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通津桥:柴行云集的巷子
2013-07-05 12:55:21   来源:瓷器杂志    点击:

通津桥,这条以桥命名的弄巷,其实很长一段时间与柴行有着千丝万屡的关系,是一条柴行云集的巷子。柴行提供的陶瓷烧造燃料,为景德镇的陶瓷行业发展起着关键的助推作用。


  因为所处的方向与昌江平行,通津桥像许多沿河的小弄巷一样,紧邻着景德镇旧时的水运装御码头之一的湖南码头;又因为便利的交通条件,成为柴行争相驻扎之地。
 
  通津桥,这条以桥命名的弄巷,其实很长一段时间与柴行有着千丝万屡的关系,是一条柴行云集的巷子。柴行提供的陶瓷烧造燃料,为景德镇的陶瓷行业发展起着关键的助推作用。
 
  一
 
  时至今日,通津桥依然是昌江河沿岸居民往来河道两岸的重要通道。通津桥离景德镇年代最久的浮桥不到50米,四通八达如一只章鱼般触角通往附近各条里弄,一如许多景德镇沿岸的里弄一样,具有时代鲜明的特色。
 
  通津桥由上横弄、中横弄、下横弄组成,因为旁枝众多,通津桥常常给人一种走进迷宫的感受。
 
  史料上记载,通津桥形成于元朝,因莲花塘的溪流经此流入昌江,溪出口处建一石桥而得名。后来随着景德镇陶瓷工业的崛起,逐渐成为重要的水运装御码头,因为附近居民以湖南人居多,被称为湖南码头。上个世纪50年代,因修建沿江东路,通津桥代表性建筑石桥被毁,石桥的过往成为历史的印记。现如今,在城市化进程中,通津桥已经被列入“一江两岸”改造工程的一部分,早先形成的弄巷,也已经残缺失去了往日的生机。
 
  所幸的是,过往与陶瓷有关的记忆,依然是弄内居民所津津乐道的往事,让希望了解的人们有机会从他们的口中,看到瓷都曾经的辉煌。
 
  二
 
  走遍通津桥,很少能看到与旧日记忆联系起来的古老建筑物,水泥钢铁建造的楼房,是这里最显眼建筑。
 
  尽管如此,老居民的讲述依然能够让我们找回当初的那些记忆。据从小在这条里弄长大的居民介绍,新中国成立之前,通津桥其实是一条水沟,水沟上架有五座石桥,供两边的居民来往,每天到了黄错时分,桥上总有许多端着碗蹲着吃饭的人。
 
  事实上,居民所说的水沟其实是一条下水道,穿过整个城区与莲花塘相通。每当有挑窑柴的工人经过,脚下都会传出回响声。
 
  老居民的讲述,进一步印证了通津桥以桥命名的事实。
 
  如史料上所描述的那样,在老居民的印象里,通津桥的居民以柴客、船工为主,且都是外乡人。
 
  数年前,一位叫曹年保的老人曾经介绍,通津桥19号早先是一家叫“裕陶”的柴行,这家柴行虽然在众多柴行中属于小柴行,但建造的时候依然非常的讲究,“屋内雕龙绘凤,十分富丽堂皇”。由此可见,柴行在当时景德镇所处的地位。
 
  在曹年保的记忆里,通津桥除了有生产陶瓷的坯房外,还有一家造船厂,其他皆以柴行为主。虽然这些历史的印记在现实中已经难觅踪影,但曹年保透露,他的母亲就曾经挑过窑柴,家里还找到过挑柴记账用的竹筹码,足以说明柴行的存在。
 
  三
 
  关于旧时的柴行业,有一套非常规范的操作流程。
 
  据《景德镇文史资料》有记载,窑柴船一到景德镇,柴客就会来到柴行,与老板议定价格,再由柴行老板出面销售。烧窑户有专门负责买窑柴的“下港先生”到河下来收购窑柴。谈好交易后,“下港先生”就会写一张凭证交给柴行,上面写着船数和每担柴的价格。柴行老板随后拿这张凭证到窑厂找管事先生,约定起运时间,再到保柴公所交纳管理费,然后凭管理费票证与挑窑柴的把头联系挑窑柴的具体事项。
 
  挑窑柴用的“夹篮”,由浮梁保柴公所统一发给窑柴行,小柴行一次发给几十担,大柴行一次发给二三百担不等。“夹篮”大小严格的统一规格,上窄下宽呈三角形,高2.1尺,底宽为1.4飞。每只“夹篮”上均盖有“保柴公所”的火印。没有盖火印的“夹篮”不能使用。窑柴行领来“夹篮”之后,在火印下面用墨笔写上某某窑柴行,另一边写把头的名字,字上再抹一层桐油,晒干后就将“夹篮”发给把头,再由把头发给挑柴工人。
 
  挑窑柴的力资是按厘脚区分的。至于哪个窑是几厘脚,则由保柴公所、窑柴行同业公会、窑户老板三方实地丈量,按路近路远确定。如上段的雷峰山窑为10厘脚,龚家窑为6厘脚,下段锦堂窑为4.5厘脚,苦株山为12厘脚,最远的是雄关口的蚌壳窑,为14厘脚。
 
  按当年保柴公所的统一规定,一厘脚为1枚铜板,一担柴为2枚铜板。把头的报酬不按厘脚计算,而是按柴价的2%价算。
 
  挑窑柴的把头在柴行这个行当里,属于非常重要的一个职位,以郑家洼为界,上段有十几个,下段也有十几个。一个柴行必须要有两个把头,像班组长或记工员一样。当年柴行在“夹篮”上写标记,也是写某某班。把头还要在挑窑柴工人中指定一人负责过筹和与窑厂联系,每一次搬起运的第一担柴即由他挑,俗称“开篷”。“开篷”后,他先到窑厂告诉管事,管事就要立即坐在柴楼门口过筹验收,筹码超过十根他带回,全部运完后,如果把头没空,就由“开篷”把筹码总数带回来。这船人没有另外报酬,只是每天中午把头送一餐饭到河边给他吃。
 
  挑窑柴也是有一定程序的。把头坐在船头岸边,每挑一担柴下船,就给两根长短不同的竹筹码。一根是买卖双方计数的筹码,长约二尺,宽约五分。筹码两头,把头窑户分别涂上自己的标记,便于在同一时间为同一窑户挑运不同柴行窑柴。另一根小筹码,长约一寸、宽约三分,这是工人晚上算力资的凭证。验收人面前放有一只特制的木桶,名叫“筹桶”,筹码就投放在这个桶内。若同时验收两个窑柴行的窑柴,楼门口就放两只筹桶,每超过十根以上筹码时,就由挑柴工人顺便带回,同时带回一片松柴,验收人用墨笔定上“收柴拾担”字样,嘱转交河下筹人。事毕,把头就到窑厂找管事结总数。他凭管事开出的收条到柴行结力资,柴行便凭这个收条向窑户结柴账。
 
  从旧时柴行的运行可以看出,景德镇的陶瓷行业经过近千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类似于两代企业管理的相关行业制度,一方面促进整个行业朝健康有序方向发展,一方面促进工人更高效快迅地为整个行业发展发挥力量。也许,正是在这种严谨认真的制度体系下,景德镇的陶瓷行业才能够达到世界的高峰。(记者青娈)
    相关热词搜索:景德镇 通津桥

上一篇:“国保”大遗址江西占六席
下一篇:古瓷官窑:百世变迁话沧桑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