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墨变—周湘甫和墨彩描金
2012-10-29 15:52:11   来源:《瓷典》:文:童福萍   点击:

先生生前常讲的一句话:“线条要画得‘苍老带笑’。”意思是要画得工而不板,要画得活泼。这句话至今影响着夏忠勇,他在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任教时,又将先生所教传授给了他的学生们。从某种意义上说,先生的技艺得到另一种形式的传承。


 

 
   

  人们渐渐忘了他,和那太平巷转角的平房。周湘甫在这个局促的空间里养家糊口,先是古彩,再是红珊彩、墨彩。
 
    他不善言谈,有些木讷,有一种凡事精益求精的“匠人”气息。这种气息属于那些不去东张西望头拱地往前走的人,他们起初会被认为“傻”,最后会如大树接地气一般,经过时间的洗礼和锤炼,被后世尊奉为一代宗师。仅凭对墨彩技法的传承和改进,周湘甫就值得尊敬,而不是像如今这样,只能通过寥寥的作品和传闻想象。
 
  一、成长
 
    周湘甫,江西省南昌县人,1895年8月出生。彼时仍属清光绪年间,和同时代的大多数少年类似,家族仍会寄望于科举改变命运,于是他也上过一年私塾。可是风云变幻世道艰难,为了生存,1 2岁时父亲不得不将他带到景德镇,在一家南昌人开的红店学艺。
 
    传闻他一开始学习的是古彩,学满出师后就在店里绘瓷,后来又师从四川籍画师周筱松。
 
    周筱松生卒不详,名鼎,又字小松,清光绪至民国年间活跃在景德镇。从公开发表的资料看,周筱松民国初年已在景德镇声名大噪,1 91 5年江西瓷业公司景德镇商会曾推荐其作品与王大凡、王琦、潘萄宇、汪晓棠和汪野亭等人的作品一起赴巴拿马国际博览会参展。民国五年(1 91 6年)江西省立乙种工业学校成立,是江西省立甲种工业学校设在景德镇的分校,周筱松担任该校美术教师,周湘甫也许就是在这个机缘下与他结识。周筱松早期画过浅绛,后擅长粉彩,尤以人物居多,最善画老翁、小孩,山水次之,也许是受其影响,周湘甫渐渐开始专攻人物。
 
    在钻研人物画法的过程中,周湘甫博采众家之长,同时代的王云轩和汪晓棠均被他奉为“先生”。王云轩,号隹巢,江苏无锡人,国画大家,山水、人物、花鸟、走兽无所不精,著有《霍巢人物画稿三千法》、《崔巢画萃》。周湘甫偶然得到一本“珂玲版”《霍巢画萃》,用宣纸印刷,质感像黑白照片,画面有阴阳向背关系,他绘瓷的线条、彩料都受这本画萃影响。汪晓棠是景德镇绘瓷名家,曾当选“瓷业美术研究社”副社长,人物画最为著名,所画仕女俏丽妩媚、姿态轻盈,衣褶如行云流水,设色精细淡雅,深得改琦、费丹旭一派精髓。周湘甫曾不止一次表示对汪晓棠的喜爱,他对人物神态、细节的处理深受其益。
 
    清末民国的社会动荡中,景德镇陶瓷界却涌动一股新风,浅绛彩、文人瓷画逐渐兴盛,其中代表人物有珠山八友、汪晓棠等。受这些同时代陶瓷艺人的影响,周湘甫也开始琢磨如何创新。1 921年,他开始在家独立劳动,自产自销一种油红彩,用油红料代替粉彩料彩绘画面,烧成后必须用赤金线描再烧一次。整器烧成后璀璨夺目、富丽堂皇,色泽与红珊瑚相似,周湘甫将这种技法命名为“红珊彩”,这种产品当年甚至走俏上海。
 
    学艺之后1 4年,周湘甫终于打出名号。
 
  二、变革
 
    然而他并未随着声名远播停止在陶瓷上的探索。
 
    上个世纪初叶,景德镇陶瓷界流行订货制,陶瓷艺人会根据客户需要生产产品。周湘甫和墨彩结缘,就从一次客户订货开始。1 938年的一天,有客户拿来墨彩瓷残片(也有说是照片),希望他按图索骥、照本宣科,仿制出精美的墨彩瓷。
 
    “墨彩”古已有之,是景德镇土生土长的瓷器彩饰之一,始见于清康熙中期,流行于雍正、乾隆朝。康熙时的墨彩色泽浓重,彩釉配制纯净,上涂一层玻璃白,烧就的墨彩漆黑莹亮:有以绿彩为底者,更为莹亮浓郁,其制品白釉地多微闪青色,纹饰多以花鸟为主。到雍正、乾隆年间,墨彩多用国产料仿烧水墨珐琅效果,犹如白纸作画,浓淡相宜,洁净素雅。到光绪年间墨彩几近失传,清末、民国时期有仿造,但不及康、雍、乾时制品精美。尤其在那个物质匮乏和封闭保守的社会,这份有关墨彩瓷的订单难度可想而知。
 
    别看周湘甫不善言谈,却是一位实实在在的事业人,寡言实干是他最大的特点。他通过研究发现,传统墨彩追求墨分五色的效果,粉彩画须发和墨彩中的黑色都用“粉料”制作,是一种介于生料(即珠明料)与洋料(即艳黑,进口称洋料或德料,国产称艳黑)之间的黑色。复活墨彩瓷,首先必须解决的是颜料问题。将市面上的材料都试过几遍后,他最后决定用新彩颜料彩绘试烧。整体画面通过赤红、艳黑、赤金三种颜色搭配,以黑为主,镶嵌红、金,搭配虽然简洁,却能达到丰富画面亮度和色彩的效果。用金色在黑色的纹样勾线描衣纹、叶绿,或点缀小纹样,突破了黑色的沉闷,又使画面雍容华贵、清静秀丽。这种融合了古法墨彩与现代粉彩工艺的技法,人称“墨彩描金”。
 
    周氏墨彩描金对线条的功力要求特别大,用笔沉稳一丝不苟,并着意追求线描的动感美。甚至连个小小的带子头和带子结都画得十分讲究,不仅富有节奏感,尤其使带子头如蛇吐舌,具有动感和力度感。
 
    尽管他的线条以苍老带笑、古拙有力著称,他本人并不保守,而是很有创新能力。新中国成立后,他以独立劳动者的身份,在1952年加入陶瓷工艺社,1 957年与刘雨岑一同出席在北京举行的全国工艺美术艺人代表会议,并在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环境改变,他没有停止过对墨彩描金的改进。
 
    大多数改进都表现在细节上。
 
    描金工艺中,无论是化学制造的金水还是赤金末都不能直接描在颜色上,他发现必须要先烧一次将颜色固定后再描上金,再烧第二次就能将金固定。金烧后会挥发,器物烧成后会氧化不亮,要用温水润一下,再用鄱阳湖老爷庙的细砂进行抛光、发亮,有时要用玛瑙刀擦,会形成五光十色的效果。周湘甫描金会用胶汁调合金末,这样就可以回笼,不会造成丝毫浪费;墨彩颜色很薄,烤花时使用木炭会有水汽,他改用煤油灯熏。
 
    纵观其作品,彩法具有粉彩般的柔和,形象吸收了西方素描的画法,金线圆润厚实有力。他的技艺愈发精益求精,就连著名陶瓷艺术家、教育家、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设计系主任梅健鹰教授也曾极力赞扬墨彩描金是雅俗共赏的极好艺术品,对周先生本人也十分敬佩。
 
    墨彩描金一度在港澳市场供不应求,为了满足需求,景德镇艺术瓷厂还专门成立墨彩组,组织批量生产。1988年,周湘甫的墨彩作品还获得过轻工部“工艺美术百花奖”的银杯奖。
 
  三、传世
 
    回顾过去,这位1895年出生、1979年逝世的陶瓷美术家,在84年的人生里跨越了两个时代,在时代交替、世事跌宕中逐渐成长为景德镇墨彩技法的再造者。
 
    解放前,先生为了生计而奔波,真正有成绩还是解放后,生活相对安宁。当时厂里照顾老艺人,优待他们不用八点上班,但是他十几年如一日,从没迟到过。先生在1 960年进入艺术瓷厂美研室,1 967年退休。原艺术瓷厂美研室主任徐焕文记得,先生做事认真负责,话不多,是一位尽职敬业的老艺人。
 
    1959年,景德镇市委、市政府第一批授予陶瓷美术家称号,艺术瓷厂就有9人,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非常认真,主要画墨彩描金,也画过一支古彩,每一个作品都要完美无缺。工夫费时,作品价格相对较高,那支古彩就在“文革”时打包6万元卖给香港客人。计划经济时瓷器销售主要是两个渠道,一个是陶瓷馆,一个是厂里销售,先生一个月1 00件的花瓶也就画三支的样子,全是销往港澳,当时他每月工资1 09元,而一支1 50件的花瓶售价在500元。
 
    先生所画人物多为仿古老相,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反映工农兵题材,老先生也画过少数民族、解放军饮马,他喜欢马。他的主要作品《天生图》、《木兰从军》、《岳飞》和《五老观画》、《魁星点斗》都是景德镇陶瓷馆镇馆之宝。
 
    他一辈子带着南昌口音,也曾讲过:  “人总是要死的,但精神不死。”如果说有遗憾,就是传人。他一生坎坷,育有四子,学他仅一人,却又英年早逝,他陆陆续续收过三四个徒弟,也因受不了精密的工艺操作纷纷改行离他而去,老先生在带徒弟问题上有点灰心,两个孙女也没有继承他的衣钵。
 
    62岁时他在陶瓷工艺社,时年十四的夏忠勇成为他的学徒,因为属相同为羊,两人关系颇为亲密。先生健在时,一年三节都必须探望。夏忠勇曾撰文说:“搞墨彩描金不只先生一人,但是像这样精致,用色浓淡层次这样分明,三色用得这样丰富,红黑金用得这样和谐,轻重色比例这样得当,纹饰描绘得这样精美,风格这样独特,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如果刘雨岑的墨彩描金四季花卉具有粉润清逸之美,李盛春的墨彩描金荷花具有粗犷大气之美,程兆鑫的墨彩描金图案具有工整端庄之美,那么周湘甫的墨彩描金人物具有雍容华丽之美。由于各自出身功底不同,形成各自的风格也就不尽相同。先生出身于古彩,因此对人物、山水、花鸟和图案无所不精,他的很多作品都是一手完成,如红珊彩《西厢记》冬瓜瓶,先用油红双勾开光,周围空地采用灵芝缠枝环绕的手法,红白相间,错落有致,以疏衬密,使主题人物更为突出,并达到了以少胜多,格调清新的艺术效果。他不仅老相画得很好,而且中西合璧,既有阴阳向背关系,又有表现面部结构线的存在,注重传神。”
 
    先生生前常讲的一句话:“线条要画得‘苍老带笑’。”意思是要画得工而不板,要画得活泼。这句话至今影响着夏忠勇,他在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任教时,又将先生所教传授给了他的学生们。从某种意义上说,先生的技艺得到另一种形式的传承。
 
    和同时代的大多数陶瓷美术家一样,周湘甫已很久没有感受到媒体聚光灯的温暖了。也许,他并不在意。
 
  责任编辑:邵文艳
    相关热词搜索:周湘甫 墨彩 描金

上一篇:静水的温度—从诗人的角度看远宏的陶艺
下一篇:河南沈丘县民间艺人徒手传承千年彩陶文化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