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系列报道《窑址探秘》告一段落

保护和传承陶瓷文化的脚步不会停止
2013-07-04 10:12:54   来源:瓷都晚报   点击:


  至今日止,晚报推出的大型报道《窑址探秘》画上句号。在为期近一个月的采访报道中,晚报记者兵分多路,深入城乡各处,探寻14处窑址,讲述千年窑址不为人知的传说,揭开深埋在泥土下的秘密。
 
  报道推出后,引发社会各界强烈反响及业内热议。
 
  14处千年窑址、14个历史故事、14段尘封记忆。千年窑址,物是人非,不少窑址已经淡去本来面目,有些几乎难寻踪迹。历史不能复原,文化不能遗忘。对于景德镇这座千年古城,14处遗址就是14笔财富,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永久性财富,如何保护并传承下去?这是时代留给我们的命题。我们一直在思考。
 
  相关部门怎么看?专家学者如何谈?参与采访的记者有何直观感触?今日,我们推出《窑址探秘》系列报道完结版,就此进行深入探讨。
 
  必须指出的是,报道结束,并不意味着保护和传承千年陶瓷文化的脚步会停止,作为瓷都人,我们热爱自己的家乡,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并传承这笔巨大的历史财富,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我们一起保护历史,并传承下去。(作者:涂伟明)
 
  记者感触
 
  独特来自历史
 
  这次古窑遗址探访是寻找之旅,也是寻根之旅。记者从没听过它们的名字到听说,再到找到具体位置,了解它们的年代和出产,寻找遗址的过程是幸运的、独特的,很多在景德镇生活了一辈子的人,可能也没有这样的经历。每一个遗址都有不同的故事,找窑址如同找到生活在不同朝代、散落在不同区域的古人,听他们“讲”在景德镇烧窑的故事。
 
  从制瓷生产开始,“景德镇”一茬接一茬儿、一代接一代的窑炉、作坊,经历着从兴烧、繁荣、鼎盛到变成遗址埋没地下的命运,到现在才有被人称道的“中华向好瓷之国,瓷业高峰是此都”。如果撇开遗址谈辉煌历史,景德镇历史文化名城的说服力则无处落脚。
 
  可以说景德镇的独特,就是因为直到今天它还保留着不少古作坊、古遗址,这些遗迹已经被看做景德镇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处处唤起人们对文化的永久记忆,是解读陶瓷文化密码的钥匙。
 
  在文化遗址保护被日渐重视的同时,一些遗址仍在被破坏和侵蚀,例如记者在观音阁古窑遗址上遇到挖瓷片的人,他们向记者兜售瓷片;南市街遗址除了立碑明示该处属于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外,常年无人看管,同样被盗掘。
 
  遗址是永久性的财富,不知道哪个时候我们就需要它们的帮助。景德镇的独特来自历史,历史的财富应该得到更好保护。 (记者朱星林)
 
  敛财还是传承?
 
  景德镇是闻名世界的瓷都,制瓷历史悠久。当记者在探访中看到那些破败或者消失不见的古窑址时,心中充满了悲哀和无奈。
 
  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些古窑址一个个消失殆尽?是岁月的无情还是人为的破坏?消失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古代窑址而已,还是古人们用智慧、汗水凝聚的艺术结晶,是我们的文化艺术传承?记者曾听闻,有一些人为了敛财,专门找一些古代窑址进行挖掘,如挖到完好的瓷器则高价卖出。倘若真有其事,记者不禁想问,物质的吸引力真有那么大?大到一些人利用先人们用智慧、汗水凝结的文化结晶来敛财。而不是去保护它、爱护它,让它世世代代流传下去,为后人留下一份丰厚的文化遗产。
 
  可以想象,当一处完好的古代窑址出现在你面前,你可以看成这是一座金钱宝藏,打开它,拿走里面的东西,可以获得巨大的财富,这种诱惑又有多少人能拒绝?但是,同样会有人看到这是文化遗产宝藏。保护它,可能要花费你许多精力,甚至金钱,这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得到?敛财还是传承?见仁见智。我认为应该是后者。(记者吴德锋)
 
  挖的不是瓷片是瓷都的根基
 
  谈到景德镇,很多人都会想起陶瓷。人们之所以会记住瓷都,和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千年窑业不无关系。
 
  通过最近的探访,记者发现许多令人惋惜的现象,有些窑址杂草丛生,有些窑址因为人为破坏已经岌岌可危……记得在大学期间去桂林旅游时,我结识了一位来自西班牙的友人罗德里格斯,当听说我来自景德镇的时候,这名友人表现得很夸张,他一边用手比划着瓶子和碗的模样,一边大声地重复着“china”这个单词。他告诉我,他一直对景德镇有着别样的感情,在他的印象里,景德镇这个拥有着浓厚文化底蕴的城市不管到哪都能看见瓷器,没有其他城市的喧哗,有的只是青石板、瓷器和勤劳的陶瓷工作者,甚至走在郊外的泥土上,都能闻到一股独具“瓷”文化气息的味道。
 
  在探访盈田古窑中,我了解到,因为没有系统的保护,一些完整的窑业已经很难寻到了,但是无序的挖掘却依旧没有结束。如果不制止这种行为,后果不堪设想。
 
  瓷都之本在于“瓷”,这些经过岁月磨砺的古窑遗址是我们无法用金钱衡量的瑰宝,这些窑业需要我们去保护与珍惜。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这里。
 
  正因为有了买卖者,所以有了盗挖瓷片的现象。毫不夸张地说,这种侵害传承的买卖比杀害的危害性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他们挖的不只是瓷片,更是瓷都的根基。希望更多人能参与到保护古窑遗址的行列中来,让老祖宗的传承有“传”可“承”。(记者余辉)
 
  专家建议
 
  《窑址探秘》系列报道引起专家忧虑考古专家建议:
 
  提高全社会对文化遗产保护的认识
 
  “新平冶陶,始于汉世。”早在1700年前的东汉晚期,景德镇就有了一定规模的瓷业生产。如今已过千年,先辈们留给后人丰富的文化遗产面临破坏。这些文化遗产应该如何保护下去?昨日,记者就此采访了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江建新。
 
  “‘银坑坞村曾经有宋代古窑址?不太清楚’、‘杨梅亭古窑遗址如今鲜有人问津’……这些日子我看到瓷都晚报上《窑址探秘》的内容,发现有不少古窑址都缺乏保护,市民对古窑址保护意识淡薄,我内心十分难受。”昨日上午,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江建新对记者说。
 
  江建新告诉记者:“我市一直非常重视大遗址保护工作,近年来加大对御窑、高岭矿、湖田窑、吊脚楼等陶瓷文化遗址保护力度。整理、挖掘和传承陶瓷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大程度地保护老城区古建筑风貌和陶瓷文化遗存。
 
  积极推动我市以御窑遗址为核心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不仅如此,在采访中他告诉记者,在过去几十年里,他们考古所通过田野考古,获得了大量丰富、可靠的历史古代陶瓷标本,依托这批标本对景德镇各历史时期窑址标本进行胎、釉成分、配方等工艺方面的系统测试,为古陶瓷年代判断等提供科学依据,从而为古陶瓷工艺研究提供最重要的基本数据,到复原古代陶瓷工艺的目的。
 
  “尽管我市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取得巨大成效,但依然存在诸多问题。”江建新告诉记者,对于如何对古窑址进行保护,他希望政府与地方乡镇一起联合起来对古窑址进行保护,如道路改善、城郊建设,建设单位能够及时报告给考古专业部门,考古部门就能够及时进行考察,使文物不受到破坏;对文化遗产最好的保护就是保持原生态,不对它们进行破坏;对于一些已经被破坏的古窑址,尽快进行考古挖掘,修护以及保护。
 
  “文化遗产保护是一项复杂的文化工程,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共同参与。”在采访结束时,江建新说。他认为,提高民众意识的觉醒是文化遗产最有力的保障,文化遗产保护不仅需要文物工作者和文物管理部门的努力,最重要的还是要提高全社会对文化遗产保护的认识。(记者漆婷)
 
  部门呼吁
 
  如何保护与传承古窑址?记者专访市文物部门:
 
  保护窑址需全社会共同参与
 
  连日来,本报连续推出了14篇《窑址探秘》系列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这些先辈带给我们的窑址该如何保护下去?我市在保护这些文化遗产方面又面临着哪些问题?7月1日上午,记者就此专访了市文广新局文物科科长占兴华。
 
  “窑址只要一遭到破坏,市民首先想到的就是文物部门的管理问题,其实这一观点不正确。”在得知记者的来意后,占兴华苦恼地向记者解释道。作为文物部门,它的职责主要是指导、协调文物的管理、保护、发掘和修缮等工作,文物的保护需要靠全社会共同参与,特别是当地政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占兴华告诉记者,其实在保护窑址上,市政府和市文广新局做了大量工作,但是市民如果不配合,工作很难开展下去。
 
  记者了解到,为了很好地保护窑址,我市在城市建设规划方面,坚持保护文化遗产优先,把政治中心和商业中心迁出老城区,迁往新城区;主动考古发掘一批窑址,例如御窑厂遗址考古发掘获评“200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积极申报立项。先后成功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一座、名村两个和省级历史文化名村五个。6月份,市文广新局文物科也已经完成了对全市52处、151个点的古窑址考古调查,为编制《景德镇大遗址保护规划》做准备。
 
  占兴华告诉记者,由于城市的发展、人居环境的变化,在城市整治和更新中难免与文化遗产的保护相冲突,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很大一部分遗迹、遗址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现状不容乐观。主要表现在:自然因素的影响。由于年代久远,遗址所处地层受到地理活动及地下水位降低、水土流失的影响,造成文化层错位、塌陷,打破了文化层的叠压关系,给考古发掘及今后的研究带来很大的困难。如三宝古瓷窑遗址、西河口古瓷窑遗址等。另一方面,人为因素的影响。由于文物保护意识不够以及受经济利益的驱使,建房、造田、盗挖成为破坏的主要因素。如湖田古瓷窑遗址、杨梅亭古瓷窑遗址、黄泥头古瓷窑遗址、珠山御窑厂遗址、观音阁古瓷窑遗址等,都不同程度地遭到破坏。
 
  那么,这些文化遗产该怎样保护下去呢?占兴华表示,目前,我市文物部门正在积极编制《景德镇大遗址保护规划》,这个规划将对我市的文化遗产进行紫线保护,如果有人盗挖窑址或者是在窑址上开发建房,将会受到法律制裁。此外,文物科将联合有关部门加大对窑址犯罪的打击力度,对文物保护单位加强执法检查,对窑址的盗挖及对文物市场的源头进行执法等等。
 
  采访结束时,占兴华很有信心地告诉记者,相信通过努力,瓷都的千年窑火终将不熄。(记者洪晶晶)
    相关热词搜索:保护 传承 陶瓷 文化

上一篇:董家坞古窑遗址:如今已难觅其迹
下一篇:德化陶瓷走多元“联姻路”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