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初次去景德镇画瓷的感受
2012-09-18 09:03:16   来源:新浪收藏   点击:

2007年的秋天《中国书画》杂志要搞个活动,约我和魏广君同去景德镇画瓷,算是见识了见识瓷儿这玩艺儿。

  文/李晓军
 
  时下似乎兴起画瓷儿了,画画的、写字的、刻章的,都要和瓷儿这东西玩上一把,周围的朋友们一拨一拨的往这个瓷都那个瓷窑的跑。瓷儿那东西倒也神奇,陶土整出个形来,写字的画画的往上抹几笔不知后果如何的纹样,经火那么一燎,就变出来个光润明透、意趣横生的玩意,有点意思。
 
  一直手痒痒,想整整那玩艺儿。2007年的秋天《中国书画》杂志要搞个活动,约我和魏广君同去景德镇画瓷,算是见识了见识瓷儿这玩艺儿。
 
  要说这东西,道挺深的,陶土有说头,器形有说头,火候有说头。什么釉下彩、釉上彩、青花、彩绘的,整不灵清。广君是老手(相对我而言吧),挺自信,上来就着伙,树树石石的一层层往上添料,密密麻麻的看不出个深浅,嘴里还不停的自夸:烧出来准是个层次丰富的好东西!得,看他这么一比划,胆子也就大了,整呗,整不好还整不坏!按照画大写意花鸟的套路,几下子就整出个大荷花来,也是没的深浅,只是手上用力不同,料的厚薄不同,这真和在宣纸上画画两码事。照这路子,菊花、牡丹、奇石、怪鸟的画将开来。来回路上和聊天不算,一天下来,大大小小的画了二十几个瓶子,当地画瓷的说:照这阵式,他们全得失业。
 
  画是画了,烧出来是个啥样一概不知,据说烧瓷的神秘也在于此,有个词叫“窑变”,一过火就能让那看上去挺死板的线条和块、面丰富起来。也有看着挺好,一烧就啥都没了的。听说我画的一个釉里红的盘子就烧化了,本来是挺艳的老来红,现在素面一个。其他的据说还不错,没看到,着急!
    相关热词搜索:景德镇 画瓷

上一篇:大师与收藏:且说收藏
下一篇:文物鉴定市场遭遇信任危机 六类不称职专家多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