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陈少岳的东方情节
2012-09-25 17:28:54   来源:   点击:

08年夏天,陈少岳跟随着原来的同事来到景德镇游玩,便与陶瓷结下不解之缘。之后,陈少岳在国外也未曾忘记过这片推动着中国陶瓷艺术向前发展和进步的昌南热土,10年从苏里科夫美术学院毕业之后,陈少岳便背着行囊,带着画板,只身一人来到了这座让它魂牵梦绕了两年的城市。


\
 
  景德镇初夏的午后,正是知了开始不安分聒噪的时候。推开建国陶瓷文化创意园的大铁门,走过笔直挺立在小道旁直入云霄的大烟囱,信步迈进由旧工厂改造而成的如今充满现代艺术气息的陶瓷艺术聚集地,“陈少岳艺术空间”七个字倏然映入眼帘,往前走右手边的第一间便是陈少岳的工作室。
 
  玻璃装制的大门有半扇是敞开着的,透过大门往里看,工作室的陈设十分简单,一张案桌,几个展示台,堆满了陈少岳的作品。在窗户透进的光影中,搁置在案桌上的旧式留声机和摄相机显得格外有历史感,留声机中传来阵阵的北欧女花腔更是令时代感和穿越感在这个下午倍增。与陈少岳相约谈瓷,却是从这留声机开始谈起的。
  
  一

 
  这台留声机是陈少岳在莫斯科邂逅的,彼时的他正在俄罗斯苏里科夫美术学院学习,攻读油画硕士学位。回忆起在莫斯科留学的时光,陈少岳的言语便生动起来。他毫不掩饰地告诉笔者在俄罗斯学习受到的影响有多大,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现实里,这种影响深刻体现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中。
 
  而最让陈少岳感叹的,还是俄罗斯的自然景色。陈少岳就读的学校是在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一到夏天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都会到这个城市周边写生,陈少岳自然也在其中。莫斯科周边大都是小丘陵,高低起伏,大片的原野、苍郁的森林、静谧的湖泊随处可见,纯净的天空中云朵仿佛是有意识地排列,独立而又统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不仅仅只表现在这些上,多变而奇妙的天气也是其魅力的传达。陈少岳原来在湖边写生的时候,经常会碰到湖这边是磅礴大雨,湖那边是阳光普照的情景,于是中间就会出现一道彩虹。对俄罗斯人来说,这种景观并不奇特,但是对于陈少岳而言,空气中这种透明的质感和亮丽的色彩仿若是上天馈赠般不可多得。
 
  但这并不是俄罗斯带给陈少岳的最重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俄罗斯给了他几近二十年绘画生涯中的最大肯定。
 
  陈少岳在俄罗斯的导师是俄罗斯人民艺术家、俄罗斯油画家协会主席叶甫盖尼·尼格拉维奇·马克西莫夫。跟随大师学画,对基本功的考验是再正常不过的了。那是一次素描课,课堂作业是画一个人体的组合。彼时的陈少岳面对着西方的面孔,在提起再也熟悉不过的素描笔后,却怎么也画不出他想要的具有西方现实韵味的面画,彼时的他感觉自己已经画不下去了,用陈少岳自己的话说,就是“这个怎么样画呢,自己已经想不出一个办法了,完全就是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总感觉还有点不足,但是不知道怎么画了”。当时的陈少岳内心痛苦万分,寻找不到那个把自己解脱出来的缺口。这时候,马克西莫夫走了过来,对陈少岳说,不要再画了,你已经画的很好了,特别有东方人的情结在里面。随后,他把班上所有的同学,甚至是隔壁班上的同学都叫了过来,坐成一大排学习陈少岳的画。马克西莫夫对其他的同学说,陈少岳能画出自己的感觉,而不是在描摹别人,他是带着中国人的审美来画的,这点十分难能可贵。从那时起,他明白了不能随便否定自己的道理,只要是发自自己内心的就是有价值的。绘画带有东方人的审美特色,这是陈少岳的东方情结之一。
 
  二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认为陈少岳就是画油画的了。但是,孰不知他是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科班出身,是正宗的学院派。陈少岳原来在中央美院学习的是工笔人物,这也是他的瓷板画一直以表现人物为主的原因。至于陈少岳为什么选择去俄罗斯学习油画,他给出的答案是那时候国家有个公派留学的项目,凡是国内的青年教师,都可以将自己的作品、简介等上报申请,他就是在这申报的大军中被选上,去俄罗斯读了油画系的研究生。从国画到油画,陈少岳认为,这是一种创新。而更大的创新是,从油画到瓷板画。
 
  08年夏天,陈少岳跟随着原来的同事来到景德镇游玩,便与陶瓷结下不解之缘。之后,陈少岳在国外也未曾忘记过这片推动着中国陶瓷艺术向前发展和进步的昌南热土,10年从苏里科夫美术学院毕业之后,陈少岳便背着行囊,带着画板,只身一人来到了这座让它魂牵梦绕了两年的城市。在来到景德镇的头一年里,陈少岳每天都做着试验性的陶瓷发色工作,试验不同的材料在不同情况下的发色如何。到去年八月份为止,陈少岳之前的作品基本上就是半试验去做的,到现在,他已经对发色这项工作有一定的把握了。
 
  陈少岳早期的瓷板画作品是以人物和生活场景为主,近期画僧侣和女性题材较多。问及陈少岳这一绘画内容的转变,他认为这并不是一种转变,因为生活分为好几个方面。他画仕女,画佛教人物,是因为人们的内心本来就需要这种宗教方面的东西,譬如人们的言行举止都是以它为一个参照,在日常生活中需要安静、学会思考、与人为善,人们需要学习一些诸如此类的想法和理念。“我觉得我们中国的文化,儒释道,最起码的这几个点在我们平时的生活规范当中,都能接触到这些东西。”日常生活中儒释道无处不在,这是陈少岳的东方情结之二。
 
  三
       
  “坚持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的创作主张,引领着中国现代意义上独具特色的个人艺术风格”,这是某一个网站对陈少岳的艺术风格评价。但是陈少岳自身从未刻意去界定中西之分,在他很多的颜色釉的画作中,即表现出了国画的自由,也表现出了西方颜色的亮丽。这同样是因为陶瓷这种介质具有极佳的延展性和开拓性的缘故。
 
  此时的陈少岳是乐此不疲的。在陈少岳看来,陶瓷本身和宣纸、油布不一样,艺术家可以借助这种介质发挥很多可能性。不管是国画也好,油画也罢,大家都做了上千年的时间,绘画表现也已经非常成熟。但是在陶瓷上表达,可以是自己创作的独一无二的手法来表达自己的内心,陈少岳觉得这样更新、更好看、更适合自己。其实在瓷板上绘画也早就存在,但是像颜色釉作为一种系统的绘画材料,则尚处于起步的阶段。陈少岳带着兼具国画和油画的审美,重新利用景德镇的陶瓷媒介,创作一个个新的样式,他认为,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生于77年的他在景德镇这些颇有名气的艺术家中,算是位青年。但是他对陶瓷未来发展的考虑也丝毫不比别人差。陈少岳始终认为自己肩头扛着陶瓷,心头伫着陶瓷,他常常想,陶瓷通过他们这一代,通过他们这一群人,应该呈现出什么姿态,通过他们的智慧和表达,能不能让大家看到另外一个层面。陈少岳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做到了这些,那就足矣。但是,陈少岳也说,谁都未必能够坚定地去担当起这个历史责任,但是一定要这样去做,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担当起民族的历史责任,这是陈少岳的东方情结之三。
 
  四
 
  真正的艺术必须符合大众审美需求,富有创造性和唯一性。在陈少岳心中,只有这样的东西才能称得上是艺术。而艺术则需具备十分广泛的审美,一定是传承了视觉规律,在视觉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产生的。如何才能创作出称得上艺术的作品,陈少岳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原创。
 
  原创,这个词恰好是这群中青年艺术家九月份在南昌拜望得美术馆举办的展览主题中最具分量的一个词。为了这次展览,陈少岳这两个月都在奋力构思,在表现形式上不断寻求突破,希望能够创作出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让作品真正契合原创的主题。
 
  笔者在南昌期待着带有浓郁东方情结的陈少岳,期待他能够在九月份带来更加丰盛的佳作,创作出如同他自己所说的原创艺术。
 
  陈少岳简介:
 
  1977年生于山东郓城,1998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2007年国家公派留学俄罗斯苏里科夫美术学院,跟随导师俄罗斯人民艺术家、俄罗斯油画家协会主席叶甫盖尼.尼格拉维奇.马克西莫夫学习油画。2011年,作品《上林花赋》被中国收藏评为十大陶瓷名品。
 
  他的作品坚持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的创作主张,引领着中国现代意义上独具特色的个人艺术风格,张扬艺术个性的文化意识,充满激情地在中西艺术高峰之间探索前行,并将学院派兼容并蓄的精神深深地铸入自身的发展命脉之中。
    相关热词搜索:陈少岳 陶瓷艺术

上一篇:李泉,行者的回归或色诱
下一篇:邱玉林 ——宜兴“新彩陶”的开拓者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