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台湾收藏:从“清玩雅集”到“清觉雅集”
2013-06-26 09:34:08   来源:收藏快报   点击:

徐政夫和王景义,一个作为台湾老一代收藏家,另一个作为新一代收藏家的代表人物,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台湾的收藏家体系,徐政夫多年来主要从事“清玩雅集”,“清玩雅集”是台湾著名的高水平收藏家团体,而王景义现在又创办了一间“清觉雅集”,成为台湾艺术收藏界的新生力量。

“清玩雅集”20周年藏品展
“清玩雅集”20周年藏品展
 
“清玩雅集”藏剔红凤穿花纹盏托
“清玩雅集”藏剔红凤穿花纹盏托
 
“清玩雅集”藏藏传佛教造像
“清玩雅集”藏藏传佛教造像
 
“清玩雅集”藏唐三彩啸天马
“清玩雅集”藏唐三彩啸天马
 
“清玩雅集”藏耀州窑刻莲纹双流执壶
“清玩雅集”藏耀州窑刻莲纹双流执壶
 
  徐政夫和王景义,一个作为台湾老一代收藏家,另一个作为新一代收藏家的代表人物,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台湾的收藏家体系,徐政夫多年来主要从事“清玩雅集”,“清玩雅集”是台湾著名的高水平收藏家团体,而王景义现在又创办了一间“清觉雅集”,成为台湾艺术收藏界的新生力量。
 
  在徐政夫的眼中,中国大陆的收藏崛起应该从2005至2007年左右开始,在收藏史上1980年左右以前是日本人的天下,1980到1990年左右是香港人在大量地买,1990年以后是台湾人在收藏,而2010年以后应该就是大陆人大量地买,这是一个过程。大量购买以后就会产生很多收藏家,收藏家一多以后大家就会经常互相联系、互相交流,艺术团体自然而然就出现了。
 
  苏富比和佳士得进入亚洲市场,拍卖活动可以说是从香港开始的,因此在香港先成立了“敏求精舍”。这一定程度上启发了后来的“清玩雅集”。
 
  徐政夫说,“清玩雅集”成立的想法是在飞机上萌发的,“当时在场有三个人,其中一位是蔡辰洋,另一位是蔡一鸣。成立的时候大概只有12个人,人多分歧也会多,所以找的几个好朋友大家集合起来。从一开始的十二三人慢慢增加到现在的三十几位,我们原则上有几个章程是比较不同的,一年只招两位新人员,进来的人选一定要经过4/5的同意,这就是我们要维持的同质性。”
 
  “清玩雅集”的入会标准也随着市场的变化做出过调整。二十年前刚开始的标准,是一年如果能够买到一千五百万港币的收藏品,就可以把他列为标准会员,“清玩雅集”希望把类别定在纯粹的中国古艺术品收藏。而后来因为一千五连一件藏品都买不到就取消了这个标准。后来推出了新的会员制度,入会需要两个会员的推荐,推荐之后要参加两到三次的活动,等到三次结束之后大家会投票,只要4/5通过他就可以成为正式会员。收藏的类别也越来越多,原来是以中国器物为主,后来增加了中国书画和油画,现在当代的也有不少。
 
  “清玩雅集”举办过多次大展,第一次大展是成立以后的第三年,应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邀请。“那次展览先在台北历史博物馆展完之后再到北京故宫博物院去展出,那一次的展览受到非常大的重视。”第二次展览是在台北历史博物馆,而另外一次展览比较起来是受邀的。由首都博物馆邀请,翰海拍卖公司出资,“在那次展览很多国内朋友开始见到了‘清玩雅集’的收藏”。
 
  最近的一次是去年华人收藏家大会,这次大会的筹备单位有“清玩雅集”和文物学会。“这次展览举办得非常成功,大家多认为展品是最好的,其实大概只有1/20,所以‘清玩雅集’的收藏是非常可观的。不管青铜器、玉器、油画或是非常重要的中国古代水墨画,可以说都是非常好的,所以有人认为‘清玩雅集’的收藏不亚于一个小故宫,事实亦是如此。”徐政夫评价。
 
  “清玩雅集”的收藏家们都有个想法,想要把他们的收藏留给下一代。大概有一半以上的会员的孩子学习艺术品收藏知识。只是第二代同第一代的想法会稍有不同。年轻一辈的都比较喜欢当代艺术、油画甚至一些当代水墨。“但是我们还是非常鼓励的,收藏是一个很好的兴趣,如果能有一个完整的系统,或是一个很好的教导或经验交流,就像现在‘清觉雅集’所做的一样,未来年轻艺术家在艺术收藏里可能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
 
  “清觉雅集”的创立便是源于对当代艺术的渴求,王景义在同“清玩雅集”这些前辈接触的过程中得到的是非常传统的文化,对于当代部分他们依然觉得有点缺乏。2008年秋天,王景义和几个朋友决定成立一个读书会,那个时候还不叫“清觉雅集”,只是一个雅集的形式。后来他们决定重新回到学校,那个时候加上师范大学副校长的支持在台湾师范大学开办了第一个以艺术收藏鉴赏为主要的一个课程,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们把这个课程变成一个系统化的规范。“清觉雅集”在设立初期完全是以教育为基础。王景义一直希望雅集的藏家关注于当代艺术,所以在2012年初,雅集开始跟艺术家接触。王景义说,“我会代藏家去问艺术家本人,向艺术家请教,我觉得这种方式会使我们的藏家认为与当代艺术事实上没有什么太大的距离。我一直希望雅集的成员接下来能承前启后,借由‘清玩雅集’或其他收藏界的老前辈慢慢地进入到市场这个领域。”
 
  新旧交替是各个领域不可逆的过程,新的台湾收藏家会为我们带来什么样的艺术收藏观念,而他们对台湾的艺术品收藏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在未来的时光里,答案可能会慢慢浮现。
    相关热词搜索:台湾 收藏 雅集

上一篇:沈阳古玩行业发展之殇
下一篇:石湾陶艺人才短缺问题有望解决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