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龚龙水:如果再年轻
2012-09-04 16:14:20   来源:了了亭   点击:

一直在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任教,从事陶瓷艺术教育和陶瓷艺术创作,大学教龄40多年,是一位教学与创作相结合的陶瓷艺术教育家。

 
  龚龙水,笔名沙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高级会员,景德镇红楼圆梦艺术中心主任。1939年4月出生,1962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美术系。一直在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任教,从事陶瓷艺术教育和陶瓷艺术创作,大学教龄40多年,是一位教学与创作相结合的陶瓷艺术教育家。如今的景德镇,对于一位陶瓷艺术家而言,时间就是金钱,大把的金钱。所以许多人对年逾七旬的龚龙水仍将许多时间花在教学上感到不解,甚至劝他离开学校,戏说:“您已教了几十年的书,没有什么有愧与遗憾了,现在应该抓紧时间多创作一些陶瓷艺术作品了。就算不为更高的收入,也为自己留下一些好东西吧。”
 
  其实龚老师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陶瓷艺术作品确实是很值钱的,得到社会好评和亲睐,并常有客人登门求购珍藏。然而他宁愿利用寒暑假期和其他空闲时间进行创作,也不愿落下任何一节自己能上的课程。他教学非常认真负责,言传身教,不仅热情耐心地向学生传授基础知识和基本技法,而且关心学生的思想、生活,经常嘘寒问暖,做到教书育人。通过教学与学生建立了深厚感情,很多学生称他为“恩师”,不少学生在给他打电话时,第一句话就是:“恩师最近过得怎么样……”龚龙水听后总是很感动,说这是只有为人师才能收获的感动。
 
  退休后继续厮守讲台,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收获一份感动。龚龙水在本该退休的时候,发现他最热衷的古彩遭遇前所未有的瓶颈——人才凋零青黄不接,这种费时耗力的古老传统陶瓷装饰技艺面临断代的危境。恰好这时陶院的返聘书到了,希望老教授重掌教鞭,继续教授古彩。龚龙水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他觉得义不容辞,他有责任和义务将古彩传承下去,古彩这么好的装饰技法不能就此消失,更多年青一代人学会才是执着于古彩艺术的最好方式。
 
  之所以继续教学,龚龙水还有点私心。因为年轻人思维敏捷、思想活跃,更新观念强、接受新事物快,通过与年轻学生的交流,他常常能收获到不一样的创造性观念,这是他那个年纪不曾拥有的东西。他很喜欢这种思想的碰撞互补,他很乐意被年轻人感染得朝气蓬勃。“我的精神状态这么好,就是因为长时间和学生呆在一块,年纪虽大,心理还算年轻。”就这样又过了十几个年头。终于有一天,龚龙水还是退下来了。
 
  二
 
  按理说,已经72岁的龚龙水可以一心一意创作了,可他又有了新的事情操劳,这件事也是他退下来的决定性因素。
 
  事情得从上世纪60年代说起,1962年他从中央工艺美院毕业后到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教书,1963年担任美术系63级的班主任,当年的上课教室就在美术系红楼这幢红墙黛瓦的俄式小楼,至今依然屹立在陶院老校区。美63级是一个特殊的班级,在校念书时,就遇到了特殊的历史年代,毕业时,全班被分配到各地去做无关陶瓷艺术的工作,一直干到退休。年过花甲的他们陆续重返景德镇,重返母校,追求当年的艺术之梦,重新拿起画笔奋发努力,终于在2010年11月8日,足有十多名当年的学生花了大把时间,在陶院办了第一次陶瓷艺术展览,定名为“红楼圆梦陶瓷艺术展”。半个世纪的梦终于在那一刻圆了,并且反响出奇的好。次年,他们又聚集陶院,继续了第二次展览。为了有第三次、第四次,他们决定组成一个团体长期展下去。
 
  这个团体就被命名为“景德镇红楼圆梦陶瓷艺术中心”,经民政局批准,市文联主管。这就是龚龙水要忙的事情,他又毫不犹豫接下了艺术中心主任一职,甘愿忙前跑后,因为这件事太好了。
 
  首先,一群平均年龄高达70岁的学生团体,重新拾起画笔在瓷上作画已经十分可贵。龚龙水说他没有理由不给予支持。再者他们十几人从各地聚集到景德镇,晚年有所乐、有所思,何乐而不为。这个艺术中心面对所有“陶院人”,只要愿意学愿意交流都可以来,形成了一座有形的桥梁,一定程度推动陶瓷艺术的发展。
 
  三
 
  艺术中心目前就定在梨树园北苑,龚龙水几乎每天前往坐坐。同坐的贝伟民是龚龙水老师美63级的学生,印尼出生,现居香港,他告诉笔者:“如果没有龚老师,我们也回不来,找谁都不知道。就算我们回来了,问题问谁都不知道。说实在的,我喜欢龚老师多过喜欢艺术,前几天他还给我们几个人过70岁生日,有见过老师给学生过生日的吗,没有。”
 
  龚龙水在旁边听得哈哈大笑,一个劲地“没有没有”。他说,艺术教育应该分三层境界:一是老师要有自己的艺术风格及艺术理念,为人师者,榜样也;二是对身边的学生、朋友等有较良好的影响,一定范围良性感染;三则是自身的艺术修养,对陶瓷艺术有一定推进作用,为陶瓷艺术做出一些贡献。而红楼圆梦陶瓷艺术中心契合了三层境界,所以他愿意做这件事。几十年与学生一起,造就了龚龙水的年轻心态。但他也有“固执”的地方,就是在古彩艺术上,这不仅体现在他诲人不倦地教授古彩上,也体现在其毕生探索古彩装饰艺术的创作中。对于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要完成一件繁复的古彩作品是件多不容易的事情。他在继承古彩装饰技法的基础上,对装饰内容和形式进行了创新,结合现代审美内容,发掘出了新的表现形式。“古彩以色彩红绿为主但不俗气,装饰很饱满,形象典型夸张,程式化,就像京剧一样,但也能体现鲜明的个性。”现在龚龙水73岁,他对青花、青花釉里红及陶艺,乃至国画均有造诣,仍然进行不间断的创作。龚龙水念叨最多的也就是他的学生和他的艺术,两者几乎就是他的一生,幸运的是这两者他都做的不错。他说,如果再能年轻一回,他还是会去当老师,一边教书一边画瓷,和学生们一起长大,老了再做朋友。
 
  因为人生没有如果,所以都倍加珍惜。龚龙水和他的学生们如是想,如是说,如是活。
    相关热词搜索:龚龙水 陶艺 创作

上一篇:“我要把中国陶艺做出来”任瑞华谈陶瓷艺术创作观
下一篇:李斌的珐琅彩瓷和他的禅意世界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