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欧兆祺的广彩情缘
2012-09-10 09:21:01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点击:

“万缕金丝织白玉”。独树一帜的广彩,肇始于明代的广州三彩,到清代发展为五彩,此时,广州工匠借西方传入的“金胎烧珐琅”技法,用进口材料,创制出“铜胎烧珐琅”,后又把这种方法用在白瓷胎上,并在雍正乾隆年间逐步形成鲜明的艺术风格。


《观泉》 21寸长碟 欧兆祺
 

《海阔天空任龙腾》 80cm×80cm 瓷片 欧兆祺
 

《黑地彩线菊1》 16寸四狮四蛟瓶 欧兆祺
 
欧兆祺
 
  “万缕金丝织白玉”。独树一帜的广彩,肇始于明代的广州三彩,到清代发展为五彩,此时,广州工匠借西方传入的“金胎烧珐琅”技法,用进口材料,创制出“铜胎烧珐琅”,后又把这种方法用在白瓷胎上,并在雍正乾隆年间逐步形成鲜明的艺术风格。
 
  广彩,从一开始就打下创新的烙印。
 
  今天,有一位广彩老艺人也一直自觉地走在创新的道路上。他,就是广彩艺人中唯一一位受过正规美术学院科班教育的欧兆祺。
 
  9月5日至16日,欧兆祺从艺50周年广彩作品展在广东省工艺美术珍品馆举行,60件不同时期的代表作汇聚一堂,尽显其在传统中发展、在继承中求变的艺术风貌。
 
  专题文\图  记者 江粤军
 
  广彩工艺厂里
 
  走出的唯一“艺术生”
 
  欧兆祺的广彩情缘,跟他所出生的工艺美术之家不无关系。父亲欧钊是广州的玉雕好手,尤以金鱼玉雕出名,人称“金鱼钊”。欧兆祺也遗传了艺术细胞,但兴趣却在画画。欧兆祺因为父亲的关系,选择做一名手艺人。“玉雕厂、象牙厂、广彩厂,父亲让我自己挑,我选了与画画结合最紧密的广彩。”欧兆祺说。就这样,1963年,欧兆祺进入了广州织金彩瓷工艺厂,跟着有“龙王”之称的王兆庭师傅学习传统技法。由于他未入行前就开过小灶——到文史馆办的学习班学了花鸟画,因此,学起广彩来得心应手。他学了一年多时间,就被调进技术尖子班,跟着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赵国垣进行创作设计。
 
  欧兆祺并未洋洋得意,而是更加勤奋地工作。7年后,作为工农兵学员,欧兆祺考入广州美术学院绘画系中国画专业学习。
 
  那时,广州美术学院的名师荟萃。黎雄才、杨之光、何磊等都在为大家传道、授业、解惑,并带领大家到粤北山区写生。四十多天里,老师和学生同吃同住。“爬山,黎雄才老师走得比学生们都快;起床,经常是天刚蒙蒙亮,杨之光老师就一声高过一声地喊:‘起床了……’”
 
  老师们的精神鼓舞着欧兆祺,老师们的谆谆教诲更铭刻在欧兆祺的心中:“黎雄才老师很喜欢通过故事来讲道理:带着我们去写生,他先这样讲,有一只猴子进了玉米地,高兴得不得了,左手掰一个,右手掰一个,不够;就左边腋窝夹一个、右边腋窝夹一个,还不够;又继续摘,结果腋窝下的都掉了,它又继续夹、继续摘,最终落了一地,它还是只拿了四个。讲完故事,老师就教导我们画画要做到小而精。杨之光老师的人物画,则将西洋画的表达方式吸收进来为中国画所用,使人物形神兼备,是岭南派勇于吸收外来元素的精神延续,也让我获益匪浅。”
 
  在名师的指导下,欧兆祺较为全面、系统地学习了山水、人物、花鸟画,以及素描、透视、解剖、速写、文艺理论、美术史等课程,造型能力大大提高,并做到胸有成竹,后来可以直接在白瓷胎上写和画。
 
  在传统本味中注入新气息
 
  毕业后,欧兆祺回到了广州织金彩瓷工艺厂。此时“文革”已近尾声,又逢尼克松访华后,欧美掀起“中国热”,欧兆祺组建了设计室,又办起培训班,自编教材教大家画人物。他在实践、探索中不断进行创新,从多个方面对广彩的技法进行了“改造”:
 
  在人物塑造中,既保留传统注重传神的优点,又以现代准确的造型取代古时人物比例不当的短处;在人物的表现手法上,将古代纯用色线塑造人物的方法(行业中俗称“长行人物法”)和纯用黑线塑造人物的方法(行业中俗称“折色人物法”),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用“折色法”勾出物象大形,用“长行法”勾绘人物的图纹、衣饰,使物象既有外形明确的整体大效果,又色彩丰富而不单调,独具特种工艺美术品精致、耐看的特点。
 
  在图案纹样的表现上,保留了传统工整、饱满的特式同时又渗入现代美术元素:直线与圆线、动与静的变化与统一;图案与主题内容的呼应,增加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在色彩上,保留了传统色彩对比的同时,注意色彩浓淡和饱和度的变化,运用冷暖色产生的视觉效果加强作品的表现力,在深、浅、冷、暖的色彩变化中求统一,在统一中强调其变化。
 
  “当然,广彩的传统本味是一定要保持的,否则就不是广彩了。而这其中最有特点的,一是‘长行人物法’,一是‘挞花头’,这是其他种类的瓷器所没有的,不能丢。”而在天光圩所捡到的宝——一册清代广彩手稿,更为欧兆祺传授了传统广彩的“真经”。在坚守与变化之间,欧兆祺努力寻求着最恰当的表达形式。
 
  广彩走市场应“投其所好”
 
  上世纪90年代,因广彩厂面临一系列问题,欧兆祺决定带着一身技艺“下海”。开始,他到陶瓷大厦为到外国游客表演不用打稿的白手“写画”,这一绝活经常引来阵阵惊叹。某一日,一位欧洲中年女士看完欧兆祺于瓷胎上的白手白描后,连忙说:“这件瓷器我要了,但千万别上色,烧完后送到我住的宾馆吧。”洋女士用很高的价钱买下这件广彩“半成品”,让爱动脑子的欧兆祺觉得来了商机。他打听到这位女士的职业是医生,马上想到国外的这些知识分子可能都会更喜欢素净的瓷器,于是他烧了一批这样的作品,果然销路很好。“在陶瓷大厦开店的几年,外国人从我手里买走的广彩,有七成是‘白描’的。当年那种金碧辉煌的广彩风格,主要是迎合了欧美兴起的黄金热,今天的欧美人,贵族趣味已经没那么浓了。”
 
  欧兆祺又了解到,这些来广州的欧美人,都是一车一车从阳朔过来的,他觉得还可以把店开到阳朔去。很快欧兆祺就让儿子去打前站。开业没多久,有一个荷兰团进了门,就差不多把店里的货都搬空了,儿子急得要欧兆祺连夜运货去补仓。而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某一天,一位穿着T恤波鞋的外国人,一进门就看上了一个以白描形式绘制了上百人物的灯罩,外国人问价,他给了个当时可谓天价的价格。没想到那位外国人二话不说,直接去银行提了一捆现金来。经过这几个回合的验证,欧兆祺决定放了陶瓷大厦的店面,直接到外宾云集的“上游”地区打天下,这一去就在阳朔西街住了十年,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前才举家搬回广州。“当时,我们的广彩一直是那条街上价格最高的商品。”
 
  如今,欧兆祺越发肯定,即便人们的审美趣味在变,广彩也依然可以“投其所好”。
 
  名家简介
 
  欧兆祺,国际注册工艺美术大师,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广东省高级工艺美术师、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常务理事。作品《海阔天空任龙腾》在第五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荣获“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的金奖;作品《都江堰》被广东省博物馆收藏。
    相关热词搜索:欧兆祺 广彩

上一篇:当代青花名家陆如:以心写生“淘”莠存良
下一篇:陈敏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