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港澳文交所被指到内地骗钱
2012-07-16 14:04:48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点击:

南京文交所,2011年底成立,其发售的第一组艺术品——陈少梅《翰墨世家》,最终因国家整顿文交所的“38号文件”而流产。8000万资金不知去向。作品转向一家香港机构——港澳文交所——却又问题频发。而两家公司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亦衍生出诸多谜题。

  新金融记者郝博闻王海琦

  线人

  一切都来源于推断。一段时间里,朱静从广州到香港、再奔到南京,自己一个人试图厘清一个早已编制好的庞大复杂的公司关系——南京文交所、港澳文交所、四川御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四川御宣)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必然联系——最为关键的是,她要将钱要回来。
  30万,这是朱静对于当代国画艺术品《翰墨世家》的投资额。然而对于这套认购总额达8000万的作品组,简直是九牛一毛。
  她不肯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工作。保持警惕,是她保护自己最大的砝码。
  事实上,事情本身就够离谱了——2011年年底,朱静认购了由四川御宣文化提报、南京文交所发售的陈少梅•《翰墨世家》系列书画作品。然后事从此生。
  而一切可能是巧合。随着这部作品上市的,是几乎令全国文交所都偃旗息鼓的38号文件:《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下称38号文件)。
  一切又顺理成章,《翰墨世家》被终止发行上市。
  其后,这组作品被转移到香港一家文交机构——港澳文交所再次上市。好消息是上市成功了,而坏消息则要在其后的几个月才显露端倪——上市之后无量空跌,电子大盘以一种简单到简陋的方式——没有K线图和成交量来显示结果。
  朱静怀疑自己被骗了。30万的投资可能打了水漂。这当然是想象中最坏的结果,事实上她宁愿不这么想。她对港资公司和国字号单位充满信任,南京文交所——这个在去年8月29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挂牌启动仪式的官方文交机构,挂牌的当天南京多位重量级人物以及久未谋面的诗书画家汪国新出席了成立仪式。
  一切看起来都在镁光灯下正常地运作。一组包括范曾、陈少梅在内的大师级艺术作品、一个由政府开办的文化机构加上大牌的业界名人出席,即便在南京文交所上市未成功后,一个极具实力、拥有耀眼港资背景,并由多家机构提供担保的公司介入——这一定不会是个什么骗钱的圈套。
  朱静就是这样想的。但在8000万认购总额中,绝大多数投资者都对未来看好。另一位投资者邹然,至今相信自己的投资还没有到“失败”的地步,“一切会好起来,再等一个星期。”她说。
  2011年年底,《翰墨世家》还在南京文交所发售时,邹然就买了159万元的份额。“38号文件”出台后,作品被转移到港澳文交所上市,今年2月底,邹然还特地从广州跑去北京,受邀参加《翰墨世家》和范曾《仙侠•墨缘》的鉴定会。
  在那次被形容成无比华丽且阵容强大的鉴定会上,邹然见到了担保公司、银行、公证处——一切都在法律层面受到了保障。艺术品当时被到场的单国强、范曾老先生认可,“我们全程录像,咨询业界人士,被这两位老先生认可的作品,价格应该是真实的。当时,作为担保方的国信担保称,《翰墨世家》以及范曾《仙侠•墨缘》很快就会在香港上市。”
  随后的4月份,《翰墨世家》在香港发售,邹然又认购了500万份额,总额达到近700万。现在说起这个数字,她会很骄傲,“一共8000万的份额,我就有十分之一。”她好像是下了赌注一般,对过往的一切以及前景都抱有信心。“没有怀疑过他们,如果有一点怀疑,就不可能投资那么多。当时那么多高官参加会议了,我们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他们也想把南京的文化搞起来,他们总不会骗我们吧。”
  5月份,《翰墨世家》在港澳文交所上市。邹然没有查过这家公司的背景,在投资艺术作品之前,她在证券市场上摸爬滚打,却没有对港澳文交所那个简陋的电子盘产生怀疑,甚至她看着上市的《翰墨世家》不停空跌都觉得理所当然——而这样令人惊心动魄的跳水却让小额投资者朱静产生了怀疑。6月,当邹然还觉得一切顺理成章的时候,朱静已经开始有所行动。

  局

  朱静进入艺术品交易市场是偶然的。按照她的说法,一个饭局上,她认识了南京文交所工作人员郑平。在产生了信任、并对艺术收藏品有所了解之后,便开始进入市场尝试投资。
  和邹然一样,朱静也做过证券投资,她相信相比股票,艺术品的价格更加稳定,风险也更小一些。
  事实上,从开始对港澳文交所产生怀疑并采取行动至今,面对新金融记者的采访,朱静一直不愿透露过多的信息。那位引导她入市的朋友,被形容成南京文交所的中层,而其他为朱静提供信息的人,则一概被她“保护”起来。
  她的目的很简单——要回自己的钱,并尽量防止事态扩大、节外生枝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朱静的怀疑是由多方组成。现在可查的是6月26日那天发自天涯论坛的帖子“惊天骗局——港澳文交所到内地骗钱”。
  这篇简短的帖子概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2011年11月港澳文交所成立,随后南京文交所把陈少梅作品《翰墨世家》转移至此上市。帖子中声称“南京文交所说国内不让搞交易所让客户转移到香港,并说在2012年元旦推出电子表交易,北京会员管理中心一直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拖延。当时港澳文交所网站公告称5月15日可通过电子大盘交易,由于他们每次都食言,导致大量客户要求强烈,才不得不定于5月24日上市,他们当时说艺术品原始投资者认购不会亏钱,能赚快钱。电子大盘推出当天,两份产品大幅下跌超出百分之三十都卖不出去。”
  那个让朱静一直看不懂的没有K线图和成交量的电子盘,成为她起初怀疑的对象。“太简陋了,而且设置了三层密码,外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盘面,今天想查昨天的价格都没有办法。”
  朱静认定那个每天在交易的电子盘,实际上是一个空盘,“就是内部做了一个盘,自己和自己玩。”她说。
  而抱有乐观态度的邹然则用行业术语解释电子盘:“我认为是二级市场的会员没有进去,一级市场无量空跌,一百股或者两百股就可以跌停。因为没有二级市场,而一级市场的会员又是有份额没钱,没钱买的话,一百股就可以跌停,没有买家,只有卖家。一旦开放二级会员市场,有了交易量,马上又可以拉起来了,我相信还会涨上去。”
  会涨上去,也是朱静一直希望的。但她的耐心似乎经受不住考验。她从南京文交所一位“线人”处得来的信息是,港澳文交所和南京文交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实际上,南京文交所一直认为《翰墨世家》已经无法在南京文交所上市,因此返回提请方四川御宣后,转交给港澳文交所上市,这其中南京文交所完成了使命,和这组作品已经没有了关系。
  因此7月3日,朱静出发去香港,直奔九龙尖沙咀广东道5号海洋中心11楼,港澳文交所的办公地点。但好像一切并不尽如人意。在那天晚上回到广州后,她在那篇揭露“骗局”的帖子底下写道:今天去香港了解到的情况令人很沮丧!原来寄希望于港澳文交所来解决问题的期望破灭了!
  事实上,朱静去香港之前是有所准备的。她的朋友告诉她,港澳文交所的实际掌控人叫黄炎九,很多人都将其称呼为“九哥”,而公司的法人则是一位吴姓女士。
  可朱静终究没见到“九哥”。当天在海洋中心,朱静一开始都没有被允许上楼,最终僵持到她要报警,对方才肯放行。而在港澳文交所的办公室,朱静不仅没能看到其营业执照和相关文件,也没有对投资讨来半点说法。
  朱静的香港维权以失败告终。她接下来的目标是南京。因为有人和她说过,黄炎九本人和南京文交所的有着莫大的关系,而港澳文交所的股东之一,就是南京文交所。朱静期望证实自己的怀疑——港澳文交所也许是一个空壳公司。

  关系

  想要厘清港澳文交所、南京文交所的关系并不容易。在新金融记者的调查中,多数人均对两家公司存在关系表示“不知情”。但朱静一直认为,其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港澳文交所有南京文交所的股东在里面,这是他们的人告诉我的。”朱静说。但问及“他们的人”是谁,朱静则不予以答复。
  新金融记者致电港澳文交所,并以邮件形式进行采访。得到的回复是:我们与南京文交所去年就达成战略合作等相关的问题,开展了交流与洽谈并达成了共识。两所合作希望能实现区域文化融通,优势互补,充分发挥各自的区域资源优势[2025.20 -0.56%],将在文化艺术品交流、产品市场开发运营等多方面展开广泛合作。
  按照港澳文交所的说法,这种合作方式是其只提供一个交易平台作为艺术作品上市。而其中并不存在股东关系。而南京文交所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也表示:“绝对不存在南京文交所入股港澳文交所的可能。”
  而新金融记者要求港澳文交所公开营业执照、法人代表、公司股东构成等常规信息时,则被以“公司机密”为由拒绝。实际上,在香港公司注册处的官方网站上,也无法找到港澳文交所的信息。
  但今年3月,一条出现58同城网站上的港澳文交所招聘信息显示,在组建港澳文交所公司名单中,出现了南京文交所的字眼:公司规模:100-499人、公司性质:中外合资/合作、公司行业:金融/银行。而在主体简介中,更是将其公司构成写明:由南京文交所、国信信托、国信担保公司及香港等多家金融机构共同组建的港澳文交所经数月紧张的注册、筹备、调试,已进入正式开盘的倒计时阶段。
  这实际上是为两家公司的关系蒙上一层阴影。而在“组建”港澳文交所的公司中,国信担保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这家担保公司为港澳文交所发行的范曾《仙侠•墨缘》艺术股份提供担保。在港澳文交所的网站上,这幅作品的认购时间为今年3月27日。提请方为大河五地(北京)国际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在国信担保公司的官方网站上,这家“原产地”在江苏的公司是——承接原省信用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经营团队、业务渠道、客户资源基础上,经省国资委备案和省经信委核准,注册成立的省级国有担保机构。
  一些投资者认为,如果南京文交所是香港文交所的股东,那么找一家江苏省本地的担保公司最为靠谱。
  而实际上,一些去过该担保公司“讨说法”的投资者表示,当他们想通过担保公司申请投资退款时,担保公司负责人声称:“需要几家股东坐在一起开会,才能决定是否退钱,而香港方面的黄先生一直没有现身,股东会就开不成,事情也就拖延下去。”
  香港方面的黄先生,就是港澳文交所的黄炎九——九哥。
  新金融记者曾几次要求对其采访,却被一直告知开会中、或是出差,不能接受采访。
  而当新金融记者致电国信担保时,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则将南京文交所和港澳文交所的关系依次撇清。
  “国信与南京文交所艺术品担保没有任何关系。”这位负责人说,“艺术品转移到港澳文交所后,国信就投资者在资金安全问题方面签过担保协议,比如客户资金被骗等安全问题。但不保证赔或赚。国信是一家金融服务类担保公司,承接各种担保业务,至于可以为谁担保,并没有界限。若资金在未出现安全问题的情况下回到投资者手中,或者艺术品被拍卖,则担保协议终止,但回到投资者手中的钱赔或者赚,不在担保范围之内。”
  而当问及公司与港澳文交所的关系时,该负责人表示:“港澳文交所在北京设立会员中心,这相当于港澳文交所的一个部门,而这个部门则委托国信担保全权负责会员服务。”——说白了,是生意关系而不是股东关系。
  “有传言说港澳文交所负责人躲起来了,是这样吗?”
  “据我了解,根本没这回事。”这位负责人说。

  交易

  实际上《翰墨世家》是南京文交所在上市后发售的第一款艺术股票。但时运不济,在认购成功后,38号文件带来的冲击,以及媒体对各地文交所乱象的曝光,导致该作品不得不发售流产。
  南京文交所的工作人员表示:“38号文件下发后,南京文交所就暂停了《翰墨世家》的上市,并将作品和资金转回提请方四川御宣,由提请方和投资者达成协议,或退款、或转向其他机构上市,他们每个投资者都签订了协议。”
  这段话可以从南京文交所12月1日《翰墨世家》艺术品资产组合运作模式方案改变公告中找出——为了维护南京文交所广大交易会员的权益,本所将在江苏省省委省政府下发具体指导意见后,结合指导意见,对陈少梅•《翰墨世家》艺术品资产组合运作模式方案进行公示,并将与每位陈少梅•《翰墨世家》艺术品资产组合持有人进行充分沟通,征询意见。
  但实际上,朱静回忆,协议确实签署,但只提到了转移上市,并没有提及退款事宜。“如果当时说退款,我一定会接受这一条的。”她说。
  在南京文交所的网站公告上,有关《翰墨世家》的公告一共四条,分别为2011年11月14日《翰墨世家》开始认购公告、11月22日认购成功公告、12月1日《翰墨世家》艺术品资产组合运作模式方案改变公告,以及12月7日该作品终止发行的公告。
  这组作品的命运后来被交给港澳文交所在今年5月24日上市,而在港澳文交所的网站上,却无法查询到该作品的发售说明书。
  作品的提请方——作为源头的四川御宣,则对一切都表示不知情。其负责人柳玉芹在接到新金融记者电话后首先说,“等等再沟通。”而在再次接电话时则表示其是柳玉芹的妹妹,因姐姐在外出差不方便接听电话,对《翰墨世家》及其去向她并不了解,不能提供更多信息。
  另外一方面的投资者,对这笔交易的前途则抱有五味杂陈的感想。邹然的700万扔在里面,她现在既想将钱拿回来,又对未来充满信心。“国信担保那边的人说了,很快会有其他机构来接盘,我认为不会出事的。”
  很多人也像她一样,对未来分析得有理有据:“据说作品在民生银行[5.97 1.36% 股吧研报],资金转移到了四川御宣。按我的理解,这个很正常,因为作品已经交给国信担保锁在银行,理应拿到钱,比如他卖出70%的份额,就应该拿到70%的钱。而港澳文交所那边,他们愿意花那么多钱来搞电子大盘,也没必要骗我们的几千万了。我是想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应该是想吸引更多二级会员来融资。”
  现在,朱静的维权仍没有结束。在南京文交所,她被告知可以退款,但时限又遥遥无期。他被告知各种领导开会,而在几天的蹲守过程中,又没能见到一位负责人。在这个漫天小道消息飞舞的事件中,主要人物消失或不见、闭门羹与回绝、拖延和借口,都使得朱静已经放弃自己的耐心,而执著地认为港澳文交所就是“骗子”。
  但具体的证据,她没办法说出。
  回到2011年11月7日,南京文交所在其网站上公布了《翰墨世家》的发售说明书——权益份额发售总额为3300万,发售价格为人民币1万元∕份、5万元/份、10万元/份、20万元/份。朱静和邹然等投资者成为这些份额的购买者,现在他们每个人似乎都还对未来抱有信心——机构接手、二级市场开放、甚至是拍卖作品——邹然始终认为作品的价值实际上是被低估了。
  但她也说:“如果真出了问题,信任也被我低估了。”

  (文中朱静、邹然为化名)
   
    相关热词搜索:港澳 文交所

上一篇:艺术衍生品:将艺术延伸到生活每一个细节
下一篇:海外艺术品市场税率一窥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