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中国艺术品收藏的三个顶尖团体
2012-08-06 14:25:24   来源:中奢网    点击:


图片资料

图片资料

  香港敏求精舍老成逐渐凋零

  95年5月,香港有两位著名收藏家先后病逝,一位是“暂得居”主人胡惠春先生,另一位是茶具博物馆创办者罗桂祥博士,享年均为80余岁,他们两位,都曾担任过香港著名收藏团体“敏求精舍”的主席。
  胡惠春,英文译名J.M.HU,在国际中国艺术品收藏界极负盛名。胡惠春家族发迹于民国初年的上海,1945年,他曾担任故宫博物院陶瓷专门委员;50年,任上海文管会委员,以后便由上海转到香港来发展。60年代,“敏求精舍”成立时,胡氏是最重要的发起人,以后并担任主席职位长达8届之久,他和另一位也已过逝的著名藏家仇焱之,均为连接上海与香港二处收藏重镇更替的关键人物。
  民国时代,上海是中国艺术品主要的收藏重镇,当时名收藏家有吴湖帆、庞元济、张珩、朱靖侯、钱镜塘,这些收藏家因没有能离开大陆,当铁幕大门一关,只有透过香港熟人把收藏一一拿出来卖,而香港便成了中国艺术品收藏界另一个据点,以致借着上海和香港的关系,胡惠春、仇焱之这些人几乎影响了近40年的香港艺术收藏走向,不过,胡氏逝世后,香港延续民国初年来的上海收藏余风,从此划下句点。
  另一位“敏求精舍”重要成员罗桂祥也已病逝。罗桂祥,原籍潮州,曾任2届“敏求精舍”主席,以经营“维他奶”饮料起家,70年代,苏富比登陆香港时,罗氏已是重要买家,其收藏除捐给香港茶具博物馆的宜兴古壸外,还拥有一些精彩瓷器,如英国大卫德爵士旧藏的一件清雍正斗彩松竹梅纹酒壸,和一套完整的清康熙五彩十二月令花神杯。在陶瓷收藏中,罗氏对中国历代茶具情有独钟,自60年代起便开始收藏茶具,他所捐赠给香港茶具博物馆所展示的宜兴紫砂壸,可说是此类专题最完整的,罗氏逝世,为香港留下重要的文化财。
  “敏求精舍”成员,除胡惠春、罗桂祥2位主干外,还有收藏明式家具闻名的叶义;收藏古书画的黄保曦,不过这2位也早已逝世;现还健在的成员有经营利荣酒店,号的广东人利荣森;来自上海,做暖水壸的范甲;以收藏鼻烟壶为主的皮肤科名医邓仲安;后人叶承耀,不过,这些藏家都已上了年龄,有许多人早已不再买东西了。
  “求知雅集”起于80年代初,1981年曾在香港中文大学举办过收藏展,成员相对于“敏求精舍”要来得年轻。
  1979年12月,香港又新组了一个收藏团体,名叫“求知雅集”,成员有已逝瓷器收藏家葛士翘、与大千先生熟识的燕笙波、也是“敏求精舍”成员罗桂祥。至于目前还健在的有,收藏书画、瓷器著名的杨永德、常活跃于拍卖场的名骨董商张宗宪、瓷器收藏家曲桂流、收藏书画的梁义、收藏照像机的陈烘;而“敏求精舍”的邓仲安则担任该组织的副会长。1981年底,“求知雅集”成员在香港中文大学举办了一个收藏展,内容包罗万象,打破了所有人对香港收藏家的认知。
  “求知雅集”和“敏求精舍”的不同,在于它成员相对年轻。“敏求”成员,大部份都是从大陆转来的藏家,在大陆时期便已开始收藏,基本上,延续着大陆收藏的古风,尤其是上海余风在香港挥之不去;而“求知”则可以说是香港土生土长的收藏组织,它的成员来自于各个阶层,有企业家、有医生、有地产投资者。另外,与“敏求”收藏风格比较,“求知”对于成员收藏的定义也较广,如梁义的照像机、杨永德的近代画收藏( 齐白石专题收藏)都是过去“敏求”成员中所没有的专题。以致有人形容“求知”才是真正具备香港风格的收藏家团体,因为他们活泼、有弹性的收藏嗜好,像极了香港人。

  不管是敏求,还是求知都面临后继乏力的疲态

  从60年代便有组织的“敏求精舍”,成员对于收藏经营3、40年后,已露出后继乏力的疲态,成员除不买进东西外,也已相继卖出藏品。
  以胡惠春而言,他的藏品,在1985年6月便交给苏富比,在纽约举办专题拍卖,该场拍卖共计79件明清瓷器,其中1件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罐(原藏1对,这次拍卖只拿出1件)以110万美金落槌,创下当时中国瓷器拍卖最高价的记录;事隔7年,胡氏再将余下另一件藏品再交苏富比拍卖,结果拍到260万美金,再创中国瓷器的高价。胡氏除透过拍卖卖出藏品外,1989年更将101件自晋迄清的历代瓷器,捐赠给上海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并为其出版专书,胡氏以“暂得楼”为堂号,最后真实践了“暂时拥有”收藏最高的真谛。1984年11月,就在另一位“敏求”会员叶义医生去世后的不久,苏富比也在香港举办他的藏品拍卖,这些藏品包括早期明朝瓷器、青铜器、竹雕、犀角,其中还有1件宋朝画册,这件宋朝画册,最后被被台湾收藏家、也是“清翫雅集”首届会长蔡一鸣买走。艺术收藏就是这样,所谓“物换星移”说的便是这个道理。

  上海、香港、台湾收藏重镇的更替代表着时代的变动

  香港“敏求精舍”能够成形,并在60、70年代茁壮,除有上海藏家的来港外,能量的聚集多少还是来自于香港蓬勃的经济力,不过,就在80年代末期,香港藏家受制于97大限,不敢大肆收藏、除了变得谨慎外,藏家纷纷老化、逝世也是个问题,总之香港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已不太买东西了,以致对中国艺术品的收藏实力,便被台湾所取代。
  80年代,台湾藏家开始在香港、纽约、甚至中国大陆大量买进中国文物,其中,最有名的便属于鸿禧、永大两个财团,鸿禧目前已有“鸿禧美术馆”;而永大也打算在完成收藏后,开始建馆,新兴的台湾藏家实力,颇令中国文物收藏界为之一惊。
  而台湾除这2个财团外,拥有多家财团负责人背景、仿“敏求精舍”所组织的新收藏团体“清翫雅集”,在筹组4年后,也将于今天假历史博物馆举办成员收藏,这个展相对于1990年香港“敏求精舍”为庆祝成立三十周年所举办的藏品展,不由得令人有些想法。90年那次展览,多少显露出“敏求”日薄西山疲态;而“清翫”这次在台北历史博物馆的展览,光看会员都还是4、50岁、收藏正处高度兴趣状态、展出藏品又件件精彩,便知道中国文物收藏重镇又有了更异,台北无疑成了这一波更异的新据点。
  从上海、香港、到台北,没有想到在本世纪末,中国文物的收藏居然轮到台北当道,这或许是当初浸淫文物收藏的人所料想不到的。
  天民楼陶瓷收藏,是香港葛士翘先生几十年心血的结晶。主要收藏明清官窑瓷器,青花瓷器又是收藏的重点。
  天民楼收藏典型元青花器达二十件以上,这是世界范围内,私人收藏元青花最多的。其中不乏佳器,如带盖缠枝牡丹纹梅瓶,玉壶春瓶,青花花卉纹双耳三足炉、青花缠枝花卉纹荷叶小盖罐,青花匝等。天民楼收藏的永、宣青花精品,其质量之精和数量之多、都是十分惊人的。天民楼所藏成化藏文杯和弘治双龙戏珠盘,都是这时期的典型器。天民楼所藏正德、嘉靖、隆庆、万历青花瓷,数量众多,精品倍见。其中以嘉靖青花婴戏纹盖罐;嘉靖青花福寿康宁纹大碗;万历青花梵文莲瓣形盘特别值得注意。
  台湾最大的收藏团体“清翫雅集”,1995年8月5日在台北历史博物馆举办会员展,这是应大陆故宫博物院官方邀请前的在台展出,由于该团体从未对外发表过他们的收藏,以致该展吸引了许多关心中国文物收藏的人士前往观看,可说是台湾收藏界的大事。

  清翫雅集藏品虽然曝光,但成员依旧神秘。

  说到“清翫雅集”的成员,的确让人吓一跳,因为他们个个有来头,不是总裁,就是董事长,在台湾工商企业界影响力非凡。这些平时互不相让、为了生意各自奋力的企业家,如果不是为了“收藏”这2字,还真难得大家碰在一起。
  最早,也就是4年前,从“寒舍”出来打天下的徐政夫,在建国南路旁成立了“文物艺术研究室”,结交了一群收藏家朋友,这些收藏家大部份都已略有收藏,且对文物知识求知若渴,于是早年从事教育工作的徐政夫认为,与其单打独孤收藏,不如大家聚集在一起互相切磋,于是便有筹组收藏家联谊会的想法。这个想法经与当时中华文物协会理事长蔡一鸣讨论过后得到支持,于是便有筹组一个台湾收藏组织的发起。
  前中华文物协会会长蔡一鸣,成了“清翫雅集”的首任会长。蔡一鸣,在台湾的收藏界是属第一代的藏家,在70年代便投入了艺术收藏行列,与收藏前辈张添根、张允中等人,同时当年“九雅堂”创办人,由于他常来往于香港,以致便对香港著名的收藏组织“敏求精舍”有所了解。
  “敏求精舍”成立于60年代,主要成员由大陆撤退到香港的上海收藏所组成,主要成员有胡惠春、罗桂祥等人,这些人承继着上海收藏遗风,在香港有组织的活动,对香港中国文物收藏风起了一定的作用,由于“敏求精舍”真的凝聚了收藏家群,以致蔡一鸣看到了该团体的发展,便和徐政夫建立默契的朝“敏求”模式走。
  “敏求精舍”之所以从60年代相传至今,主要坚持有三:一、入会门槛高;二、成员在精、不在多;三、纯粹是为收藏而组织的雅集。有了这三个“敏求”模式的坚持后,在收藏前辈蔡一鸣的登高一呼,徐政夫人脉串联下,立即得到馥记建设陈启斌、“寒舍”蔡辰洋的支持,在民国81年9月9日,正式假来来饭店翠园举办会员大会,于是“清翫雅集”正式成型。
  成立之初,为号召收藏家参与,在名单上,曾经列入蔡辰男、徐展堂2位国际知名的大收藏家,但后来该会对外宣布,这只是该会起草组织的仿真名单,这2位收藏家并不是“清翫”的成员。

  清玩成员有22位,以中国书画、瓷器为主

  蔡一鸣理所当然的成了第一、二届的会长(“清翫会长”2年一任)、徐政夫则成了执行长,初期成员有馥记建设负责人陈启斌、工矿、正道常务董事石重磊、元大集团总裁马志玲、皇龙集团负责人黄任中、台凤集团总裁黄宗宏、台铃投资负责人黄政旺、建国建设陈启德、震旦行董事长陈永泰、飞瑞电子陈荣祥、寒舍负责人蔡辰洋、国颖企业陈国和、中国信托总经理骆锦明、旭丽集团董事长宋矿满、鸿禧集团董事长张益周、联华电子负责人曹兴诚和具实力的收藏家周义雄和赖明辉,除此,很少参加外头聚会、已逝的日盛证券总裁陈士元也曾是该会创始会员,由于成员的实力相当坚强,难怪有文物业者说,他们的购买力等于半个台湾市场。
  2年一任的会长,到了去年,正式交到陈启斌手上,而副会长则由马志玲担任,随着会长的改组,“寄畅园”负责人张允中、从事电子业的林木河也成了新增会员。“清翫”对于新增会员要求严格,每年不得超过2位,且需经过所有会员同意,而这2位新进会员,一是老收藏家,论资历都在会员之上,是收藏界的前辈;而林木河在骨董家具、杂项的收藏更不遗余力,正属冲刺阶段,2位新增会员的加入又为“清翫”增添了不少实力。
  虽然从“清翫”名单看来,成员喜好多元,有书画、瓷器、古玉,甚至台湾前辈艺术家作品、西洋大师作品都有。但以这次历史博物馆的展出,可知“清翫”的真正实力,还是在中国艺术品上,其中,又以古书画和瓷器最强。
  这次“清翫”展出,中国古书画类实力直逼故宫,让国际收藏界对台湾收藏家另眼相待。就以现任会长陈启斌手上的东西来说,上自唐代,有陆柬之手卷、文征明、唐伯虎、沈周、仇英“明四大家”都有,古画收藏已是国际知名人物。陈启斌去年在台北张学良,“定远斋”拍卖会上,所得的手卷,可说是宋代谢元传世的惟一孤本。再来是,建国建设陈启德的收藏,陈启德主攻明朝以前书画,这几年,2家国际拍卖公司在纽约的拍卖,有不少好作品便落入他的手中,不过,陈启德这次却保留了实力,没有把上等的收藏拿出来。但是,蔡一鸣却把他在1984年11月香港苏富比所拍得的宋朝画册拿了出来,这本画册,曾是香港著名收藏家叶义的旧藏,上题的纨扇画册,共有十开册,10年前,就花了他198万港币,此次也在展出之列。
  至于瓷器,有了鸿禧为后盾,实力便不同凡响,尤其马志玲这几年大力投入瓷器收藏,在求精不求多的原则下,的确让“清翫”瓷器收藏进入“质”的时代。
  这次展出,他主要提供青花瓷器,上自元代、下自清代,不过以明“永乐、宣德、成化”三代为主力。如明永乐,便是一件看了会亮眼的瓷器,全美,无一可挑剔,莹洁细致、青花描绘活泼、生动,是标准的明永乐“黑疵斑痕”青花瓷器。而明宣德部份,,这件直经有15公分,杯底有的宣德青花,杯边有6只海兽在波涛中翻云覆雨好不生动。马志玲收藏讲求“全美”的品质,把国内瓷器收藏带入更挑剔的品味。
  “清翫雅集”的这次展出,共分书画、瓷器、玉器。杂项。玉器部份由于这几年大陆山土玉器比较多,而会员收藏大部又以古玉为主,为免赴北京展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古玉收藏家都保守以对。而杂项部份,质、量都有可观,其中又以“寒舍”负责人蔡辰洋的以重金赴国际拍卖场买回的猴、马十二生肖铜雕,最引人瞩目,据说这2件铜雕曾是圆明园之物,在八国联军攻陷该园后,大肆掠夺,以致流散外国多年,蔡辰洋有幸在国际拍卖会看到此物,基于国宝回流意念,遂以重金将它拍回,永远留在国内。  
    相关热词搜索:艺术品 收藏 顶尖团体

上一篇:艺术品投资出新招:保值回购增值代销
下一篇:让文交所真正成为大众文化消费的出口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