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专家:冀宝斋“公母”十二生肖为元末明初精品
2013-09-03 09:47:12   来源:新闻晚报   点击:

正当“冀宝斋事件”逐渐淡出公众视线时,8月28日至29日,一个文物考察团队抵达冀州,对这座民间博物馆的藏品进行考察和初步鉴定。他们的考察与鉴定结果如何?记者随队进行了采访。

明宣德青花留白海水龙纹塔式瓶一对
明宣德青花留白海水龙纹塔式瓶一对
(雷从云鉴定)
 
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
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
(李辉柄、雷从云鉴定)
 
元代瓷塑千面千手观音像
元代瓷塑千面千手观音像
(李辉柄鉴定)
 
元青花龙纹象耳瓶一对
元青花龙纹象耳瓶一对
(李辉柄鉴定)
 
冀宝斋的地下库房藏有大型编钟等上百件青铜器
冀宝斋的地下库房藏有大型编钟等上百件青铜器
 
明洪武釉里红鱼藻纹大盖罐一对
明洪武釉里红鱼藻纹大盖罐一对(雷从云鉴定)
 
金丝葬服
金丝葬服
 
冀宝斋博物馆外景
冀宝斋博物馆外景
 
元代瓷塑千面千手观音像(右一)与诸多赝品并排展示
元代瓷塑千面千手观音像(右一)与诸多赝品并排展示
 
雷从云上手鉴定“母牛”生肖像
雷从云上手鉴定“母牛”生肖像
 
  一个多月前,“80后”作家马伯庸撰写的一篇博客《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让河北冀州的冀宝斋博物馆成为焦点。标明年代为夏、商、周等朝代的瓷器,穿“中山装”、分公母的元代十二生肖,绘有“三英战赵云”的葵口盘……这些与人们常识不符的展品,在公众中引起轩然大波。几天后,河北省文物局和冀州市政府部门先后作出回应,关闭这座“雷人博物馆”,并摘掉该馆“科普教育基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牌子。正当“冀宝斋事件”逐渐淡出公众视线时,8月28日至29日,一个文物考察团队抵达冀州,对这座民间博物馆的藏品进行考察和初步鉴定。这个团队中,有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李辉柄,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雷从云,中国社科院、上海社科院双聘研究员许明,痕迹鉴定、生物科技鉴定领域的检测鉴定师,以及一批来自北京、浙江、安徽、广西等地的民间收藏家。他们的考察与鉴定结果如何?记者随队进行了采访。
 
  古人把牛、蛇、兔等阴支生肖做成女性形象
 
  冀州,古代九州之一,河北省的简称即得名于此。而今,冀州只是一个县级市,隶属于衡水。从石家庄驱车前往冀州,有两个小时车程。进入冀州二铺村,记者看到,这里建得相当不错,有一个五星级宾馆,衡水湖就在宾馆旁,已经关闭的冀宝斋博物馆也在衡水湖畔。
 
  8月28日,记者随考察团到达冀宝斋时,这座博物馆的建筑外观着实令记者吃了一惊,它建得很气派,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座民间博物馆。据介绍,它占地60亩,主体建筑面积14000平方米,是二铺村集体出资4000多万元建造的。出馆迎接考察鉴定团队的是冀宝斋博物馆总顾问魏英俊,前些日子,他接受了众多记者采访。 “我的一些话,经媒体报道后被封为‘雷语’。”魏英俊自嘲道。由于大门紧闭,记者随考察鉴定专家从残疾人通道进入冀宝斋。记者发现,该馆的内部装修也很不错,它的地上部分分三层,有12个展厅,地下一层,藏着许多没有展示的各类器物。
 
  专家首先来到二楼。该楼层的一块开阔区域摆放着数十件从展柜中取出的展品,供专家上手鉴定。这块区域四周的墙壁上,挂着许多冀宝斋博物馆馆长、冀州市二铺村村支部书记王宗泉与名人的合影,包括几位省部级官员和文博专家。如今,因为冀宝斋事件,王宗泉已被免去村支书和馆长职务。
 
  在这批可以上手的展品中,一套展品抓住了记者的眼球,它们就是遭到马伯庸和众多网友嘲笑的“青花釉里红描金十二生肖”。马伯庸在博客中写下这样的观感—“这是什么啊!明明是十二生肖,为毛要穿成中山装啊!而且还分男女……不,分公母……你看那蛇和兔子胸前那高耸的双峰!解说牌说这是元朝的青花釉里红描金十二生肖……”
 
  在记者的要求下,雷从云、李辉柄走到有女性特征的 “母牛”生肖前,进行上手鉴定。“真不错!这是一件元末明初的精品,不晚于洪武。 ”几分钟后,这两位知名学者给出相同的鉴定结果。他们分析说,这件青花釉里红描金十二生肖的胎质坚硬、细腻,具有明初特征;青花用的钴料像混合料;牛首的釉里红牡丹纹发色亮丽,肩部以下青花釉里红画的飞凤牡丹和水波纹等,艺术水准很高,亦具有元末明初特征;牛身上的青花釉里红纹饰均有描金,十分繁复,整器釉彩应是复烧而成,做起来很费工夫。
 
  “这尊生肖像太精彩了!肯定不是现代仿品。造假的人不愿这么认真地去做,也做不出来,想不出来。”雷从云说,“过去我们见到的元明时期的瓷塑十二生肖一般比较小,像这么大的牛首女性胸像生肖是罕见的。 ”
 
  那为什么古人要把牛、兔、蛇等生肖做成女性形象呢?说到这个话题,王宗泉的朋友、河北民间收藏家齐同民很气愤,“十二地支分阴阳知道吗?阳支是‘子寅辰午申戌’,阴支是‘丑卯巳未酉亥’。十二生肖依次与十二地支相配,就是‘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古人把牛、蛇、兔等阴支生肖做成女性形象。马伯庸这个小年轻不懂传统文化。不懂也就罢了,还用自己的无知嘲笑传统文化的精品! ”
 
  “穿越上古”瓷器可能造于元末明初
 
  在这批可以上手的展品中,专家还鉴定出多件文物精品,如元青花 “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明永乐双耳扁壶、明成化青花釉里红海兽纹罐和花草纹盖盒。
 
  2005年,一件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在佳士德拍卖会上以2.3亿元的天价拍出,让元青花成为中国文博界最炙手可热的名词。对于冀宝斋拥有的元青花梅瓶,李辉柄、雷从云认为:这是一件典型的元青花。平沿、梯形颈、削胎工艺和支烧点、火石红,以及青花明显的晕散、沉淀,都是元青花的特征。整件器物非常大气,所绘纹饰为萧何月下追韩信,用笔流畅,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但将它与南京博物院的镇馆之宝—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相比,还略逊一筹。
 
  这批展品中,也有一些被李辉柄、雷从云两位老先生认为可能是赝品,如一件款识为“大汉永平二年己未孟冬造”的青花罐。汉朝怎么会有青花罐?这是稍有文化常识的中国人都会提出的问题。在博客中,马伯庸列举了多件这类足以毁掉 “三观”的瓷器,它们的年代分别标为:尧舜、夏、商、周、汉、晋、唐,以及款识为 “炎帝制造”、“黄帝制造”的瓷器。
 
  “根据这些瓷器上款识作出的断代,肯定是错误的,冀宝斋闹了笑话。但我们也不能仅根据‘大商’‘大汉’、‘大晋’这些瓷器上的款识,判定它们一定是今天的新品。一定要根据该瓷器本身的诸要素做出综合判断。 ”雷从云解释说,“在瓷器的款识中,有一种类似‘寄托款’的款铭,它们题写的不是本朝年款,甚至也不是前朝的年号。究其原因,一是可能作为祭品或别的某种用途;二是瓷工应其主人的某种要求制作,甚或在特殊环境下为表现瓷工自己某种不可名状的心态而制作。 ”因此,冀宝斋中那些“玩穿越”的瓷器如果不是新品,就值得加以研究。
 
  在对这些瓷器做了鉴定和科技检测后,考察团队没有形成一致的意见。李辉柄认为它们更可能是赝品,而上海社科院研究员许明与一些民间收藏家认为它们是元末明初的瓷器。广西收藏家张国兴用他发明的 “微生物科技鉴定古陶瓷方法”进行鉴定后认为,它们是老瓷。他解释说,瓷器青花等纹饰中含铁元素,会吸引噬铁菌在上面生存,经过几百年,这些微生物会在瓷器上形成一块块像老年斑一样的代谢产物,用40倍以上的显微镜可以观察到。“瓷器的器型、纹饰、铁锈斑是可仿的,但微生物斑是仿不出来的。 ”
 
  结合张国兴的鉴定,许明认为,这批款识中有 “炎帝制造”、“黄帝制造”、“夏”、“商”、“周”、“大汉”等字样的瓷器,其原料和风格一致,很可能出自同一窑口,年代为元末明初。 “那时天下大乱,处于朝代更替阶段,制作这批瓷器的人可能因无法写出当时的年号而写了这些寄托款,表明他们自己对中华历代的追慕和对炎黄子孙身份的认同。 ”许明推测说。
 
  “涂鸦风”瓷器或是古代祭祀品
 
  完成对一批瓷器的上手鉴定后,专家团队进入展厅。王宗泉陪同李辉柄、雷从云两位著名文博专家参观。经过“冀宝斋事件”的打击,这位当了近50年村支部书记的老人形容憔悴。由于改革开放后二铺村没有分家,4万多件古董(且不论真假)的购买、冀宝斋博物馆的建设都是集体出资的,耗资数千万元。“冀宝斋事件”发生后,村里几个反对他建博物馆的人发动村民围堵冀宝斋,让王宗泉苦不堪言。
 
  在冀宝斋的12个展厅中,陶瓷展厅有4个。王馆长带专家走进其中一个,在那里,记者看到不少马伯庸在博客上“晒”过的展品,它们的纹饰图案粗糙,带有“涂鸦”风格,让人很难相信这些是古董。雷从云看了几件这样的瓷器后表示:“这批东西很可疑! ”
 
  为了用科技方法检测这批瓷器的真伪,民间收藏家们让工作人员打开展柜,取出一件在记者看来画得挺搞笑的红绿彩鱼藻纹碗口瓶,送到一位民间文物鉴定师手上。他将1000倍显微镜与大屏幕连接,让这件瓷器的显微结构在屏幕上显现出来。画面一出现,收藏家们都叫了起来:“老的!老的! ”据他们解释,瓷器上有很多气泡都发生了变化,这是老瓷的显著特征。
 
  许明告诉记者,这些“涂鸦风”瓷器未必是赝品,可能是古人的祭祀品。“它们不应在博物馆用一个厅来公开展示,并以款铭的年号作断代依据。最多只能做少量展示,并标明鉴定后的年代。 ”
 
  馆内一级品文物与赝品并排展示
 
  在一个摆满了佛像的展厅里,记者觉得展品很可疑。特别是那些观音瓷像,其“亮丽”的外形怎么看都像现代工艺品。对于记者的怀疑,李辉柄明确回应:“确实是假的,那些观音像我估计是上世纪80年代做的。 ”
 
  快走出这个展厅时,李先生突然轻轻叫了一声:“好东西! ”在他的指引下,记者看到在一批观音像赝品旁,有一件精美的千面千手观音像。李辉柄在它面前端详良久后说:“这是一件元青花釉里红观音像,这么大的元青花观音瓷塑我从来没见过,达到‘国家一级文物’的水平。 ”对于这个鉴定结论,雷从云深表认同,他评价道:“这件元代瓷塑千面千手观音造型庄严、协调,青花釉里红用色考究,把观音菩萨的庄严和人性化的一面都酣畅地表现了出来,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在元代瓷塑中有典型性。 ”
 
  然而,这件一级品文物居然与赝品身处同一展柜,仿佛是整座冀宝斋的一个缩影。
 
  在四个陶瓷展厅,专家还鉴定出多件一级品文物。雷从云认为,一对款识为“洪武年制”的釉里红鱼藻纹大盖罐堪称“国宝”,“洪武年制”这一款识就很罕见。他还对一对青花留白海水龙纹塔式瓶、五彩鱼藻纹盖罐等三件明代宣德年间的瓷器赞不绝口,指出它们器型硕大,釉质如玉,画工精细,“是非常重要的发现与收藏”。李辉柄先生认为展品中有不少元青花和青花釉里红,尤其对一对元青花龙纹象耳瓶十分推崇,称其“器型大,釉色精细,而且是一对,这是少有的,在我见过的元青花象耳瓶中是最好的”。
 
  参观完陶瓷展厅后,专家团队先后进入玉器、青铜器、书画等其它8个展厅。对冀宝斋的玉器,专家持基本否定态度。雷从云指着三件没有光泽的彩绘涂金玉观音像对王宗泉说:“说明牌上写着和田玉,别人信吗?我估计它是用玉石粉合成模制,然后上彩绘、涂假金的赝品。 ”在看了古代书画展厅后,研究中国文化史的许明说:“全都不对,都拿下来吧。 ”
 
  对于青铜器展厅的展品,专家意见出现分歧。雷从云认为,标明年代为西周的伯矩鬲、克钟两件大型青铜器都是仿品。对于雷先生的观点,许明和几位民间收藏家并不认同,他们认为这两件青铜器是近三十年来新出土的文物。
 
  地下库房展示数百件青铜器和金器
 
  8月29日上午,专家团队再次来到冀宝斋。此时的王宗泉似乎心情比前一天好了不少。在专家对冀宝斋一批精品瓷做了进一步的梳理和鉴定后,王馆长说:“请各位进入地下库房,我给你们看看压箱底的东西。 ”
 
  冀宝斋的藏品有4万余件,展品为2000多件,只是二铺村集体收藏的冰山一角。库房中有什么宝贝?记者带着好奇与专家一起来到地下一层。
 
  可以用“震撼”一词来形容走进青铜器库房的感受,那里藏有上百件青铜器,包括一批非常高大的鼎、尊以及马车、编钟、镈钟。雷从云看了有一人多高、带龙首形架子的镈钟后,激动地说:“这样的带架镈钟我曾见过,但没有这套气派。 ”在青铜镈钟的旁边,摆放着一整套由65件编钟和1件镈钟组成,分三重的曲尺型大型编钟。雷先生认为它“十分罕见”,“这种大型青铜编钟民间是不可能仿造的,因为仿制难度大,成本也太高。”不过,雷从云对部分库藏青铜器的真伪提出疑问。他指着几个近一人多高的大方鼎、大圆鼎对王宗泉说:“这些器物需要研究,虽然貌似西周大鼎,但它上面的成百个阳文,字体、内容都不是西周的,锈色也不好。”不过,就像之前参观青铜展厅那样,许明不认同雷先生的观点,他说:“这类阳文在国立博物馆的西周鼎上没有,并不证明它们是赝品,很可能是我们对西周青铜鼎的认识还不充分。”
 
  除了大量青铜器外,冀宝斋的库藏中还有其他古董,如十二生肖金印、刻有西夏文的金印,根据王宗泉的抽检,它们的含金量在80%以上。在这些金器中,两套可能来自墓葬的用金丝编制的葬服和一套鎏金铠甲,都是少见的精品。雷从云说:“这几套金丝衣和铠甲,年代可能是辽,最晚是元,很有文物价值。 ”
 
  走出地下库房,许明感叹道:“这些青铜器、金银器如展示出来,将引起轰动! ”他和其他专家都觉得,冀宝斋博物馆的展品没有体现出二铺村的收藏水平。大型带架镈钟、编钟等大件青铜器,金丝葬服和铠甲等金银器都是稀世之宝,应该公开展示,至少部分展示。雷从云对王馆长说:“冀宝斋真有不少好东西。但博物馆在展陈上有很大问题,展品良莠不齐、真假不分,展览主题不明确,陈列没有章法。 ”李辉柄则说:“你们馆缺乏研究能力,断代错误很多,需要专业人员的帮助。 ”
 
  反思
 
  冀宝斋事件突显相关部门“缺位”
 
  许明表示,他会和其他专家一起协助王宗泉重新布展,去除赝品、部分不到代的展品和艺术水准不高的普品,增添库藏中的精品文物;对各个展厅的主题重新设计,并修改解说牌上错误的文字说明。
 
  布展完成后,冀宝斋将向有关部门通报。也许不久以后,这座由村民自建的民间博物馆将焕然一新,与公众再度见面。
 
  交谈中,专家都指出,“冀宝斋事件”在民间收藏日益升温、民办博物馆逐渐兴起的大背景下具有典型意义,引人深思。首先,这一事件突显一些民间收藏家文化水平、专业素养的欠缺,他们创办博物馆,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但作为一个村,能建起一座藏品如此丰富、硬件设施如此完备的博物馆,非常不容易。村民自发地收藏、保护文物,自建博物馆,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这是值得高度肯定的。我们不能因为博物馆存在不足,就一味嘲笑,形成一面倒的网络民意和媒体评判,而是应帮助村民改进展馆,让这项民间文化事业开展得越来越好。 ”许明说。
 
  考察团队认为,相关部门在冀宝斋开馆、闭馆摘牌过程中都存在“缺位”问题。从冀宝斋工作人员出示的批文中可看出,衡水市文化局早在2003年就批准建立冀宝斋博物馆,衡水市科技局在2012年给予冀宝斋“市级科普基地”称号。那么,作为文化文物、科普教育的主管部门,在批准开馆、授牌之前,是否应组织专业人员指导冀宝斋,避免有明显错误的展品和展示说明的出现?
 
  而当马伯庸博客在网络、媒体上引发轩然大波时,有关部门成立的调查组宣布,鉴于“冀宝斋博物馆”成立时未按相关规定向河北省文物局申请设立,冀州市民政局撤销为其颁发的民营非企业单位注册登记证。考察团队认为:冀宝斋这样一个村民自建的乡镇博物馆,有了衡水市文化局的正式批文,是否就应该算手续齐备了呢?以“未向河北省文物局申请设立”作为闭馆摘牌的主要理由,恐怕值得商榷。
 
  考察团队还指出,地方相关部门不能在媒体质疑面前,对冀宝斋一关了之,而是应派出专家组,对其藏品的真实性进行客观、全面地考察和评判。如果不涉及重大原则问题,就应协助该馆制订整改方案,解决展览中的实际问题。
 
  “但可惜的是,直到目前我们还没看到这样的作为。这次考察团队的活动只是民间行为,专家鉴定是个人的学术意见。 ”许明说。在他看来,相关部门应通过资助、人才支援等方式引导王宗泉这些民间收藏家办好博物馆,让中华传统文化得到更好传承与弘扬。
 
  专家们于8月28日晚开会讨论,最终给出整体的考察与鉴定结论“三个不少”:
 
  1、真东西不少,其中部分展品为一级品;
 
  2、不到代的不少,如一些标明年代为明、清的官窑瓷器,其实是晚清、民国的景德镇制瓷,它们是老瓷,但不到代;
 
  3、假东西不少,所谓假,就是现代人仿造的赝品。
 
  (作者:俞陶然)
    相关热词搜索:鉴宝 专家 冀宝斋 十二生肖 瓷器

上一篇:珐琅彩“福寿图”对瓶优惠读者
下一篇:景德镇“陶瓷艺术100”实力榜获奖作品揭晓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