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云游—悦读郑云云
2012-11-02 17:32:22   来源:《瓷典》文/童福萍   点击:

身为一名仰慕者,已经无数次通过文字想象郑云云,总觉得她布衣钗裙立于秋水田野间,喃喃述说着对美的感怀,是一位名媛和文人气质兼具的妙人。当冬日的早晨,在新都见到她,那样的想象终于对号入座,果然是“腹有诗书气自华”,名副其实的江南才女。

 
 
  文化艺术界里,郑云云好似一位多栖明星,她的知名身份太多:记者、作家、画家、陶艺家……这些头衔锻造的光环模糊着视线,让人们习惯用俗世的标准衡量她。只有学着她本人那般淡然、平和,才能将这些头衔简化成职业符号或者人生经历,读懂这个不吝于表达和分享的女子。
 
    身为一名仰慕者,已经无数次通过文字想象郑云云,总觉得她布衣钗裙立于秋水田野间,喃喃述说着对美的感怀,是一位名媛和文人气质兼具的妙人。当冬日的早晨,在新都见到她,那样的想象终于对号入座,果然是“腹有诗书气自华”,名副其实的江南才女。
 
    这几年正是她闲云野鹤的好时候,寄情书画瓷艺间。现在,  “云”游到景德镇,何不去看她舞文弄墨。
 
  一、历练
 
    这个不迷信天才和权威的年代,淡然的郑云云在百折不挠中炼成。回首往事,她的生命之旅并非一帆风顺。
 
    郑云云祖籍是中国古青瓷故乡浙江慈溪,出生在湖南长沙,后随家人从上海来到江西,游走四方似乎打她小时候就注定。正如她所写:“生命其实是一段无可替代的历程。在这段历程中每一个驿站都会有令人难忘的风景。”无论是下放赣北农村,当工人和教师,还是进入新闻和文学艺术创作,都是难忘的风景。
 
    说起来郑云云也是系出名门。她的祖父是青瓷高手,父亲本是在上海美专毕业的文化人,后来抗日战争爆发投笔从戎。家族里的艺术和开放血统,使她自小就被朝着名媛淑女、而不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方向引导。
 
    她曾经幻想接近色彩和音乐,幻想以它们作为人生的手杖。从小她就在少年宫学画,后来拜师国画大家梁邦楚,成为先生的关门弟子。
 
    众所周知,梁邦楚先生为当代著名画家和教育家。
 
  他出身书香世家,酷爱中国画,年少被傅抱石收为弟子;后考入南京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得吕凤子、张书旗先生亲授画艺。他先后在江西立风艺专、江西浮梁师范、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河北艺术师范学院(现天津美术学院)、江西文艺学院教授国画。他的写意花鸟画堪称逸品,与他在画中表现的洒脱放逸、诙谐善谑不同,梁先生是一个十分严肃正派的人物,收入室弟子的条件十分严格。郑云云回忆,父亲自小就让她临习前入画作,后来见她有点天分,于是拜托私交不错的梁先生收她为徒,  “先生画的是大写意,他担心女孩子不容易学出来,想考考我,让临了一张李苦禅的鹰。”这张临作成了拜师的敲门砖,梁先生当时就在画上题了:  “云云女弟,用笔生动。”
 
    遗憾的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动乱气氛中,郑云云只完成最初的学业就下放农村,直到1 979年回南昌继续跟随先生学习。关于梁先生,郑云云最大的体会是,先生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有一颗童心,他的画中有暖心的力量。耳濡目染,在人生历练中,郑云云学着豁达,时刻保持对勇气、力量、求索的渴望。
 
    进入新闻行业,是郑云云人生中的意外。上世纪80 年代初,她在《南昌晚报》举办的全国大学生散文大赛中荣获二等奖,后来有作品屡屡见报,1 984年从学校毕业后,她被直接调进南昌晚报社,在这里工作了1 2年。此后她长期担任江西日报文艺专版主编,并在江西日报首席记者的位置上停下来,专心于舞文弄墨。尽管对“记者”这个身份有些惴惴,新闻奖早就肯定了她的成绩,早在1990年,她和同事发表的《钉螺首次遇天敌,灰斑鹆“先头部队”飞抵鄱阳湖》,就获得首届中国新闻奖报纸消息三等奖;此后,每年都与各类新闻奖结缘,成为江西名记。
 
    尽管如此,郑云云自认为做新闻只是尽一份对社会的责任,而她对文字的真正热情其实在于她的散文。她常年记录着每一个令她激动的瞬间,将对生命的热情和梦幻诉诸笔端。这些文字集结出版为《云水之境》一书,这本散文集中展现了郑云云的“思想敏锐、创作风格独特且语言优美精致”,她也成为江西第一位获得中国首届冰心散文奖的作家。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编审王兆胜曾评价她的作品:“郑云云小品文受中国古典文学如诗词、笔记小说的影响较大,所以作品与冰心小品风格较近,但是比冰心的小品多了些古色古香、典雅从容的气质,有李清照的哀婉和对生命意味的明透感知,但没有李清照的悲悲切切,郁郁寡欢。有时,作者还能沉入物性之中,体会那难以言说的生命滋味……”
 
    红尘俗世的历练中,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情太多。她总是不大用功,做什么事都好像轻而易举便成了,做成了也不事张扬、不图回报。郑云云曾自我剖析:  “内心的我,本质上是一个骄傲的孩子。”她经历过风风雨雨,并非那类占尽春色的幸运儿。犹记得她在《悟》一文中写过,在幼年的意识中,她竟会觉得寂寞,后来读了丑小鸭,好像明白了一件事:  “一个孩子被人冷落,那一定是她自己的缘故。一个被人爱的孩子,必定有被爱的充足理由。只要我是个好孩子,我就会越来越美丽:只要我是个求上进的孩子,我就会越来越聪明。依靠自己,我可以改变一切……一切在于自己。”回过头看,这未尝不是难得的率性和帅气。
 
  二、文人画
 
    郑云云一度迷失在文字的世界里,她专注于报社的工作和散文,将画笔搁置。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下,她对水墨丹青的修炼渐渐懈怠。1 996年老师梁邦楚病重,一再叮咛她:  “不要放下画笔。”她既感动又心酸。忆起往事,当年那个在案前听先生教诲的少女,终于信马由缰再次回到绘画。
 
    画作里,她任性地执着于那一方“写意”天地,传递“只可意会却难于言传”的妙趣。
 
    1 997年,全国新闻界书画家作品展在北京举办,一时盛况空前。她送了两幅作品都入选参展,还进京参加开幕式及系列活动,可她总觉得是一个局外人,这些热闹都是别人的。只有离京领回的两方印石让她喜出
    相关热词搜索:云游 郑云云

上一篇:章朝辉“变脸”颜色釉
下一篇:江西画派代表王林森瓷板画新作赏析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