以感受到的。它是创作者完成瓷胚制作、绘图,送入烧窑,带着一种期盼,漫想它出窑后的模样。“天意从来高难问”,久盼终得的不同效果,有时超乎想象,有时不及所望,惊心动魄,动人心弦。
 
  美国著名学者WillDurant在《世界文明史》中,对中国瓷器有一段至评:“当我们提及中国最杰出的陶瓷艺术时,不由得要感到尴尬,因为我们一直把这种艺术视为一种行业而不是艺术。但对中国人来说,陶瓷器是一种很重要的艺术;在兼具美和用的情况下,陶瓷器颇能取悦于中国人的实用和审美的思想。中国陶瓷艺术在世界的地位,是最无可置疑的。”
 
  叶建新的水墨青花作品,堪负中国陶瓷艺术在当代世界的引领地位。
    相关热词搜索:叶建新 水墨 青花瓷 瓷器

上一篇:夏明来:一个外地艺术家对瓷都陶瓷的理解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