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文交所利益链:组包方交易商与投资人博弈
2012-07-09 12:52:21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曹原   点击:


  “文化艺术品市场应该是第四次投资浪潮,虽然目前文交所的境况对浪潮造成了影响……”

  罗朝晖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是要搞明白的是,其实文交所不是一个暴利行业,如果你抱着暴利行业的心态进来就有问题,是投资的心态,你看我们就收一个千分之三的佣金,还是单向的,二级市场连这都不到,本来就只赚个一百多万,所以也没有能力去承担一千多万的亏损。”

  是否为暴利行业

  在湖南联合利国文交所的董事长办公室里,罗朝晖情绪低落地倒着茶,对于“38号文”的决定,罗朝晖多少觉得有些委屈又无奈,“在政策还没有明确之前,我们现在不想再动艺术品交易这块了,唉,有种吃亏不讨好的感觉。”湖南联合利国文交所在去年7月于线下发行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精神家园系列·国画精品——卢禹舜作品资产包,发售总数量为3000万份,其中艺术品持有人保留300万份,向投资人发行数量为2700万份,占发售后该艺术品发行总数量的90%,发售价格为1.00元/份,根据联合利国文化产权交易所艺术品发行及上市的相关规定,最小申购数量为15万份,最大申购数量为300万份。首日开盘1.04元,以1.2元收盘。

  在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第一个资产包便遭遇停牌,还面临着投资人的追问和“上面”所要求的自查自纠,罗朝晖只能跟记者算起了文交所的生意经:“我们跟投资人收千分之三的佣金,还是单向的。跟组包方收6%的费用,现在都不存在了,而且我们的模式里还有一个上市辅导公司,所以文交所只赚了很小的一部分钱。”

  但是与其他文交所不同的是,联合利国文交所在发行第一个资产包时没有承销商一块的支出,“是,我们没做这一块,我们没给承销商太大的利益,不像有的文交所那样给出15%的回报,因为没有给承销商很大利益,他们的销售也不会太顺利。”据悉,此资产包的唯一发行代理商为湖南省鸿灵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联合利国文化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8000万元,2011年6月20日注册成立,企业类型为私营。湖南省鸿灵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军,注册资本200万元,成立时期则比联合利国晚,显示为2011年7月6日。

  一本万利的交易佣金

  如果要探讨文化产权交易所抑或是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的盈利模式,那是一个“大文交所”的概念,所以记者调查走访的主要是文交所中份额化交易的部分。无论是国有还是民营,文交所都借助资本的力量快速发展,然后在一纸之下陷入泥沼,当资本的力量将文交所推向高峰之时,危险也就此埋下。

  交易佣金似乎是个一本万利的生意,目前,以天津文交所、郑州文交所、泰山文交所、等为代表的部分文交所,对每笔交易收取的是0.2%的交易佣金,且是买卖双方双向0.2%(文交所相当于每笔交易收取0.4%的交易佣金),同时也按投资人累计交易金额的增加分级别地减少佣金收取比例,单个账户累计交易金额大于5000万可以降到0.19%,最低可达0.05%(累计交易大于8000万元时),泰山文交所除了双向0.2%的佣金外,还有0.05%的印花税。

  文交所鼓励投资人活跃二级市场的用心显而易见,T+0的交易模式让文交所的收入相当可观。天津文交所的投资人拿早期炒得沸沸扬扬的《黄河咆哮》和《燕塞秋》举了个例子,“就算1月26日开盘到3月11日,《黄河咆哮》共成交3.96亿元,《燕塞秋》成交3.17亿元,合计7.13亿元,那么天交所合计收取佣金就有285.2万元(7.13×2×0.002)。”

  同样,拿泰山文交所的“黄永玉01”计算,上市首日成交额达到2664万元,泰山文交所当日获得佣金近12万,一个月按20个交易日算,佣金也直逼200多万元,而这仅为一个资产包的佣金。

  除此之外,成都文交所收取的是双向千分之八的佣金。

  发行上市及各种名目的费用

  此外,每个资产包上市,文交所都会收取上市发行的费用,由发行商和艺术品持有人共同分担。每个文交所的发行上市费用不一,据知情人士透露,天津文交所一般是按发行总价格收取1%-2%,且如果发行成功,上市费由发行代理商支付,如未成功,上市费用则由艺术品持有人承担。

  深圳文交所的一位发行代理商李先生含糊地告诉记者:“我们只上过一个,很久以前了,好像收的是2%-3%的上市发行费用,还有1%的见证费之类的,总共也就3%-4%吧。”据悉,泰山文交所也是收取3%的挂牌费用。

  除此之外,各文交所还有各自名目不同的费用,但大多文交所负责人对此类问题的态度却都一致:回避。

  成都文交所的投资人耿先生告诉记者:“除了双向收取柜台交易的手续费0.8%外,之前像《汪国新(微博)·朋友》、《翰墨长安》等等资产包还受了2%的托管费,3%的保险费,后来规则又改了,到钟飙的时候就都在申购款里,没有别的费用了。”据投资人透露,成都文交所各组包方发行成功后,除了4.5%的上市费外,还有2%的市场推广费、三年共1.8%的保险费。

  对此,成都文交所运营总监王晓峰告诉记者:“收费有变化是有特殊原因的,以前确实有保险费、市场推广费和寄存费用,那是第一个产品出来以后没有可以借鉴的,压力也比较大,就由份民来承担了一部分,但是第二个开始我们就强烈要求不能给投资人增加资金压力,就要求由组包方来承担这些费用。”

  交易商的上下生意经

  作为文交所链条中的一员,交易商的生意经也备受瞩目。艺术品产权交易最早的探索者天禄琳琅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其实份额化时代交易商是赚不到钱的,只有保荐商和承销商赚钱,像以前,有的文交所的交易商可以赚到20%,但现在,保荐只有2%左右。”

  深圳杏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深圳文交所指定交易商,董事长徐永斌告诉记者:“不排除有的交易商赚的不止20%,但份额化时代的确赚不到什么钱。而且像我们是个链条产品,有些产品我们推出的时候就是我们自己管理的产品,这时候自己一分钱都不需要赚。如果能严格执行产权的真实价值的话,真正的交易商最多能赚5%-10%,因为文交所还要转一部分钱。”

  总定价为1200万元的“潍坊中仁1101号齐白石美术作品权益份额”出自杏石投资,徐永斌信心满满的说,三张齐白石的作品如果做完我仍可以1200万元把它买回来。但除了自己拥有外,一般交易商的来源出自艺术品持有人,即委托人。徐永斌接着说:“我是说如果严格按照产权交易的话,我们中间其实和拍卖行赚的差不多,有发行费用,有文交所的托管和见证费用,肯定会有溢价,10%-20%之间是合理的,我们确实看到有很多交易商在翻了很多倍的发,我们倾向管理型,投资人一样是份额化拥有,拥有以后有个期限变现,大家按照拥有比例分红,超过部分管理公司怎么去分,这样做就合情合理的,文交所就起到一个见证的平台作用,投资人也不能盲目相信文交所,是个专业市场的概念。”

  同样,天津文交所的指定代理商天津华赞文化艺术品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向艺术品持有人征集作品,进行评估,然后进入发行,如能成功上市,天津华赞则向委托人收取一定的费用。

  配套生长的“文化公司”

  天津文交所于2009年9月便注册成立,其代理商天津华赞文化艺术品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5月,早已有媒体指出,天津华赞占股90%的大股东张斌与天津文交所董事长陈玉为多年好友。与天津模式相同的是,与文交所配套成立的文化公司近两年同样是遍地开花,支持文化产业的政策指向拉动了全国几十家文交所的成立,文交所的迅速蹿红也让各地文化公司一夜之间全部成立,这让很多文化公司看上去是专为文交所而生。

  罗朝晖对此表示:“成立时间不是问题,最重要的还是对人员的要求,我们对组包方当时的要求是200万元以上的注册资金,但是主要看它的团队,以及看操作是否规范,这才是本质。”

  王晓峰告诉记者:“我们从组包到发售都是给政府备案的,在征集同意后才开展工作,我们前期对组包方的资格也有审查,从业人员和公司实力,最早是500万的注册资金,第二三个开始是要求1000万以上,而且要求组包方所请的专家必须是副高以上的级别,在这些方面我们都有严格的监管,保险也买了,保险认可后才做发售,而且组包方在文交所有交保证金,如果过程中有违规的话保证金会扣掉。”

  郑州文交所对组包方和艺术品持有人似乎有着更为直接的质疑。之前,郑州文交所的产品《蓝田泥塑》、《王铎诗稿》、《全辽图》被曝持有人均为董事长王迪的熟人,尽管郑州文交所做出了“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面,多少都会有一些认识或联系”的回应。《王铎诗稿》、《全辽图》的持有人訾萍、赵志国曾都是由王迪创建的龙门博物馆的员工,王迪对此的回应是这两件作品只是在龙门博物馆展出过。

  利益链条

  代理商与组包方能否保持身份的独立性,是一场与资本欲望的博弈。但在文交所的利益链条上,文交所、组包方、交易商等与投资人的关系更为微妙,资产包的发行价格对于需要盈利的文交所而言自然是多多益善,还需要依靠交易佣金的文交所同时又声称自己其实是和投资人站在统一战线的,而当投资人发现作为“小散”的他们其实是在利益的末端和这场交易的最弱方时,本是在两边站队的文交所立马自成一队——我们是只管见证、不管交易的“独立性平台”,如若你转向上游,此时的组包方也会告诉你:“我们对文交所也有申诉,要不麻烦你转告一下?”

 

    相关热词搜索:文交所

上一篇:三家文交所份额化艺术品仍在卖
下一篇:文交所大限后仍有违规:监管不作为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