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陶瓷彩绘嵇锡贵有拿手绝活 她的“7501瓷”价值连城
2013-06-14 10:42:04   来源:浙江在线   点击:

嵇锡贵和陶瓷的结缘,有点阴差阳错。从小喜欢绘画的她,如果不是因为景德镇陶瓷美术技艺学校管饭吃,或许就走上绘画的道路了。但恰恰也是因为陶瓷,她认识了先生郭琳山,还创作出了不少传世的作品。这个缘,一结就是一辈子。




魏志阳摄
 
  嵇锡贵和陶瓷的结缘,有点阴差阳错。
 
  从小喜欢绘画的她,如果不是因为景德镇陶瓷美术技艺学校管饭吃,或许就走上绘画的道路了。
 
  但恰恰也是因为陶瓷,她认识了先生郭琳山,还创作出了不少传世的作品。
 
  这个缘,一结就是一辈子。
 
  (以下记者简称“记”,嵇锡贵简称“嵇”)
 
  【启蒙】折段树枝画画
 
  嵇锡贵是湖州人,小学时,父亲被派到江西景德镇工作,于是举家搬迁。但她的艺术启蒙,却是在江南水乡。
 
  记:听说您从小就喜欢画画?
 
  嵇:我是在浙江湖州的河边长大,河对岸是一排柳树。我六七岁的时候,没有纸笔,我就折一段树枝在地上画柳树。
 
  我外婆家的八仙桌、太师椅、门窗都是雕花的,我就用手指随着花纹来回转动,我想,这就是我对艺术的最初萌动吧。
 
  记:您报考景德镇的陶瓷美术技艺学校,也是因为喜欢画画吗?
 
  嵇:那是因为学校管饭。
 
  我1957年初中毕业后,景德镇的陶瓷美术技艺学校来招生。面试老师问我,为什么要考我们学校?
 
  我很老实,说我喜欢画画,但家里穷,你这学校不要学费,还有饭吃,还分配工作,所以我要报考。老师就笑了。我是讲心里话,我家里很穷,七个兄弟姐妹,我是老四。
 
  记:毕业后,你留校当了老师,工作稳定,在那时可是人人都羡慕的,为什么您辞了工作去景德镇陶瓷学院上学?
 
  嵇:我留校当了三年的中专老师,后来1958年景德镇陶瓷学院成立,我就想去读大学。
 
  当时提出辞职是要冒风险的,要么扣顶思想不稳定的帽子,要么丢掉饭碗。而且当时家里还是很困难,但母亲很支持我去上学。
 
  【伉俪】以外孙为灵感,制作《婴戏系列》
 
  在陶瓷研究所,嵇锡贵认识了自己的先生,同为工艺美术大师的郭琳山。嵇锡贵以陶瓷彩绘见长,郭琳山主攻陶瓷雕塑,这对著名的陶艺家夫妇,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名作。
 
  记:您和郭老师是怎么相识的?
 
  嵇:1965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轻工部陶瓷研究所。新分配的大学生都要到工厂劳动一年,其中也包括了我和他。
 
  琳山其实是搞工科的,但他也喜欢画画,星期天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写生,相互就有了好感,慢慢就走到了一起。
 
  我们的婚礼很简单,两张床并并拢,买了点喜糖,就成家了。
 
  记:您和郭老师是圈里有名的陶瓷伉俪,大家都很羡慕。
 
  嵇:我与琳山相互为伴,事业互为支持,生活形影不离。我最怀念的,是在“贵山窑”陶瓷艺术工作室夫唱妇随的十年。
 
  早上,我们去农贸市场买当地农民种的蔬菜,自己做些饭菜,然后就去工作室创作作品。我们很享受这自由创作的时光。
 
  记:你们合作了不少名作,其中《婴戏系列》还在西博会上卖疯了。
 
  嵇:这个灵感来自大外孙小时候,他有各种小男孩顽皮的动作,我们就记下来,琳山雕塑造型,我给雕塑彩绘,现在看到这组雕塑,我就会想起前年去世的琳山,一切都恍如昨日。
 
  记:你们的大女儿郭艺也是省工艺美术大师,你们这一家三口可谓是陶艺之家。
 
  嵇:郭艺13岁的时候,轻工部怕我们手艺失传,所以要我们带子女,我就把她带在了身边。
 
  当时我还挺舍不得的,觉得很对不起她,我问她到时候会不会怪爸爸妈妈,她说不会,她喜欢学这个。学习陶艺的过程是比较艰苦的,好在她喜欢这行。
 
  【7501】每件瓷器都经过我的手
 
  “7501”这几个简单的数字,对懂行的人来说,意味着价值连城的国宝级瓷器。
 
  记:“7501”听上去很神秘,背后有个怎样的故事?
 
  嵇:这是一批专供毛主席使用的生活用瓷。是1975年的第一号政治任务,所以代号叫“7501”。
 
  当时做得很艰苦,从设计到成品大概用了十多个月,一个品种起码画上千件,才能挑出一件。
 
  比如一个茶杯,要画300到500个,挑选很严格,一点毛病都不能有,花纹要用放大镜去照,看有没有裂纹和瑕疵。
 
  记:“7501瓷器”是毛主席用瓷,后来怎么会出现在民间?
 
  嵇:制瓷任务完成后,中央来了命令,留下来的瓷器,全部销毁。这多少有些可惜,我们就象征性地毁掉了一部分,其他的就封存在仓库。毛主席逝世后又拿了出来,过年时发给了职工。
 
  我们研究所有250多号人,仓库管理员就把瓷器搭搭匀,分成250多份,然后抓阄,那时我和我先生也分到了两套。
 
  后来,有人专门去职工手里收,就这样流散到民间的。
 
  记:现在市面上,一只小小的“7501瓷”调羹都要10万元,一个小瓷碗高达170万元,但假的也很多。
 
  嵇:之前有个鉴宝栏目叫我去,我说我不去,但我给他们写了12条鉴别“7501”的方法。
 
  节目播的时候我看了,那些专家乱说,明明假的他说是真的,还说每个瓷器底面都有水印和编号。我马上给电视台打电话,说这完全是误导收藏者,根本没有水印和编号,后来他们登报做了更正。
 
  “7501”的每件瓷器都经过我的手,哪件真,哪件假,我远远一看,就知道了。
 
  【传承】带的5名徒弟都是大学生
 
  嵇锡贵在工作室外开辟了一块场地,让青少年来这里玩泥巴,提高他们对陶瓷的兴趣。她有空的时候,就亲自辅导他们。
 
  记:许多传统行业都出现无人传承的尴尬现象,您的收徒情况如何?
 
  嵇:去年我们杭州5个国字号大师面向全国收徒,我有5个名额,却来了75个人报名。
 
  现在打电话来找我学艺的人也很多,他们说不要工资,就想跟着你学。可我现在这个工作室还是太小了,再来人,也容纳不下。
 
  记:景德镇有九成人以陶瓷为生,但会烧窑的不会拉坯,能拉坯的不懂画坯(烧窑、拉坯、画坯,都是瓷器制造工序),据说是因为师傅不愿教?
 
  嵇:有的人十四五岁开始学拉坯,结果拉了一辈子坯。我带徒,就想给他们全方位的指导,不愿意走以前景德镇带徒的那条老路,什么都教,成不成就看他们的悟性。
 
  记:您对徒弟有什么要求?
 
  嵇:我现在带的5名徒弟,都是大学毕业生。
 
  我觉得,除了会吃苦,徒弟还要有一定的文化程度,因为恩师邓白和我说过,你最后能不能达到艺术高峰,是由你的文化修养决定的,所以,历史、人文知识都要学。
    相关热词搜索:陶瓷 彩绘 嵇锡贵

上一篇:“汉光瓷”的中国梦:奢侈品名瓷
下一篇:乐山乐水 ——杨曙华印象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