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中国收藏家和私立博物馆的崛起
2012-06-20 09:48:01   来源:精日传媒   点击:

过去三年来,随着中国大陆新富阶层不断涌入拍卖市场,购置珠宝、稀有手表、艺术和古董、葡萄酒等另类资产,这些富人也成为备受关注的新群体,而他们的购买习惯也成为影响整个拍卖行业的重要因素。

图片资料
 

  比如,对某些葡萄酒而言,中国大陆“新收藏家”的竞拍和收藏趋势已引起了全球范围重大的价格波动。在2010年和2011年,中国买家对罗斯柴尔德拉菲的狂热致使该酒的价格暴涨,但随着过去一年里这些收藏家的兴趣逐渐转向波尔多和勃艮第等其它法国地区葡萄酒品牌,拉菲的价格又重新回落到起点。

  类似的,对于艺术市场而言,中国需求已成为一个重要的行业风向标。继2011年春拍取得巨大成功后,像苏富比、佳士得、宝龙等国际拍卖行又于近日在香港举办了春拍。在苏富比为期5天的葡萄酒、珠宝和稀有手表、当代和现代亚洲艺术、中国陶瓷拍卖中,中国新兴的、快速成长的收藏家们成为拍场强劲的驱动力。异于佳士得去年葡萄酒秋拍的低迷,苏富比今春为期2天的葡萄酒拍卖成交率破纪录的达到100%,总成交额达6360万港元。在当代艺术部分,中国买家始终保持对中国高质艺术作品的热忱,有37件拍品分别以过百万港元的价钱出售,总成交额达2.11亿港元,为香港苏富比历来总成交额第二高之常设当代亚洲艺术拍卖会。

  以苏富比香港春拍为例,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新收藏家已快速地学会如何将高质作品与普通作品区分开来,并且变得愈发挑剔。在佳士得香港的一系列春拍中,亚洲和中国艺术、葡萄酒和珠宝部分共收获27亿港元,超过预期,这显现出另类资产的需求仍然强劲。佳士得的Jonathan Stone在拍卖结束后告诉路透社,“全球各地域的经济不确定性似乎并没有对销售产生太大的影响。”

  随着中国现代、传统和当代艺术家的高质作品产量逐渐递减,他们的每件艺术品价格也继续上涨。因此,稀缺性正在成为塑造中国艺术拍卖市场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并会在未来几年成为更加重要的影响因子。随着顶级艺术品和古董的愈发罕有,中国收藏家的竞拍态度也发生着变化。他们现在的吸纳也许是为了更长期的投资,而非即时的名誉和利益。同时,许多新买家继续涌入拍卖市场,不仅仅是出于将艺术品作为一种投资的兴趣,他们也正在成为充满激情的收藏家,并逐渐懂得鉴赏艺术。

  尽管香港和中国大陆主要拍卖行的销售记录继续稳固,但市场确实显示出一些消极的表征。即便对于最有影响力的收藏家而言,货币转换和35天严格的付款期限仍是一个学习过程。许多买家需要提前学习特别条款,并在3个月的最大期限内付清款项。虽然“赖账买家”在世界各地的拍卖行屡见不鲜,但这种例子发生在对于全球拍卖市场越发重要的亚太地区,已成为非常棘手的事情。正如佳士得亚洲总裁Francois Curiel最近接受CNN采访谈到的,“直到2008年,亚洲市场占据了佳士得销售的2%到4%。今天,佳士得25%的买家来自亚洲。”

  中国收藏家收藏行为的变化,对于中国大陆的拍卖行可能显得更为重要。精日传媒(Jing Daily)曾观察到,尽管中国大陆拍卖市场历史较短,但它确是中国买家的主战场,并主宰着中国艺术市场。正如《商业世界》近日的文章所言,“包括北京保利、中国嘉德等中国大陆拍卖行已打破苏富比和佳士得一度占主导地位的中国艺术市场。”

  蓝筹当代艺术家作品的稀缺已成为中国艺术市场的问题,因而新兴艺术家的作品具有潜在的升值空间,这从他们的作品在中国大陆拍卖行逐年攀升的拍价就能看出。而这群艺术家往往并没有从他们的国际同行那里脱颖而出。在吸纳稀有艺术品方面,北京保利和中国嘉德正变得越来越成熟,而这些拍卖行深知它们将在未来不久以高价将这些艺术品出售。北京保利在纽约等城市设立了办事处,并于最近举办了跨越16个国家的巡展。抱着“将让海外文物回家”的信念,北京保利已于高价在国际拍卖会上购回了许多本属于中国的艺术品和古董。在今年的春拍上,北京保利以创记录的2.9325亿元出售了已故画家李可染的一幅画,这也表明了收藏家没有把眼光局限于香港、伦敦、巴黎和纽约,对本土拍买市场的高质作品,他们同样密切关注。

  英国广播公司1月指出,中国大陆拍卖行的崛起非常迅速和具有影响力。去年11月秋拍,中国嘉德收获6.06亿美元,击败了苏富比香港10月拍卖的4.12亿美元和佳士得香港11月拍卖的3.67亿美元。

  除了新收藏家和国内拍卖行的迅速成长以外,中国艺术市场之所以变得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少数超级收藏家购买的初衷已不仅仅限于个人兴趣、投机或是炫耀。如今,像上海亿万富翁投资人刘益谦及其妻王薇、印尼华人余德耀、北京的管艺等正在筹划将他们的藏品展示于其最新修建的豪华私人博物馆。

  今年11月,刘益谦和王薇的龙美术馆将在上海亮相。该占据1万平米的多层美术馆将展示刘益谦夫妇收藏的“红色经典”(1949-1979)艺术品、中国当代艺术品和古董,并为城中的新富阶层提供艺术教育课程。明年,余德耀将在上海开放他的德美术馆,展示他大量的中、西方艺术藏品。尽管管艺在北京已拥有了私人画廊,但他计划于未来几年内在北京市郊开设自己的私人博物馆。

  建造这些私人博物馆是一码事,而如何高效地运行它们却是另外一回事。正如香港国际艺术展总监Magnus Renfrew近日所言,一个私人博物馆成功的关键是可持续发展。比如,盖伊·尤伦斯从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终止到售出其具有价值的藏品。如今,建立于2007年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已吸引了大批全球的艺术爱好者前来参观。尽管如此,经营非营利性艺术空间所面临的法律问题、资金和人才问题都将接踵而来。而一些只是为了炫耀的私人博物馆工程最终难逃失败的命运。

  余德耀不久前曾谈到,“开放博物馆是对社会爱的延伸。当看到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每日涌入成群的观者时,我会有点嫉妒。”余德耀和其他中国艺术及古董的顶级收藏家们在全球吸纳最好的艺术品,而他们也可能在未来若干年成为西方艺术机构羡慕的对象。他们在竞拍中的坚持和修建私人博物馆的动力,有望培育新一代的中国艺术爱好者,将热忱投入到中国这个全球艺术界最有趣的市场之一。 
    相关热词搜索:收藏家 私立博物馆

上一篇:北京每年1000亿支持文化创新
下一篇:木雕与瓷艺的完美结合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