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疯狂的艺术品投资
2012-09-07 14:34:36   来源:陆家嘴月刊   点击:


 
  虽然金融市场一片萧条,但这似乎并不妨碍全球超级富豪在艺术品市场上一掷千金。

  今年5月2日,纽约曼哈顿上东区苏富比拍卖行竞拍大厅内热闹非凡,众多竞拍者云集于此,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时爆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穿着随意、不拘小节的欧美收藏家与那些衣冠楚楚的中国、日本收藏界人士形成了鲜明对比。尽管大家彼此相互寒暄攀谈,但是双方都在暗中较劲。

  这天的拍卖会展出的是现代印象派艺术作品,它们均出自著名绘画艺术家毕加索和马蒂斯之手。首席拍卖师托比厄斯·迈尔兴奋地高声喊道:“现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刹那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中央展台的旋转面板上,挪威表现主义画家爱德华·蒙克的名作《呐喊》随即映入眼帘。这幅1895年的彩色粉笔画是蒙克创作的四件表达现代愤怒情感的标志性作品之一。业内人士预计,该作品将创造拍卖史上的新纪录。

  这幅画的竞拍底价为4000万美元。随后,竞价不断交替上升。在这一过程中,仅有两位买家撤出,而且最终的报价被提高到9900万美元。经过一段时间的中场休息后,一位买家通过莫菲特提出了自己的报价,而迈尔的幽默回答也打破了紧张的氛围,并引起了竞拍者的阵阵笑声。“当然,我这辈子要是能赚到9900万美元也值了。”迈尔说道。

  随着竞价一点点地向上浮动,迈尔嘴里再也挤不出一句话。最终,这位首席拍卖师高声宣布:“现在,我将这幅传世名作以创纪录的1.07亿美元的价格售出。”话音未落,他的小槌已拍板确定。

  顿时,拍卖大厅内人声鼎沸。加上苏富比拍卖行的佣金支出,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标者(据报道,这位匿名中标人原来是阿波罗全球资产管理公司的亿万富翁莱昂·布莱克)将支付1.199亿美元。结果的确如此,《呐喊》创造了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新纪录。

  不断被刷新的纪录

  然而,创纪录的天价数字难以长久维持,因为它们很可能迅速被更高的竞标价取而代之。

  两年前,《裸体、绿叶和半身像》曾创下艺术品拍卖史上的天价纪录,这幅帕布罗·毕加索于1932年创作的油画被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1.065亿美元的高价售出。

  就在苏富比拍卖行成功竞拍《呐喊》一个星期后,竞争对手佳士得拍卖行再次以3.885亿欧元的总价刷新了战后当代艺术品拍卖的新纪录。其中,马克·罗斯科于1961年创作的《橙、红与黄》以8700万美元的高价开启了当代艺术品拍卖的新纪元。

  纽约收藏家、艺术品交易商理查德·费根说:“如今,艺术品市场的竞标价格日趋疯狂。1967年,我曾将罗斯科的一幅佳作出售给柏林国家图书馆。这幅画的质量要远远胜过《橙、红与黄》,而当时的成交价也不过2.2万美元。”

  近年来,艺术品市场确实创造了诸多令人咂舌的惊人纪录,但这些高价拍卖通常发生在经济繁荣时期。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在全球经济大幅下滑、金融市场萎靡不振的大环境下,艺术品市场依然十分狂热。在经济萧条期间,投资者通常会选择实物型投资产品,例如黄金、石油和艺术品等。不同寻常的是,从未有如此之多的超级富豪涌入艺术品市场,这其中也包括许多来自新兴市场的新贵阶层。

  佳士得拍卖行首席执行官斯蒂文·墨菲说:“真正推动艺术品价格不断上涨的正是基本经济规律。由于市场需求增加,而艺术品的供给却十分有限,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如今,罗斯科现存的画作十分稀少,但是感兴趣的买家却不在少数。”

  艺术品证券化

  艺术品价格上涨速度惊人。梅摩全球艺术品指数的数据显示,艺术品2011年竞拍价上升10.2%,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却相对较低。艺术品投资已成为收藏家及其金融顾问们的新宠。过去几年间,投资基金也开始进入艺术品领域,并拓展了相关的基金交易。同时,银行机构也启动了艺术品担保贷款业务。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驻卢森堡投资分析师阿德里亚诺·皮辛纳提·托尔切罗说:“可以肯定的是,艺术品市场正在逐步走向证券化。”

  虽然目前艺术品的价格一路高涨,但是艺术收藏品的投资并非高枕无忧,其中同样存在巨大的风险。2009年,当全球金融危机席卷各国时,艺术品拍卖价值暴跌23.5%。墨菲说:“没有人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也许这只是暂时的回落而已。”

  如果大型拍卖行可以看作是艺术品交易的股票市场,那么梅摩全球艺术品指数就相当于该市场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梅摩指数是十二年前由纽约大学莱昂纳德-斯特恩商学院梅建平教授和迈克·摩西教授共同创立,它将艺术品交易价格与标准普尔基准价格走势相比较后做出分析预测。

  “过去十年间,艺术品交易市场与股票市场之间的收益差距越发明显。”摩西说。在此期间,艺术品市场的综合年收益为7.7%,远远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2.9%。

  但是随着部分个体消费者股票收益逐渐超越行业水平,一些艺术品市场交易也水涨船高。过去十年间,大师级作品指数的综合年收益率仅为1.6%,而现代印象派艺术作品的综合年收益却上升了7.7%,战后当代艺术品综合年收益上升12.6%。中国传统艺术作品逐渐成为各国收藏家青睐的对象,其交易价格在此前的十年间上升了17%。这充分证明了一点,中国艺术作品蕴藏着巨大的升值空间。

  然而,任何希望使用梅摩全球艺术品指数的投资者通常需要证明一点,即艺术品的升值空间要远超那些可能会令人失望的股票收益。摩西说:“回顾过去的二十五年,你会发现股票整体收益要胜于艺术品交易。如果时光倒退五十年,你会看到两类资产的整体收益大体相当。”1986至2011年,标准普尔500指数的综合年收益为9.3%,艺术品为6.5%。1961年至2011年,股票价格每年上涨9.2%,而艺术品价格的上涨幅度为8.8%。

  如今,拍出天价的艺术品未必就能比得上那些蓝筹股企业的股票,例如《呐喊》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幅创作于1895年的彩色粉笔画的最初报价究竟是多少呢?恐怕没有人能够答得上来。但是如果有人能够在同一年到访克劳

  德·莫奈的画室,并买下他的《干草垛》或《卢昂大教堂》等名作,那将是何等的幸运,因为它们当时的价格也不过1000美元左右。摩西说:“如果你认为蒙克与莫奈是同等级别的绘画艺术家,那么《呐喊》在1895年的售价也就在1000美元上下,其年收益在10%左右。”当然,艺术品价格近几年才开始迅速上涨,所以其大部分收益产生于最近二十年间。

  然而,很多财富经理人提醒客户谨慎地进入艺术品交易市场。令摩根士丹利银行史密斯-美邦全球财富管理公司首席投资战略官戴维·达斯特苦恼的是,艺术品仅仅是保值性资产,它不能提供稳定的分红,或者像资本市场投资工具那样带来可观的利率收益。达斯特说:“我有一位客户,他所经营的企业已有二十年的历史,公司目前的市值为6亿美元。此外,他还拥有一家总市值高达10亿美元的艺术品收藏企业,但是公司的经营收益在哪里呢?”

  为此,达斯特还专门提到了文森特·凡·高创作于1889年的名画《鸢尾花》。它的竞拍交易就非常有代表性。这幅经典画作的所有权曾经归惠特尼·佩森家族所有。1947年,琼·惠特尼·佩森以8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这件精美画作。后来,他的儿子约翰·惠特尼·佩森于1987年在苏富比拍卖行以539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鸢尾花》,其综合年收益率高达17.7%,远远超过这四十年间的股票市场平均收益。

  达斯特问道:“但问题是你是否愿意将这幅画作持有四十年的时间呢?你是否意识到这其中80%的收益产生于最近十年间。”这就是为什么达斯特建议那些金融资产总值在100万美元至300万美元之间的高净值客户不要过度沉迷于艺术品投资领域,其所占的投资比例最好不要超过5%。

  东方势力的崛起

  拍卖行通常会密切关注自己的竞拍客户,包括苏富比拍卖行的迈尔和佳士得拍卖行的克里斯托弗·伯奇在内的首席拍卖师们手中都拥有一份绝密手册,每一页都详细记录了各种画作和雕塑的相关信息。

  在拍卖活动举行之前,拍卖行会委派专业的战略规划师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以此引起公众的关注和兴趣。其中一个非常有效的策略就是展出在前、竞拍在后,即首先将艺术家的作品安排在大型博物馆或美术馆进行巡回展览,随后举行展品拍卖会。佳士得拍卖行在去年就运用该策略与德国抽象派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进行了成功的合作,它将伦敦拍卖会的时间定在2011年10月。就在此前的一个星期,里希特刚刚在

  泰特美术馆举行了个人绘画作品展。结果如何呢?格哈德·里希特《烛光》系列作品中的一幅创作于1982年的绘画最终以1660万美元的高价售出。对于里希特来说,这是一个崭新的纪录。

  此外,拍卖行战略规划师还必须考虑另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新兴市场的超级新贵阶层。近年来,他们开始涉足艺术品市场,尤其是那些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收藏界人士。

  活跃在艺术品交易市场上的俄罗斯顶级收藏家有二十位左右,他们都是苏联统治时期的寡头统治者。苏联解体后,这些人利用国有资产私有化的经营途径大发横财。与西方国家相比,俄罗斯国内艺术品市场相对滞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美术展览馆寥寥无几,同时也缺少大型的艺术会展。于是,很多俄罗斯收藏家纷纷前往国外艺术品市场淘金,他们非常钟爱当代艺术家的历史作品。飞扬艺术投资评论创办者兼首席执行官斯凯特契科夫是莫斯科收藏家协会顾问,他说:“这些俄罗斯收藏家不仅希望外界将自己视为文化爱好者,而且表现中规中矩,没有任何破绽。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还远没有成为收藏界的领军人物。”

  当俄罗斯人还沉浸在竞标成功的自我陶醉中时,中国艺术品收藏市场上的本国主义正在盛行。业内人士预计,中国买家去年在艺术品市场的消费总额在全球艺术品市场中所占的比例超过15%。唐启凤是中国高端客户群体的顶级交易商、当代艺术与音乐组织(该组织是一家非营利性机构,主要负责安排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活动)纽约分部创始人。

  在唐启凤看来,中国的艺术品收藏家至少可以分为两大类。

  在谈到谷歌与推特在中国市场上的竞争对手时,唐启凤说:“首先,在中国有很多创建高新技术和互联网公司(例如百度和微博)的企业家。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从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开始,后逐渐扩展到西方当代艺术作品。”第二类就是以房地产和银行业等为代表的传统行业中的企业家群体,他们起初是以收集中国清朝时期(1644~1912)的古典绘画作品为主,然后收藏范围逐步延伸至二十至二十一世纪的艺术作品。“此举导致当代中国艺术品价格飞涨,让人感觉不可思议。”唐启凤说。目前仍然健在的艺术家张晓刚和曾梵志的绘画作品也在过去四年间竞拍出1000万美元的高价,而中国传统艺术作品的价格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收藏家于今年4月份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670万美元的价格拍得一只北宋年间生产的白色陶瓷碗。迄今为止,它已有九百年的悠久历史。

  对于苏富比拍卖行和佳士得拍卖行而言,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国人只热衷于竞拍他们本国的艺术作品。已有七年历史的北京保利拍卖公司如今已成为全球第三大拍卖企业。2011年,该公司的销售总额达到12亿美元,仅次于苏富比拍卖行的58亿美元和佳士得拍卖行的57亿美元。另一家国有控股企业——中国嘉德拍卖公司同样展示出强劲的上升势头。唐启凤说:“这两家企业已派人在全球范围内搜寻中国艺术品的踪迹,并进一步挖掘其中的营销机会。因为到目前为止,那些重要的中国传统艺术收藏品仍然掌控在海外华人手中。”

  北京保利拍卖公司和中国嘉德拍卖公司的异军突起对于西方拍卖企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苏富比拍卖行4月份举行的香港春季拍卖会销售额与一年前相比下滑了29.3%,降至3.16亿美元。佳士得拍卖行5月份举行的香港春季拍卖会销售额与一年前相比下跌31.7%,降至3.52亿美元。 

    相关热词搜索:艺术品 投资 

上一篇:艺术品首成资产配置主要标的物
下一篇:海外媒体聚焦中国艺术品基金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