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定瓷掀高古瓷交易热潮
2014-12-17 10:29:03   来源:文物天地    点击:

今年4月8日,从4000万港币起拍的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在香港苏富比拍至1.4684亿港币,这件直径22.2厘米的定窑碗成为继2012年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2.0786亿港币成交之后的第二件亿元高古瓷。

     定瓷拍卖一季度内四件创纪录

  定窑瓷器无疑是近两年来高古瓷拍卖交易的明星拍品。

  今年4月8日,从4000万港币起拍的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在香港苏富比拍至1.4684亿港币,这件直径22.2厘米的定窑碗成为继2012年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2.0786亿港币成交之后的第二件亿元高古瓷。

  巧合的是,这两件高价瓷器都曾经英国知名收藏家艾弗瑞·克拉克夫妇(Alfred and Ivy Clark)之手,定窑八棱大碗最晚在1949年已入该夫妇之手,此后多次在欧美展览上亮相。1971年3月2日这件大碗被伦敦苏富比以4.9万英镑拍出后,被收藏者秘藏了四十余年,直到今年才公开亮相。今年3月8日,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仇国仕携此碗到北京巡展,坦言“跟踪此碗已经相当长一段时间,今年终于可以公开拍卖,类似器仅公立博物馆藏有一件镶银扣者”,而相同尺寸、器型、纹饰的定窑碗拍场仅见此件。

  20世纪早中期,日本收藏者大量收购中国高古瓷及其他艺术品,如今拍场上屡创高价的高古瓷,不少出自他们之手。上述两件瓷器均由日本人收藏,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于上世纪30-70年代入艾弗瑞·克拉克夫妇之手,70年代后归日本东京龙泉堂收藏,后为日本私人藏家秘藏,直到2012年售出;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1971年后被日本坂本五郎收藏,今年拍卖中再次被日本收藏家拍回日本。

  定窑八棱大碗的热拍,带动了定窑瓷器拍卖行情直线上升。一个月后,5月28日香港佳士得春拍,“漱玉供菊——宋代艺术精品”专场集宋元瓷器、漆器、铜器、玉石器精品46件,成交28件。28件来自宋金元时期定窑、官窑、钧窑、哥窑、耀州窑、龙泉窑、建窑、景德镇窑的瓷器成交17件,九件价超百万港币,其中10件定瓷成交七件,三件价超千万港币的瓷器均为定瓷,且价格排在历年定瓷拍卖第二、三、四名。宽20厘米的北宋定窑划莲塘浮鸭纹葵口碗拍至2812万港币,此碗原为英国收藏家卡尔·肯普(Johan Carl Kempe)收藏,是2008年伦敦苏富比春拍专场拍卖的封面拍品,当时拍到63万英镑,六年上涨了三倍。直径26.7厘米的北宋定窑白釉鱼藻萱草纹碗2140万港币,宽19.6厘米的北宋白釉菊瓣洗2080万港币。

  值得市场人士关注的是,2013年以来,一年多的时间里,纽约、伦敦、香港三地大约九件定瓷拍卖成交价超过500万元人民币,其中今春香港春拍四件成交价格居历年定瓷拍卖前四名。如此密集的高价定瓷集中出现,呈现出了定瓷交易不一般的热度。这轮热潮事实上兴起于去年3月19日纽约苏富比春拍,当天上拍的直径13.4厘米的北宋定窑刻莲花纹碗,估价20万美元,最终被英国古董商埃斯肯纳茨(Giuseppe Eskenazi)以222.5万美元拍得,当时创下定瓷拍卖的历史最高价格。而坊间传闻此碗五年间在纽约跳蚤市场仅价值三美元!这一传奇成为去年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最大的新闻,不论真假,确实满足了部分人一夜暴富的暇想。

  定瓷天下第一

  定瓷是宋代五代名窑中传世文献记载较清晰的窑系,北宋文学家苏轼就曾在诗文中多次提及,《试院煎茶》记“潞公煎茶学西蜀,定州花瓷琢红玉”,这句诗被学者认为是记录北宋定窑时间较早的诗词,“花瓷”应是指定瓷划花、刻花或印花纹饰瓷器。这句诗记录了定窑瓷器的名称出现时间,说明北宋时定窑划花、刻花或印花已经进入文人视野,不排除已经成为文人赏玩品的可能。

  按北宋人洛阳人邵伯温的《闻见录》所记,“仁宗一日幸会张贵妃阁,见定州红瓷,帝坚问曰:安得此物,妃以王拱宸所献为对。”可知当时定州红釉瓷已经进入宫廷,问题是,传世品中未见有红釉瓷。宋代五大名窑瓷器的釉色均以典雅的冷色系为主,所记“红瓷”是否是定窑“柿釉”或“酱釉”瓷?

  南宋人叶寘《坦斋笔衡》记,“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逐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窑悉有之,汝窑为魁。江南则处州龙泉县,窑质颇粗厚。”其说可信度有多高,比如“本朝”是指宋还是金,还有待考证,但定瓷曾进入宫廷是肯定的,汝瓷入贡晚于定瓷。陆游《老学庵笔记》记,“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惟用汝器”,可与之互相参照研究。

  宋代太平老人著《袖中锦》推定瓷天下第一:“监书、内酒、端砚、洛阳花、建州茶、蜀锦、定磁……皆为天下第一,他处虽效之终不及。”《宋会要》载,“瓷器库在建隆坊,掌受明、越、饶州、定州、青州白瓷器及漆器以给用。”

  官、汝、哥、定、钧传统宋代五大名窑中,仅定窑为白瓷系,其他四个窑系产品均为青瓷系,定窑也是五大名窑中唯一重视瓷器纹饰的窑口,以划花、刻花、印花知名,釉色虽以白釉为主,也不乏柿釉(酱釉)、绿釉、褐釉等釉色,甚至有金彩装饰,器型常见盘、碗、钵、盏、盒,壶、瓶、尊、罐、炉、枕、水注等。宋代五大名窑瓷器传世品以定瓷数量较大,历年拍场上出现过大部分具代表性的器型、纹饰和釉色品种。

  宋代五大名窑瓷器奠定了宋代及宋以后瓷器鉴赏的参照基础,甚至左右着明清文人士大夫阶层的审美风尚,定窑的白釉与纹饰也成为明清颜色釉瓷器、彩绘瓷发展的基石。

  定瓷各品种行情普涨

  综合历年拍卖成交的定瓷看,高价品数量最大的还是传统的白釉划花、刻花纹饰瓷器,印花瓷器略逊一筹;其次是光素无纹饰的白釉定瓷;柿釉(酱釉)、绿釉、褐釉、金彩装饰瓷器的数量较少。价格方面,“物以稀为贵”依然是通行的评价标准,白釉划花、刻花纹饰瓷器、柿釉(酱釉)、褐釉定瓷中数量稀少的品种一直以来价格都很高。

  各地拍卖品中常见的高价定瓷以北宋制品为主,其次才是金元制品。器型常见碗、盘、盏、钵、瓶一类,各式碗行情表现突出,瓶、罐、壶、尊、炉、枕、水注少见。

  历年价超400万元的20件定瓷中,碗有九件,成交前十名中碗有六件,今年春拍就成交了四件。就式样、纹饰而言,碗有划花八棱大碗、划莲塘浮鸭纹葵口碗、鱼藻萱草纹碗、刻莲花纹碗(2件)、黑釉鹧鸪斑碗(2件)、划荷花直口碗、宝相花纹碗。直径17厘米的北宋定窑划荷花纹直口碗,2008年伦敦苏富比春拍时曾以19.25万英镑拍出,2012年香港佳士得再拍时涨至842万港币,四年时间涨幅超过三倍。直径19厘米的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圆口碗,原为日本万野美术馆收藏,2002年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万野美术馆藏重要中国艺术专场中出现,估500万至800万港币,拍至1239.41万港币,一度创定瓷成交价最高纪录。此碗为传世定窑名品,入万野美术馆之前,是著名收藏家伯纳得(Eugene Bernat)藏品。2010年伦敦苏富比春拍,口宽19.5厘米的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口碗拍至36.125万英镑。这类黑釉鹧鸪斑碗在定窑制品中十分少见,与建盏、吉州窑黑釉碗有异曲同工这妙,历年拍场成交不足十件之数。

  高价成交的各式定窑盘,出现过牡丹龙纹盘、刻花卉纺盘、龙纹大盘、莲花纹盘、印花双鱼花卉大盘,式样多为圆口、葵瓣口,菊瓣盘多见金元制品。尽管定窑盘存成数量也不少,但价格难与碗相提并论,白釉盘开阔的盘心为划、刻、印各类纹饰提供了最佳的表现空间,定窑盘多数划刻有纹饰。

  历年价超百万元的定窑盘中光素无纹者仅见数件,2005年伦敦苏富比秋拍11.4万英镑拍出的北宋定窑瓣形盘具代表性,直径15.2厘米,六瓣性,口沿宽大,并镶铜口,白釉细腻典雅。同年纽约苏富比春拍,瓷杂专场封面作品直径24厘米的北宋定窑白瓷牡丹龙纹盘拍至152.8万美元,价格直追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圆口碗。此盘镶银口,宽口沿的尺寸远大盘心,盘内划刻粗犷的牡丹纹,盘心刻圆形云龙纹图案,写意灵动。定窑盘纹饰多见花卉纹,尤以莲花纹、牡丹纹常见,双鱼纹、云龙纹者量少价高。

  定窑洗、盆、盏托、盒类圆器数量不多,今年香港佳士得春拍2080万港币拍出的北宋白釉菊瓣洗,尺寸达19.6厘米,菊瓣口圆润饱满,线条流畅,端庄大气,为拍场所仅见。

  大口径深腹定窑盆历年价超百万元者仅出现两件,2011年纽约苏富比春拍以50.65万美元拍出直径26厘米的金代定窑印花盆,盆内印花装饰一幅荷塘鱼趣图,颇有悠闲自得之意。

  2001年伦敦苏富比秋拍,直径11厘米的宋代定窑绿釉刻花盏托拍至3.27万英镑,定窑盏托精品市场少见,绿釉、黑釉品种更稀少。次年纽约佳士得上拍直径12.1厘米的北宋定窑黑釉葵花式盏托,成交价达14.7万美元。今春香港佳士得上拍直径14.5厘米的北宋定窑白釉光素盏,由15万港币拍至60万港币。

  定窑白釉香盒精品亦少,2006年伦敦苏富比秋拍中,直径8.5厘米的南宋定窑瓣形盖盒拍至6万英镑。值得一提的是,南宋朝廷南迁,处在北方地区的定窑划入金的版图,市场上鲜见定为南宋的定瓷。

  瓶、罐、壶、尊、炉、枕、水注一类的定瓷立件数量较少。瓶的器型、釉色、纹饰最为丰富,尤其是梅瓶,不仅有长身高立式梅梅和圆腹矮式梅瓶,而且有白釉光素、划刻纹饰者,还有紫定和白釉褐彩划刻纹饰者。早在1994年香港佳士得秋拍,高31.2厘米的北宋定窑褐彩刻花牡丹纹高立式梅瓶就曾拍到970万港币,一度创定瓷最高纪录。2002年两件定窑梅尊拍出高价,纽约苏富比春拍高18.4厘米的北宋定窑白釉褐彩划花牡丹纹圆腹矮式梅瓶拍至11.575万美元,伦敦苏富比秋拍高22.2厘米的北宋定窑紫釉高立式梅瓶拍至53.465万美元,至今仍是这类梅瓶的最高价。2011年伦敦苏富比春拍,高24.4厘米的北宋定窑白釉光素高立式梅瓶拍至34.925万英镑,尺寸、器型相仿的一件今春在香港佳士得拍至724万港币,三年价格翻番。

  1992年香港佳士得秋拍,高45厘米、刻“官”字款的北宋定窑盘口瓶拍至374万港币,为拍场仅见,刻“官”字款的定瓷被民间收藏者普遍认为是当时的入贡品,学者则认为这类瓷器是入贡的官样瓷器。

  玉壶春瓶、长颈瓶、盘口长颈瓶、执壶、香炉等均是定窑的特色器型,但民间收藏的完整数量稀少,高价成交者更屈指可数。

  2001年伦敦苏富比春拍,高20厘米的北宋定窑刻莲纹玉壶春瓶拍至5.8万英镑,定窑玉壶春瓶见有素器和划刻纹饰者,后者的价值较高。

  2003年伦敦苏富比秋拍,高25.1厘米的北宋定窑刻花莲纹盘口瓶拍至22.96万港币。同场中,高12.5厘米的北宋定窑狮子枕拍至7.2万英镑,也是市场少见的品种。民间藏品中这两类定器极为少见,可遇不可求。

  2008年伦敦苏富比春拍成交两件定窑香炉的经典器型,直径13厘米的北宋定窑三足弦纹香炉,21.05万英镑。学者认为其名称应为三足弦纹樽,器型仿自青铜器,是北宋时期仿青铜器的经典品种。高16厘米的北宋/金定窑白釉塑龙高足炉拍至12.05万英镑,这类炉的器型流行于宋金时期的定窑、磁州窑、耀州窑等窑口,器型应仿自唐代的铜行炉。

  2011年纽约苏富比春拍,高15.9厘米的辽/宋时期定窑水注拍至12.25万美元,此类梨型小壶拍场偶有所见,但制作精美保存完好的不多,器型一直影响到明清时期的景德镇制品。

  2014年中国嘉德香港春拍,高18.4厘米的北宋定窑刻花执壶拍至575万港币,此壶也是仅见的价超万元的定窑执壶,通体刻缠枝牡丹纹,运刀洒脱爽利,壶把则模印桃花纹,集刻花、模印一身。这一器型也是宋代流行的品种,各窑系均有所见。

  近十年来定瓷行情涨幅稳定,且有迹可寻,千万元、上亿元的精品屈指可数,至今仍不足十件,400万元以上者不足20件。相比明清官窑瓷器,大量定瓷成交价仅是其价格的零头,这才是近年来定瓷行情真正上涨的内因。内地少数几位先行的高古瓷藏家中不乏专精定瓷收藏者,早已在低价位时由海内外购买到不少名家旧藏品。

  定瓷收藏面临的问题

  对于定瓷收藏,圈内人流行这样几种普遍看法:

  最具代表性的是,北宋定瓷的价值高于辽、金、元时期制品。无论拍卖行还是私人收藏者,一提定瓷都拿北宋说事,认为北宋时期定窑一度为官方烧瓷,制品曾进入宫廷。

  因此,收藏者认为北宋定窑存在“民定窑”和“官定窑”之分,官定窑的器型、纹饰、制作工艺整体上要高于民定窑,这种说法显然只是收藏者一向情愿,并不是学术界有“官钧”“民钧”之说,定窑就一定要有“民定窑”和“官定窑”之分。定窑无论是在宋还是金元时期,从未成为官窑,只是一段时期内有产品为官府所烧,进入宫廷。

  还有一种说法是,定窑光素无纹者多为民间用器,纹饰精美者为入贡官窑器。另外,口沿镶金边者为官窑器,镶银、铜口者为民窑器,源由是北宋时期皇帝曾下令,规定只有三品以上的官及宗室、戚里之家才能用金镶定瓷,对银、铜则较开放。这种说法相当流行,事实上并不成立,出土实物、标本、传世品中不乏光素器刻有“官”“新官”等款识。金银铜铁在宋代历史上长期较为缺乏,而就定瓷而言,镶口一为保护瓷器,一是增添装饰艺术美。

  其实,当前影响制约收藏者选择高古瓷的重要原因是真伪辨别的难度,而非官、民之分。以定窑而论,前后烧制时间延续达六七百年,宋代五大名窑中唯钧窑的烧制时间长度能与之相较,传世品数量相当可观,可谓五大民窑中最易入门者,行家认为收藏宋瓷可选择由定瓷入手的原因也在此。定窑烧制时间长,明清至今仿定一直存在,真伪之辨才是关键。

  历年拍卖价格高昂的定窑瓷器,多数收藏传承有绪,甚至著录清晰。对于传世品,传承、著录左右着交易的价格,出身清晰的藏品,价格往往是普通品的数倍甚至十数倍,同时,收藏者的江湖地位也会影响藏品的价格,民间收藏品的文化意义、高附加值主要表现于此。

  近几年高古瓷收藏热潮渐起,有着明显的市场语境——作为瓷器市场的交易主体,明清官窑瓷器的价格已经高不可攀,简单的价差对比,即可凸显出高古瓷的市场优势:千万元的是明清瓷器易见,价值千万元的高古瓷难寻,而花费百万买到一件高古瓷并非难事。遗憾的是,高古瓷的民间收藏资源广泛分布于海外,市场也在海外,内地市场交易量有限。
    相关热词搜索:定瓷 高古瓷

上一篇:德化瓷精品涨势稳健后市可期
下一篇:民窑瓷器收藏的三要素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