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宁波现传世珍宝汝窑裹足洗 5位专家前来鉴宝
2012-09-05 09:15:11   来源:瓷库中国   点击:

专家估价超过2亿元的北宋汝窑珍品———汝窑裹足洗,就在一位宁波藏家的手中,5位国内瓷器鉴定权威专家为它齐聚宁波。

\
图:专家 赵青云
 
  赵青云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艺术收藏家协会首席专家、中国古陶瓷学会常务理事、1987年主持发掘宝丰清凉寺汝窑工作
 
  鉴评:大气、庄重、古朴。能完整地保留到今天,从收藏、经济、观赏等价值上都达到顶峰,值得珍藏。
 
\
图:专家 叶文程
 
  叶文程 厦门大学人类学系教授、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原会长
 
  鉴评:尽管今年苏富比拍卖的葵花洗也很好,但是,这件收藏不亚于它。
 
 
 \ 
图:专家 孙学海
 
  孙学海 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北京文物鉴定委员会常务委员
 
  鉴评:传世不多,见得很少,如此完整的更少,绝世珍品,希望能永世流传。
 
 \ 
图:专家 雷从云
 
  雷从云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原主任
 
  鉴评:造型规整,小巧玲珑,线条柔美;从釉色看,肥厚圆润,给人很深沉的感觉,华美而不张扬;从胎、釉到器型达到了完美的水准。
 
 \ 
图:专家陈丽琼
 
  陈丽琼 中国古陶瓷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文物技术评估顾问委员会委员
 
  鉴评:釉色温润,有玉一样的美感;内壁蝉纹路非常好看,杭州出土的南宋官窑瓷片中就有这样的纹状,说明南宋官窑传承了汝窑工艺这一事实,在这件藏品中得到了体现。
 
  专家估价超过2亿元的北宋汝窑珍品———汝窑裹足洗,就在一位宁波藏家的手中,5位国内瓷器鉴定权威专家为它齐聚宁波。8月20日,记者一睹了它的真容———一个高度2.9厘米、口径11.7厘米、底径6.8厘米的“小不点”。藏家施利君,现在是全国瓷器鉴定评定师、玉器鉴定评估师、浙江省收藏协会古玩委员会副主任。
 
  无心插柳
 
  8月20日上午,施利君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自己租用的中国银行宁波分行里的保险箱前,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淡黄色织金缎面包装盒。打开小方盒,一件绝世珍品———“汝窑裹足洗”跃然眼前,2010年3月,权威机构确认它出自汝窑,之后,它就一直寄存在这里。这件价值上亿的国宝级藏品与施利君是如何结缘的?施利君的记忆回到了27年前———
 
  1985年冬天,20岁的施利君去河南平顶山参加一个培训班。30多天培训快结束的一天下午,趁着学习空当,与当地的一位同学一起闲逛。同学在闲聊中知道施利君喜欢收藏,就带施利君到自己家边上一个卖字的老先生家。
 
  这是一间木结构的平房,书房不大,约有20平方米。
 
  老先生七八十岁的年纪,高高的个子,留着白白的长胡须,看上去很精神。因为临近春节,施利君恳请老先生为自己创作两副春联。
 
  老先生家挂满了自己创作的作品。施利君在欣赏时,发现其博古架上有四五个瓷器堆在一起,就拿起其中的一个“小碟”问老先生:“这是青瓷?”
 
  老先生反问:“小伙子年纪轻轻也懂瓷器?”
 
  “我喜欢,跟我祖父学的。”
 
  听了施利君的回答,老先生笑着说:“喜欢就拿去吧,都拿去!”
 
  看着施利君对“青瓷小碟”爱不释手的模样,老先生说出了这个小碟的来源:
 
  一天午后,刚下了一场大雨,他经过村庄附近的一个山坡,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这堆瓷器,可能是埋在地下被大雨冲刷出来的。老先生把它们带回了家,也不知多少年了,一直就在书房里东搁西放的。
 
  “记得两副对联我付了20元钱。”施利君说,因为拿了老先生给的几件瓷器,他就把随身佩戴的和田玉也给了对方。
 
就这样,施利君带着25年后才知道的绝世珍宝回到了宁波。
 
  好事多磨
 
  48岁的施利君从18岁开始喜欢收藏,一直没有间断过,特别是对瓷器的收藏和玉器的鉴赏更是痴迷。他目前,仅个人瓷器藏品超过千件。
 
  2004年夏季的一个雨天,施利君与往常一样在收拾瓷器。那个搁在柜子角落的“青瓷小碟”再次进入了他的视线。在拿着百倍放大镜下仔细观察后,施利君觉得它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北宋汝窑珍品。
 
  后来,他前往杭州,找到了在古玩收藏界颇有声望的王岳祖和阮利章两位老师。两位老师根据其釉色、胎骨及工艺,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难得的汝窑青瓷洗。
 
  考虑到汝窑太过珍贵,两位老师对自己的鉴定结论也有些许怀疑,就推荐施利君去汝窑产地河南,请国家级专家作权威鉴定。后来,施利君也没仔细琢磨这件事,就耽搁了下来。
 
  2005年3月,施利君在鉴定别的瓷器时,又请浙江省考古研究所朱伯谦研究员顺带给这件“疑似汝窑”作鉴定。朱伯谦老师在《古瓷器鉴定证书》上对“青瓷小碟”下的结论也同王岳祖和阮利章两位老师一样,确认为“北宋中前期宝丰清凉寺汝窑之精品”。
 
  但在没有国家级权威专家下结论前,施利君依然没有释然的感觉。
 
  几个月后,施利君怀着忐忑的心情带着“青瓷小碟”飞抵郑州,找到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1987年主持发掘宝丰清凉寺汝窑工作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赵青云先生。经赵先生鉴定,此瓷器确为北宋汝窑珍品。但是,汝窑有官窑、民窑之分,两者价值相差巨大,他建议施先生到复旦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找承焕生教授,用“无损质子激发X荧光技术(PIXE)”测试方式对瓷器作化学组分析,以得到科学和权威的结论。
在回家的路上,施利君一直在想,官窑与民窑好比天鹅与蛤蟆,相距甚远,一个能“说了算”的顶尖专家都不肯轻易下结论,那有可能是民窑,赵先生只不过是给自己留一点面子、不肯言明罢了。
回到家,施利君又把“青瓷小碟”搁到了一边。
 
  柳暗花明
 
  这一搁就是5年。因为施利君还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真的拥有一件稀世珍品。经赵青云介绍,他与复旦大学的承焕生教授取得联系,隔三差五地带上几件藏品请承教授鉴定。
 
  2010年3月2日,施利君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刚过完元宵,他准备将“越窑碗”和“越窑鱼”两件藏品拿到上海鉴定。临出门,他又瞟到了那个小不点“青瓷小碟”,也顺便带上了。
 
  承教授把“越窑碗”和“越窑鱼”先后装在分析仪的支架上固定检测。很快,承教授就把它们拆下来了。已熟悉了检测程序的施先生很清楚,如果是真品,一般要经过三道检测,这第一道关都没过,肯定是赝品。接着,轮到检测“青瓷小碟”了。
  
  第一道过了、第二道也过了,第三道检测的时候,施利君的心跳开始加剧。承教授用眼睛盯着他足足有几十秒,终于冲口一句:“你小子有福啊!”
 
  做完数据分析后,承教授把“青瓷小碟”还给了施利君,破例没有当场给施利君出鉴定报告,而是告诉他,数据还得再次作分析,让他回家等消息。
 
  在回宁波的高速公路上,施利君的心一直难以平静。他说,很想给圈内朋友打电话,可还是克制住了。
 
  3月5日上午,终于等来了承教授的电话,施利君跳上车,直奔复旦。
 
  施利君说,承教授连中饭也没吃,再次拿起“青瓷小碟”作鉴定。很快,检测报告书上出现了“北宋汝官窑洗”字样。
 
  捷报千里

  施利君拥有绝世珍品的消息迅速在收藏圈内传开,杭州、上海、北京等地的藏家们纷纷开价2000万元、3000万元要收购,一位浙江的藏家甚至开出4000万元,但施利君并未为之所动,他表示,国宝传世已经快千年了,其价值并不是金钱能衡量的,应该继续完好地把它传承下去。(编辑:李柔)
    相关热词搜索:汝窑 裹足洗

上一篇:艺术收藏专家藏家分为两派:各有利益
下一篇:博物馆馆藏文物不允许拍卖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