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晋晓瞳:柴窑钧瓷重塑古老灵魂
2012-08-06 10:58:54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记者金叶   点击:

从唐朝的花釉瓷肇始萌芽,到元末因战争灾荒而窑毁人亡——在钧瓷的生命历程中,北宋末年,禹州古钧台下,它曾达到自己最辉煌的顶峰:既以鬼斧神工般幻化的釉色大大超越前人,又以沉稳内敛如玉般的质感令后朝历代的匠人望尘莫及......



图片资料

图片资料

 福美瓶

福美瓶

 笔洗《金鸡报晓》

笔洗《金鸡报晓》

 石榴尊
 

石榴尊

 益寿瓶《云蒸霞蔚》

益寿瓶《云蒸霞蔚》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晋晓瞳谈“曲高和寡”创作之路:柴窑钧瓷重塑古老灵魂
  从唐朝的花釉瓷肇始萌芽,到元末因战争灾荒而窑毁人亡——在钧瓷的生命历程中,北宋末年,禹州古钧台下,它曾达到自己最辉煌的顶峰:既以鬼斧神工般幻化的釉色大大超越前人,又以沉稳内敛如玉般的质感令后朝历代的匠人望尘莫及。北宋钧瓷这独特的风貌究竟因何而成?它真的如同历史长河中乍现的昙花,再无重现之日吗?
  在神秘的技艺断代七百年之后,钧瓷的故乡,晋氏钧瓷掌门人晋晓瞳做了一个决定:抛却现代化的设备,力图全面复原宋人当年的工艺,于柴木袅袅燃烧的火焰之中,去追寻钧瓷最古老的灵魂……

  从气窑到煤窑:小小煤窑烧出天价钧瓷

  晋晓瞳的父亲晋佩章,在钧瓷界是位举足轻重的人物,是老老少少的禹州人都尊敬有加的“钧瓷泰斗”。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迷惑世人千年的“窑变”之谜刚刚被“破解”,液化气窑也开始大范围普及——原来,神鬼莫测的“窑变”不过是氧化铜在烧成过程中发生的物理化学变化,而只要施以合理的化学配方,置于温度气氛稳定的液化气窑中,只要不到九个小时的时间,整整一窑红彤彤的“钧瓷”就可以诞生了。在那个红红火火的年代,这种千人一面的“解放钧”迎合了中国人对“红”的喜好,却也让钧瓷丢掉了“窑变”无双的真正价值所在。
  在这股“科学化大生产”的洪流之中,晋佩章默默地逆流而上。他在自家庭院里支起小煤窑,决意烧制“古典钧瓷”,而晋晓瞳就成了父亲身边的得力帮手。和炉内气氛均匀的气窑烧制相比,物理化学反应更加复杂的煤窑烧制显得极为艰难。烧出来的东西,经常不是灰黑,就是流釉。但是,偶尔出来的几件精品,却又美得令人目眩。
  这小小的煤窑里,诞生的最著名的作品或许就是《富士霞光》。那是一个天青釉鸡心盘。盘下部的图案像一座流光溢彩的山,上部则仿佛有云蒸霞蔚。右侧上方,有一点鸡血红,宛如一轮太阳。“父亲觉得这盘子的窑变效果不错,就放在家里欣赏把玩。有个朋友来家,特别喜爱,给取名‘富士霞光’。父亲觉得他真心喜爱,就说要送。人家觉得不好意思,把当时兜里仅有的七十几块钱留给了父亲。”
  一年之后,香港的朋友寄来了这件作品拍卖前留下的一张图片,并告知:这件作品在香港的拍卖会上,被一位日本收藏家以300万港元拍得,转赠给了当年日本的明仁皇太子,入藏日本天皇宫中。
  人们后来把这故事当作传奇。传到晋佩章耳朵里,他只是“嘿嘿”一笑,根本不当回事。

  从煤窑到柴窑:重拾断代七百多年的柴烧方法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月工资“高达”八十多块钱的“富人”晋佩章却是个远近闻名的“月光族”,因为他人很大气,钱都用来做烧窑实验以及请人喝酒吃饭了。晋晓瞳因此想自立门户,他说:“我当时也四十岁了,眼看自己的劳动养活不了一家老少,心里很不是滋味,就一心想自己出来弄个厂。”除了这个理由,还因为他想搞清楚一个谜团。
  晋晓瞳发现,从神垕当地的考古发现来看,钧瓷在北宋发展到鼎盛时期,当地大多数都是小型的鸡窝窑,窑坑或附近都会有柴烬存在,这说明当时的北宋匠人,不是在用煤,而是在用柴烧制钧瓷。晋晓瞳自己是窑工出身,各种钧瓷烧造工艺,他都经历并实践过,除了柴烧。煤窑烧出来的钧瓷虽然有令人惊叹的“窑变”,但和宋朝的传世钧瓷相比,他总觉得不太令人满意。“宋钧瓷似乎更加滋润、厚重,似玉非玉、胜似玉。我想:这会不会正是柴窑所造就的特质呢?”
  然而,柴窑烧制的方式毕竟已经断代了七百多年,柴烧的成本又极高。这种仿若“烧丝绸取暖”的举动,令许多人都为晋晓瞳捏了把汗,连父亲都不支持他这样去做。
  晋晓瞳却主意已定。而令人惊讶的是,他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烧制成功。“东西一出来,我自己都惊呆了,因为柴窑将钧瓷的‘窑变’之美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了。”
  为何柴窑的“窑变”会比煤窑更美?晋晓瞳解释说,柴窑里磷的挥发成分对钧瓷的釉面形成一定的沁润作用,由此形成一种玉的质感。而煤窑里有硫,在陶瓷生产中硫是一种有害物质,会在釉面上形成类似猪毛孔一样的空洞,影响瓷器的光洁度。
  晋晓瞳说,从见到柴窑钧瓷成品的那一刻起,他就深深“陷了进去”。如今,一百件出窑钧瓷中可以挑出二十件满意作品,晋晓瞳对这个出窑合格率已经十分满意。
  烧柴的成本如此之高,而且在环保上也说不过去,所以晋晓瞳现在改用煤矿上回收的废旧坑木来烧制。

  柴窑之路多寂寞但精品价格五年涨了七八倍

  一年到头,晋晓瞳的柴窑里,会产出近千件钧瓷制品,但是窑变的工艺特征决定其中80%以上都是一出窑就被砸掉的次品,剩下不足200件精品。而其中能让晋晓瞳认为是无双的孤品的顶级之作,一年不过只有3到5件。
  和全国其他的陶瓷大师们相比,这个数字是个相当保守的。但晋晓瞳不觉得少,他有个心愿:让自己做的钧瓷能够成为后人无比珍视艺术珍藏的珍宝。“哪怕只有几件作品得以永恒流传,也是艺术家的生命在延续。”他想追求这种永恒感。
  哪怕这样的追求,是要以牺牲当下的一些经济利益为代价。
  晋晓瞳告诉记者,目前神垕做钧瓷的有一二百家。其中做煤窑的少,做柴窑的更少,两者加起来不到总数的5%。
  2008年,晋晓瞳的单件作品最高价位也就是3万元左右,而这两年,一件已经能卖到一二十万元。在寂寞的柴窑之路上奋战多年,他的作品终于开始引起越来越多藏家的重视和喜爱。但他并没有因此加快创作的步伐。用柴窑这种古老的方式做钧瓷,急不得。“我很喜欢现在自己的这种创作方式,因为在保证生活没问题的前提下,可以充分体会做钧瓷的乐趣。每次开窑,看到作品的诞生,那种愉悦难以言表……此种快乐是金钱买不到的。”
  大家简介
  晋晓瞳,当代著名钧瓷艺术家,河南省禹州市神垕镇人,1963年元月出生于钧瓷世家,高级工艺美术师,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当代钧瓷柴烧工艺恢复与开拓者,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数十件作品被外交部、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中国文联、英国珍宝博物馆等重要机构收藏。

  专家支招:
  钧瓷的保养和清洁
  钧瓷鉴赏家、聚艺画廊经理陈国强介绍:

  1.钧瓷是易碎品,在保存时应注意防震、防挤压、防碰撞。最理想的储存方法是把钧瓷放在用海绵或泡沫衬垫的囊盒里,最好不要把两件钧瓷放在一起;如果非得放在一起,中间一定要用泡沫隔开。如果要陈列的话,瓷器底部可粘贴硬度高的泡沫垫,最好是放在固定的坚实的木架子上。
  2.鉴赏钧瓷时双手应该保持洁净和干燥,最好把戒指等硬物取下,注意不要碰撞,不要互相传递。同时,钧瓷的分量很重,器型大的瓶、尊移动时,应一手托住底部,一手拿住脖子,以免使原来拼接起来的两节脱开。有双耳的瓶、尊装饰等,在取放时不能仅提双耳,以免折断损坏。
  3.在取放人物塑像类钧瓷时,须注意当心塑像的须发和手指部分,这些部分最纤细突出,极易损坏。
  4.手拿钧瓷的大盘、大碗时,一定要双手捧握,忌用单手拿盘、碗的一边,以防断裂。
  5.在洗刷清洁时,一般的污渍可以用碱水或肥皂、洗衣粉清洗,再用净水冲净;要控制好水温,以防冷热水的交替使钧瓷发生爆裂。对于顽固污渍可以用棉签蘸上白醋擦洗浸泡,再用牙膏软毛刷擦洗。
  6.日常保养可用一块干净的湿布擦拭钧瓷,用柔软的刷子除去钧瓷上不易擦到的缝隙灰尘。 

    相关热词搜索:晋晓瞳 钧瓷

上一篇:余学凡其人其瓷画
下一篇:陆正愚:刻瓷艺术里的寂寞行者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