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内蒙古考古研究所
2012-06-25 17:15:45   来源:   点击: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是自治区文化厅直属事业单位,承担着自治区范围内文物保护、考古勘探、调查、发掘、研究和古建维修等方面的工作任务,是全区惟一具有团体考古领队资格的专业考古部门。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是自治区文化厅直属事业单位,承担着自治区范围内文物保护、考古勘探、调查、发掘、研究和古建维修等方面的工作任务,是全区惟一具有团体考古领队资格的专业考古部门。

  1954年春,内蒙古文物工作组正式成立,标志着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机构的诞生。1962年6月,改称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工作队,1984年正式更名为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研究所现有职工57人,其中业务人员41人,研究员6人、副研究员4人、文博馆员19人。博士4人、硕士5人,9人获得国家级田野考古领队资格,形成了具有较强实力的科研队伍。

   所内现有党支部、行政领导班子、工会等领导机构,设置了第一研究室、第二研究室、资料编辑室、古建筑研究室、办公室、保卫科六个科室。

  研究所还设有文物标本陈列室、墓志陈列室、图书资料室。现有图书资料近3万套(册),国家级文物库房2000余平方米。为了给田野考古工作提供便利与保障,更好地进行文物保护工作,还在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区内设置了条件较为完善的野外工作站,其中有准格尔旗工作站、和林格尔工作站、凉城工作站、庙子沟工作站、元上都工作站、宁城辽中京工作站、辽上京工作站等。

  经过半个世纪的艰苦努力,内蒙古的文物考古工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为我国古代少数民族历史研究和边疆考古做出了突出贡献。特别是近年来,聚落考古、环境考古、民族考古、岩画考古、遥感与航空摄影考古以及区域性考古调查等诸多新课题的出现,极大的提高了内蒙古文物考古的科研水平,拓展了研究领域。

   通过对众多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遗址、墓葬的发掘和研究,现已基本建立了内蒙古东南部和中南部地区先秦时期的考古学文化序列。东部区的白音长汗、大山前、小黑石沟、井沟子、水泉及中南部地区的石虎山、王墓山、白泥窑子、庙子沟、老虎山、园子沟、永兴店、朱开沟、西岔、毛庆沟、桃红巴拉等遗址、墓地的重要发现,为探索内蒙古地区考古学文化谱系搭建起了时空框架。

   20世纪70年代发掘的和林格尔汉代壁画墓,为研究东汉时期的庄园经济及北方边疆地区的社会面貌、风土人情提供了珍贵资料。80年代大规模发掘的和林格尔土城子古城遗址、中南部地区汉代墓葬以及近年来开展的居延遗址的考古调查与发掘,为研究内蒙古中南部和西北地区汉代政治、军事、经济及社会生活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时一批反映辽代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生活、文化习俗的考古发掘成果也相继问世,如辽上京城址、辽中京城址的调查与发掘,陈国公主墓、耶律羽之墓、宝山壁画墓、缸瓦窑遗址、吐尔基山墓葬的勘探与发掘。其中,1986年发掘的陈国公主墓是目前发现保存最为完好的辽代皇族墓葬,它以墓葬的完整性以及3000多件随葬品和清晰艳丽的壁画,跻身“七五期间十大考古发现”之列。耶律羽之墓以特殊的墓葬形制、丰富精美的随葬品及墓主高贵的身份,被评为1992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吐尔基山辽墓,以规格高、文物精而引起了世人的广泛注意,其中罕见的彩绘棺木是专家学者关注的焦点,被评为2003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近年来蒙元时期的文物考古研究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元上都的考古发掘与勘探,基本探明了这座“草原古都”的城市布局。同时,该城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在元代集宁路古城遗址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工作中,清理出土了大批精美的瓷器及完整的市肆遗址,这是首次对元代“路”一级城市的大面积揭露,倍受学界的重视,为内蒙古地区蒙元时期的考古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被评为2003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进入90年代后,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学者相继与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蒙古等国以及港台地区的考古界人士开展了多方面的业务交流,取得了丰硕的成果。1995——1997年,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日本京都中国考古学研究会合作,对凉城县王墓山等遗址进行考古调查,为今后内蒙古地区开展中外联合考古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特别是近年来赤峰中美联合考古调查队在赤峰地区开展的区域性考古调查工作,在方法、手段上有了很大的突破。中国、意大利联合调查敖伦苏木古城工作,也为内蒙古地区的文物考古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

  独具特色的内蒙古出土文物,近年来在日本、法国及国内陕西、广东、上海、河南等地多次展出,受到观众的好评。特别是2002年,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的《契丹王朝——内蒙古辽代文物精华展》受到参观者的高度赞誉,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成果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加大考古工作科技含量,应用现代科技手段进行考古研究是时代发展的需求。1997年以来,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中国国家博物馆合作,采用航空摄影、GPS卫星定位系统等新技术,对内蒙古地区的辽上京、辽中京、元上都等八处大型遗址进行了科学勘测,获得了一批珍贵的科研资料。2002年,中国国家博物馆与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合编出版《内蒙古东南部航空摄影考古报告》,这是第一部由我国考古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航空摄影考古报告。

  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文物保护工作也面临着许多新问题。为配合国家基本建设,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依据国家和自治区的相关政策和法令,积极与工程建设部门配合,有效地保护了一批珍贵文物,取得了一系列的考古成果。如配合丰准铁路、集通铁路、大准铁路、准格尔煤田、万家寨水利枢纽工程、尼尔基水利枢纽工程、达丰输电线路、和林格尔盛乐经济园区、 110国道、准东铁路、托克托电厂、锡桑铁路、呼包高速公路、呼集高速公路等大型建设工程的考古发掘工作,均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从2000年冬季开始,为支持三峡工程建设,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派出考古队、奔赴三峡库区参加文物抢救工作。这是内蒙古首次组队在外省区开展考古工作,考古队员们以较强的业务基础、娴熟的考古技能和严格的组织纪律,在三峡库区考古工地一展风采,受到同行的好评。

  有耕耘就有收获,经过科研人员的辛勤努力,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立足根系草原大舞台,为社会、为人类奉献出了许多科研成果。早在1963年,就由文物出版社出版了《内蒙古出土文物选集》,1964年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内蒙古文物资料选辑》,这是内蒙古文物考古工作肇创之初最早的两本文物考古专辑,它标志着自治区的文物考古工作的初创与发展。1981年,内蒙古文物工作队、内蒙古考古学会合办的《内蒙古文物考古》正式创刊,它标志着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工作已进入成熟阶段;特别是《和林格尔汉墓壁画》、《阴山岩画》、《鄂尔多斯式青铜器》、《乌兰察布岩画》、《巴丹吉林岩画》、《黑城出土文书》、《辽陈国公主墓》、《岱海考古(一)——老虎山文化遗址发掘报告集》、《朱开沟——青铜时代早期遗址发掘报告》、《岱海考古(二)——中日岱海地区考察研究报告集》、《内蒙古中南部汉代墓葬》、《万家寨水利枢纽工程考古报告集》、《内蒙古辽代石刻文研究》、《内蒙古中南部航空摄影考古报告》、《庙子沟与大坝沟》、《半支箭河中游先秦时期遗址》、《内蒙古东部(赤峰)区域考古调查阶段性报告》、《岱海考古(三)——仰韶文化遗址发掘报告集》、《内蒙古出土瓦当》、《内蒙古地区鲜卑墓葬的发现与研究》、《白音长汗——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报告》等一系列学术专著的问世,奠定了内蒙古考古学研究的坚实基础,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赞誉。

   纵观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50年的发展历程,其取得的每一次进步,都离不开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离不开广大文物考古工作者的努力。内蒙古文物考古事业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是党的改革开放、科教兴国以及发展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文化事业政策的结果。在新的历史时期,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全体职工,将会以崭新的姿态,为建设内蒙古自治区成为民族文化大区做出更大的贡献。
 
 

    相关热词搜索:考古研究所

上一篇: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下一篇: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