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杭州官窑博物馆早期青瓷趣赏
2014-04-25 10:19:51   来源:《收藏》杂志   点击:

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是依托南宋官窑遗址建立的陶瓷专题博物馆,馆藏文物不仅有南宋官窑遗址出土的珍贵标本,同时还收藏有各个时代的陶瓷文物,其中不乏一些青瓷精品。

  三国青瓷堆塑罐

三国青瓷堆塑罐

三国青瓷堆塑罐

  罐上堆塑的裸身夫妇人物及熊  此器高35.6厘米,口径12厘米,底径15.4厘米,无盖,一大罐上堆塑五小罐。五罐中间一个稍大,盘形口,罐沿堆塑成群飞鸟,下与大罐相通;周围四小罐扁鼓腹,呈漏斗形,与大罐不相通,口沿上各堆塑飞鸟两只。大罐深腹,平底,肩部四周堆塑人物、飞鸟、走兽及人头。人物姿态各异,或站,或坐,或奏乐。腹部还间隔分布四小孔,小孔边各塑贴一条头向洞口的爬行类动物(图4)。

  此罐堆塑的人物可分成三类:一类是伎乐俑;一类为赤身裸体者;还有一类怀抱禽鸟,似是祈福俑。此外还有很多头像也非常少见,构成一个不寻常的场景。堆塑男女裸体像在瓷器中少见,但在汉代陶俑中及其他一些艺术品上有所见,这与汉代仍存在原始性崇拜习俗有一定关系。东汉的一些习俗会延续至三国时期,因此在堆塑罐上出现性崇拜的题材也不足为奇。再来看那么多的人头,他们全分布在裸体人物的下方,有的正好位于女性生殖器的正下方,似乎寓意婴儿的降生。此外裸体人像也是男女搭配,具有夫妇相伴、多子多福的含义。在一对夫妇旁还有一头生殖器外露的熊。

  《诗经·小雅·斯干》所载“维熊维罴,男子之祥”,意思为梦中有熊,预示男婴要降生,可见熊在这里也是男子的象征。此外,除伎乐俑外,所有的人物均怀抱一类似鸡的禽鸟。鸡在民间文化中象征生命力和生殖力,在此也应该蕴含着子孙繁衍的含义。在汉代,儒家思想得到确立和发展,“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人们把子孙昌盛、家族兴旺当成头等大事,这件堆塑罐应该就是当时人们这一愿望的物化体现。

  西晋青瓷狮形烛台

西晋青瓷狮形烛台

西晋青瓷狮形烛台

  烛台长13.5厘米,宽6厘米,高9厘米,为卧狮形,昂首,垂尾,背部有圆筒形插孔与体内相通。卧狮双目圆睁,两颊上耸,张口龇齿,颌下长须,表情刻划细致、生动。背部鬃毛分披,至下腹呈自然卷曲状。四足为蹲卧状。全身施青釉,釉色青灰,色调均匀(图5)。

  西晋时期,伴随制瓷业的繁荣,青瓷完全摆脱了青铜器造型的影响,大量运用人物、动物等造型,在装饰上采用刻划、堆塑等手法,显得精致繁复,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如熊形灯、羊形插器、狮形烛台、蟾蜍水丞、虎子、鸡首壶等,它们或以动物形态作为器物整体造型,或以动物局部作为器物装饰。这些动物造型往往又在写实的基础上予以艺术夸张,形象生动,妙趣横生,体现了这一时期青瓷在造型艺术上的追求与特点。狮形烛台即是这一时期墓葬中的常见器物,以狮子的造型作为装饰,东汉少见。随着佛教的传入,狮子这种不原产于我国的动物,其艺术形象开始流传。佛教中,狮是护法者的形象,释迦牟尼佛祖就被比作狮子,与佛有关的东西也冠以“狮”名。人们把狮子作为护卫者和辟邪物,起着保护主人平安、吓阻凶恶的作用。魏晋之际,佛教在江、浙一带尤为流行,因此昂扬威猛的狮形器物大量涌现,以发挥其驱祟辟邪的镇物神兽作用,因此狮形烛台又被称为辟邪。

  西晋青瓷女俑

西晋青瓷女俑

西晋青瓷女俑

  此件西晋青瓷女俑为立式,高21.4厘米,发髻烦琐精致,发式少见;面庞丰润,卧蚕眉,单眼帘,翘鼻,嘴为两小圆孔,双耳有环状耳饰;身着交领曳地长袍,袖端收敛,双手交于腰前,腰部系扎帛带。釉呈青绿色,有剥釉现象,釉不及底(图6)。

  秦汉时期,随着人殉制度的普遍废除,各类陶俑、木俑、瓷俑替代真人成为随葬明器的重要组成,为我们了解古代的服饰文化与社会风貌、生活习俗提供了历史见证。汉代是陶俑的重要发展时期,不仅数量庞大,种类也丰富。西汉陶俑以兵马俑和侍女俑为多,到了东汉,伴随一种新的庄园经济的产生和丧葬制度的进一步世俗化,俑变得更加种类繁多,出现了说书俑、劳作俑、击鼓俑、抚琴俑、舞蹈俑、吹奏俑、骑马俑、百戏俑等富有生活趣味的人物俑。

    相关热词搜索:杭州官窑博物馆 青瓷精品 陶瓷文物

上一篇:老瓷片的“华丽变身”
下一篇:工地挖出陶罐藏12000枚钱币时间跨度300年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