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章朝辉“变脸”颜色釉
2012-10-29 16:12:47   来源:《瓷典》:撰文,吴爱飞   点击:

还记得《奔腾年代》中那匹不被人看好却最后战胜自己的弱点、伤痛和高龄的赛马吗?这匹从逆境中崛起的黑马,鼓舞了人们的斗志,让人看到了希望。章朝辉就是那匹在逆境中崛起的“黑马”。

 

\

  人物档案:
 
    1971年出生,江西浮梁人。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现任教于景德镇高专美术系。系景德镇十大杰出青年、景德镇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江西分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主张建立高温颜色釉绘画学。主要艺术成果:
 
    1 998年,作品获江西省油画年展一等奖。
    2002年,作品获首届全国中青年陶艺家收藏精品大赛“金奖”。
    2004年,在江西博物馆“青年陶艺联展”上,作品《激情岁月》被省博物馆收藏。
    2005年,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作品获“中国瓷园杯”金奖。
    2006年,参加上海景德镇美术馆优秀陶艺家推荐展。
    2007年,参加上海中国中青年陶艺家提名展。
    2008年,参加上海艺术博览会提名展。
    2008年,参加北京798物波画廊作品展。
    2009年,作品入选海峡两岸陶瓷精品展,建国60周年陶瓷成果赴京展。
    2009年,作品《贵妃醉酒》获中国收藏十大名瓷最佳艺术奖。
    2010年,创建“高温颜色釉绘画学”,被列为江西省高校重点课题。
 
  弱势中崛起的“黑马”
 
    还记得《奔腾年代》中那匹不被人看好却最后战胜自己的弱点、伤痛和高龄的赛马吗?这匹从逆境中崛起的黑马,鼓舞了人们的斗志,让人看到了希望。章朝辉就是那匹在逆境中崛起的“黑马”。
 
    章朝辉出生在浮梁县峙滩乡的农民家庭,祖祖辈辈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父母好不容易培养他在蛟潭中学读书,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可命运似乎是在捉弄人,章朝辉高考总是因为这门或者那门功课差一两分,连续与大学之门擦肩而过。
 
    章朝辉至今仍记得那次高考完后,整个炎热的夏天他都躲在家里,足不出户,害怕见到任何人。在家里,他同时又受不了父母那担忧的眼神,还有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他觉得那魂牵梦绕的大学,对于他似乎有点遥不可及了。那个梦,最初以为近得毫无悬念,却原来远得要受尽折磨。
 
    但章朝辉骨子里好胜的天性和斗志并没有消失,他坚韧的意志没有让他消沉下去。他又毅然决然投入了学习,再次备战高考。那时的蛟潭中学和其他农村中学一样条件很差,学生宿舍阴暗潮湿。章朝辉习惯了天刚蒙蒙亮就起床,每天带着惺松的睡眼洗脸、刷牙。为了省出要交的学费,他也习惯了懒得吃早餐,就带着课本直奔教室,或者在雾气蒙蒙的田野上背英语单词。深夜挑灯夜读瞌睡难耐,他只好用冷水一次次地洗脸……章朝辉就像一匹小马,在成长的过程中虽然受尽白眼和鞭打,但最终他成功地拯救了自己。1995年,章朝辉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江西师大艺术系学习油画。
 
    到了大学,章朝辉倍感机会来之不易,特别珍惜学习时间。大学完全不像他过去想像的那样,大一大二期间,上午上完课后,下午基本上没有课,同学们都觉得无所事事,或者上网打发时间,或者卿卿我我、轰轰烈烈地谈一场恋爱。章朝辉则蜷缩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没日没夜地从事和画画有关的事。每天起床就开始画,上完课也开始画,画累了倒头就睡:画画让他不亦乐乎,甚至让他似乎是个疯子,他节约每一分钱买绘画的颜料、纸、笔,哪怕每天只能吃泡面、啃面包,但是他却觉得这样的清贫日子更充实、更富有。在毕业的时候,他设计的毕业作品得到了老师的高度赞誉,顺利毕业。他像一匹倔强的马,经过四年默默无闻的昼夜兼程,虽然一路只有孤独和寂寞相随,但是他依然把握机会勇往直前。
 
  困境中迸发的艺术灵感
 
    1999年,章朝辉从师大毕业回到了景德镇。大部分同学毕业时都还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而章朝辉毕业时已届而立之年。他一个农村出生的人,又是学校的穷教书匠,三十好几,没钱又没房,没人会对他多看几眼,当然婚事也耽搁了好多年。那时,他经常一个人骑着单车,跑到黄泥头近郊画一些小景写生画,度过自己孤独苦闷的日子。
 
    更多时候,为了让辛苦一辈子的父母生活得更好,章朝辉经常到老厂等一些私人作坊打工画瓷器。他画过粉彩、新彩,画过青花釉里红……他在景德镇传统陶瓷中摸爬滚打了三四年,突然觉得每天拉线条,按照老板的意思画青花、画粉彩,凭他的技艺和功底,他的瓷器的确很好卖,但是粉彩体现不了火的艺术,青花依然在走前人的老路上。所有这一切都是非常传统的东西,都不能表达他内心的感受。他在痛苦地徘徊、思考,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艺术之路。
 
    在这期间,章朝辉经常在人民广场的旧书摊闲逛,收罗和阅读了大量的陶瓷专业书籍,使他的理论知识得到进一步夯实和提高。闲时章朝辉会到老厂的釉料店转悠。有一次,章朝辉看到摆在货架上各种各样的颜色釉,他头脑忽然灵光一现:如果把这些色彩斑斓的颜色釉组合在陶瓷上,那将是一个多么美妙的世界?
 
    陶瓷材料的艺术是火的艺术,是火的语言。他立刻把所有的颜色釉买来,开始了他的艰难之旅。他使用不同的方式试验不同的颜色釉,每次都把这些窑火烧成的照子保留下来。开始的时候他虚心向老艺人求教,按照他们所要求的试验,但很多时候都以失败告终。经过成百上千次的失败,章朝辉终于掌握了颜色釉使用的规律:颜色釉不光是刻板地靠施釉的次数来决定色彩,施釉的面积、稀薄浓厚、烧窑的位置都会烧成不同的色彩,甚至吹釉的快慢都会产生不同的效果。硬的颜色釉不容易流动,适合做基础底色,软的结晶釉适合用来做装饰。
 
  “老屋”的缘分与情结
 
    掌握了材料,找什么题材适合自己去表现呢?艺术都是相通的,这个说法一点也没错。当年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在国内国际上正声名鹊起,这让章朝辉内心深有感触,得到不少启示:就陶瓷艺术来说,把眼光只停留在景德镇本土,视野肯定很狭小:像张艺谋那样,应该将目光投向国际、关注西方艺术,把普通的中国元素放大融合到世界艺术领域。章朝辉的专业就是画油画,油画的特点是注重色彩的科学性即色彩冷暖、鲜灰、明暗、节奏、韵律、形与色和空间等有关。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闯进
 
  章朝辉的脑子,把颜色釉与油画结合起来,把传统陶瓷以西方的重彩油画形式,用陶瓷的形态与语言去表现。
 
    200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章朝辉带学生去安徽宏村见习写生。宏村的粉墙青瓦,鳞次栉比的古民居群,精雕细镂、飞金重彩的亭台楼阁,巷门幽深、古朴宁静的青石板小路,平滑似镜、碧波荡漾的湖水,构成一个完美的艺术整体,真可谓是步步入景,处处堪画。章朝辉被宏村悠久历史所留下的广博深邃的文化深深迷醉。生长在浮梁山区的章朝辉,对家乡徽派老屋有着深刻的记忆和情结。章朝辉终于找到了他艺术道路的突破口:用颜色釉来表现最具中国传统特色的徽派古民居。章朝辉在传统与现代两者之中苦苦思考之后,烧出了一组极具个性的徽派建筑群落的陶瓷作品,一批浑身散发着古朴、厚重中国气息的老屋。
 
    章朝辉认为艺术家的灵感应该是动态的、不断变化的,就像春笋那样不断地破土而出。在用颜色釉创作了一批安徽民居的陶瓷作品后,章朝辉的艺术灵感一发不可收拾。他陆续创作了大量的全国各地的特色民居,例如北京民居、西藏民居、东北民居等。从他的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他所具有的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对中国古建筑文化的特殊理解。章朝辉的高温颜色釉自然灵动,他笔下那闪烁跳动的色彩,让我们可以感受到画家内心情绪的起伏波动。看着这一幅幅老屋图片,看着画面中岁月剥落的墙,章朝辉看见的仿佛是少年时候的自己,还有那久远的逝去的美好时光。
 
  陶瓷京剧脸谱的华丽转身
 
    陶瓷的艺术就是不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它有一个艰难的期待过程,对颜色釉色彩烧成的未知和神秘,使得章朝辉时刻有创作的激情与冲动。在成功地体验了《老屋》的传统文化内涵之后,章朝辉又开始寻找新的突破:用高温颜色釉诠释人物!章朝辉以他的坚韧、执着和热情再次创造出一个奇迹。
 
    2006年的一天,章朝辉在家看戏剧频道播出的京剧节目。偶然的一档电视节目,让他再一次豁然开朗。京剧是中国文化传统的经典,是中国民族戏剧文化的集大成者。  “凡是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要成为世界的、国际1生的艺术,首先必须要有民族性。正是这种鲜明的民族特色,中国京剧在国际舞台上才占有一席之地。如果能用颜色釉把唯美的京剧人物绘刻在神秘窑变的陶瓷作品上,那将会是怎样一个美轮美奂的意境?
 
    但是以一个单一的、静态的陶瓷艺术画面来体现一部京剧的经典内容,这对创作者来说是个挑战。京剧是把丰富的历史典故都浓缩在一起,通过程式化的动作、语言、服装和道具来叙述故事。那么陶瓷创作者就需要有捕捉典型形象的能力,如果抓住了这点,陶瓷绘画才能表现出一场京剧的经典。
 
    章朝辉大胆配色,通过火的艺术,将中国京戏同陶瓷高温颜色釉演绎出令人惊艳的视觉效果。他通过色彩斑斓的颜色釉去诠释,用陶瓷特有的语言艺术手段去渲染各种京剧人物的性格、特征。章朝辉窑变杰作《贵妃醉酒》、《铿锵国戏》、《仕女烈马》、《大闹天宫》等作品,体现了艺术陶瓷创新的无限可能性。这种超越东西文化差异的情感交流,使得陶瓷艺术真正打破国界,中国传统艺术陶瓷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西藏之行,攀越人生的新高度
 
    如果一个人的梦想足够远大,又有勇气而且用心去追寻,那么真的可以创造一切,成为一匹脱颖而出的黑马。由油画至高温颜色釉瓷画、由画老屋到画京剧人物,章朝辉实现了一个个人生的华丽转身。
 
    201 1年夏,章朝辉偕同友人进入藏区体验、采风、生活。素有世界之巅的青藏高原,在一种亘古寂静的境界里充满着淡泊与大气、无私与善良,这或许就是一种青藏高原的个性精神,一种居世界之巅让庸人哀叹不及的气质。站在高原之巅,章朝辉领略到了高度给他视野上带来的辉煌大气。他感觉到自己不仅站在了世界的屋脊,也站到了精神世界的顶峰,他的艺术生命壮阔的景观再次打开。
 
    章朝辉开始探索用陶瓷绘画语言、用颜色釉的斑斓色彩,再现那注满灵动与激情的西藏风情画面。高温颜色釉,其与生俱来的尊贵感,釉料在高温窑变后的璀璨光色,能够万世留存的特质,去表现青藏高原这块神秘土地的苍凉、静谧与神圣,给章朝辉原有的作品赋予了新的艺术表现力。这些作品成为章朝辉“老屋”、  “京剧脸谱”系列外的又一新的艺术表现体系。
 
    章朝辉说:  “西藏之行,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磨灭的记忆。随着岁月流失,我仍被这些记忆所感动。”章朝辉以鲜明、醒目的颜色釉去表现浩瀚黄沙、寂静穹庐,燃烧升腾的烟云、神山圣湖的壮美。那些斑斑驳驳的肌理和粗犷凝重的釉色形成或荒凉、或悲壮、或雄浑的艺术氛围,强烈震撼你的心灵。面对他的作品,你有时不得不凝神遐思,有时又异常激情澎湃。
 
    在这些色彩明快的强烈对比之外,章朝辉的作品又体现着高度的和谐统一。鲜明的对比色之间,巧妙地运用色块之间的巧妙过渡,取得极为明快、和谐、生动的艺术效果。他的人物塑造和形象的捕捉准确而生动,是来自于西藏人民生活最真实的描绘,朴素、真实而自然。章朝辉笔下的藏族少女俊美而不甜俗,呈露本色之美、灵性之真。
 
    从章朝辉西藏系列作品,我们似乎领悟到章朝辉十几年执着寻觅探索的原因了。能有勇气攀上世界之巅的人,也一定是充满勇敢和探索精神的,否则,他何以能拥有这跌宕起伏内蕴丰厚的独特的生命体验呢?又如何在艺术创作之路上,攀越一个又一个障碍,摘取人生一颗颗饱满丰硕的果实呢?
 
  责任编辑:程丽芳
    相关热词搜索:章朝辉 变脸 颜色釉

上一篇:左正尧艺术简介
下一篇:云游—悦读郑云云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