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我要把中国陶艺做出来”任瑞华谈陶瓷艺术创作观
2012-09-04 16:10:16   来源:了了亭   点击:

艺术作品如何成就和体现高价值是陶瓷艺术家和收藏家们都关心的问题,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任瑞华先生有着数十年陶瓷艺术创作经历,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卓越成就。就优秀陶艺作品必须具备的要素,任教授畅谈其陶瓷艺术创作观。

  艺术作品如何成就和体现高价值是陶瓷艺术家和收藏家们都关心的问题,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任瑞华先生有着数十年陶瓷艺术创作经历,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卓越成就。就优秀陶艺作品必须具备的要素,任教授畅谈其陶瓷艺术创作观。
 
  保持民族性
 
  不同的国家和民族,因生存环境、社会制度、思维方式、价值观念不同,在文化思想方面也有所差异。我们应该继承和发扬中国优秀的文化传统,在传统文化中注入现代人文思想精髓,传统的文化才能够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失去了民族性,艺术便没有了根,它的价值也会降低,甚至消失。
 
  保持艺术的民族性是保持艺术的特性和独特魅力所在。因此,陶瓷艺术家需要对中国陶瓷史深入了解,熟悉历代陶瓷特征及所取得的艺术成就。陶瓷作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个象征符号而存在,特别是千年瓷都景德镇的陶瓷,具有精细秀丽、清澈典雅、光致茂美的绰约风姿。
 
  但是,要向世界展现当代中国的精神、中国人的风貌、文化价值观,仅仅把我们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重新包装一下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在工艺和艺术性上不断探索和创新。民族性在陶艺作品《和之韵》中得到充分体现,整件作品用高白泥塑成,施以高温颜色釉——翡翠釉。泥条、泥卷、泥板做成翻卷的荷叶、含苞的荷花、飘曳的荷梗、流动的小鱼,动植物和谐相处,组成了一幅灵动的荷塘美景。这件作品被藏家以106万元的高价收藏,浓郁的民族性是其成功的关键。荷是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形象,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荷与和同音,象征着社会与自然的和谐。作品充满了中国传统写意精神,以各种处于似与不似之间的形象构成了一种充满中国独有的意象美感。
 
  注重时代性
 
  各个时代的社会文化精神不同,人们的审美倾向也有所不同,不同的时代具有各自独特的时代特点。从原始社会到现当代,艺术发展的每个阶段都有其鲜明的时代特征。在陶瓷艺术的发展过程中,每个时期都有代表其最高成就的艺术类型,这些类型无一不是应时代的需要而产生的。艺术作为意识形态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在总的发展趋势上同当时的时代要求相一致。
 
  自近代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的社会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中国社会已经快速地融入世界。中国陶瓷艺术已不是在封闭状态下的自我发展,而是在与不断加深的国际陶艺交流中,寻求一条既包容、学习、借鉴其他国家优秀文化成果又能传承我们自己文化传统的独特的发展之路。这就要求我们的陶瓷艺术作品既符合普世的艺术发展规律,又能展示当代中国的精神面貌和价值观念,换而言之,就是必须具备时代性和创造性。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故事,去发现,去创造。
 
  时代性在2009年创作的工艺传统粉彩作品《华夏儿女合家欢》得到了完美诠释。该作品主题是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画面以春色为景,鲜花怒放,苍松翠柏,疏影暗香,繁花似锦。四个少女正在春游,一位汉族姑娘含笑握着藏族姑娘的手,另一只手握着维吾尔族姑娘的手,她们正迈步在祖国大地。大地是以一张中国地图展现,在台湾岛上一位高山族姑娘正健步跨过台湾海峡伸手握住大陆同胞的手,共同前进。作品预示着祖国的统一必将实现,华夏儿女将幸福地生活在党的阳光下。
 
  讲求思想性和个人艺术语言的结合
 
  这也是表现个人艺术语言独特性的途径,成功的陶艺家具备对自身艺术风格的驾驭能力。思想性随着时代而具有一定的社会倾向性。具有深刻而积极思想性的陶艺作品,杜绝当下某些文化浮躁和急功近利的风气,抵制某些作品中的庸俗、低俗和媚俗的风气。思想的深刻不是一日之功,艺术的造诣也是冰冻三尺。陶瓷艺术家特有的生活经历、生活经验、世界观、感情气质、个性、艺术修养等主观因素,造就了在创作过程和作品风格中体现出来的和其他艺术家相区别的独特性。是艺术家的审美意识、个性差异在艺术创作上的特殊表现。和谐和生命是两大永恒主题。生活是思想的源泉,更是艺术的源泉。思想性在作品《大西北那边》得到充分体现。这件作品是基于十几年前大西北采风往事而构思的,在确定了主题思想后再进一步考虑艺术表现语言,然后进行创作。健硕的女人体,寓意西北地区丰富的矿藏,而釉色斑驳的胳膊显得粗糙丑陋,代表了贫穷的外表。最朴实的审美追求正是这种民族的、古朴的、隽永的、有着深层文化底蕴的审美价值。
 
  任瑞华老师的作品既有国际陶艺的共性,又具有民族区域性,同时还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个性思想。其尤爱雕塑,彩绘、成型等均得心应手。中央电视台曾播出任瑞华建窑、创作、烧窑全过程的电视节目《等待》。任瑞华老师执教于陶瓷学院几十年,桃李芬芳,受人敬重,毕其一生,专注于陶瓷创作,并且著书立说,成就斐然。任瑞华曾说:“我要把中国陶艺做出来。”为这一句誓言,他经历了一次次的等待,艺术成就也在一次次的等待中积累,一步步地实现着他的诺言。
    相关热词搜索:陶艺 任瑞华 创作

上一篇:余少石:功夫在画外
下一篇:龚龙水:如果再年轻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