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绳纹陶器——日本原生文化的基因
2012-09-05 10:29:21   来源:艺术国际   点击:

绳纹时代是一个以采集、渔猎为主的时代。考古学家发现,绳纹人在距今约九千五百年前就已经开始定居生活。这一时期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遗存是陶器,因陶器上的纹饰主要以绳纹压印构成而得名。

  日本学者鹤见和子在《好奇心与日本人》一书中指出:“日本社会及日本人,表面上是现代化甚至超现代化的,但一旦揭开表层,其中封建式的人际关系和思维方式就会暴露出来。进一步研究,就会发现那些古老的甚至原始的社会结构以及品性等,仍在生机勃勃地发挥着作用。”人们通常习惯于将日本民族精神称为“大和魂”。中国学者李泽厚指出:“什么是‘大和魂’或‘大和精神’?简言之,我以为,它是某种原始神道信仰的变换发展和不断伸延。也许由于与四周容易隔绝的地理环境(多山的岛国)有关,文明进程较为缓慢,各原始部族对众多神灵和人格神的强大信仰在这里被长久保持下来。”
 
  因此,至今还潜藏在日本民族心底的“原始品性”成为日本文化艺术样式的不变之魂。对“和魂”的追本溯源最具权威的日本学者梅原猛,将日本文化的起源追溯到远古的绳纹陶器时期,认为这种文化始于中国文明改变日本面貌之前的一万两千年前。他认为,其实早在绳纹时代,日本人的世界观即以“生命一体感”为基础,它隐藏于日本人的灵魂深处,故称之为“绳魂”。他还指出,“弥生时代以后的日本人,无论怎样发挥‘弥才’,他们的‘绳魂’都照样存在于他们心灵深处”。梅原猛将绳纹文化定义为日本的基层文化。
 
  日本列岛背靠东亚大陆,如一张弯弓面向太平洋张开。从地理位置上看,它是一个狭长的列岛,自远古以来就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化圈。但日本并不是一个孤岛,从某种意义上说,日本更像一个与大陆若即若离的半岛,四面环海又紧邻大陆的地理环境决定了日本特有的自然风貌和文化形态。
 
  日本不像中国和希腊那样有着辉煌的彩陶和青铜时代,当中国进入强盛的汉代时,日本列岛还处于原始的石器时代。最能体现其原生态艺术样式的绳纹时代尽管开始于公元前七千年左右,但绳纹陶器相对成熟的中期则是公元前七八世纪的事情,比古希腊的荷马时期晚了大约五个世纪。
 
  绳纹时代是一个以采集、渔猎为主的时代。考古学家发现,绳纹人在距今约九千五百年前就已经开始定居生活。这一时期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遗存是陶器,因陶器上的纹饰主要以绳纹压印构成而得名。绳纹陶器被划分为草创期、早期、前期、中期、后期和晚期,最精彩的陶器造型出现在中期,日本中部地区出土的火焰造型的绳纹陶器强烈表现出原始日本人的旺盛生命力和创造精神。由此可见,绳纹人并不是单纯地为生活和实用而劳作,他们似乎有更多的时间享受和平与富足。这可以从陶器造型及纹饰上得到证明。实用性之上的装饰性以及器型的变化,更多地呈现出的是美术作品才具有的观赏性。由此,可以从两个层面来解读千万年前的绳纹文化遗存。
 
  绳纹中期以新泻、千叶等地区出土的陶器最具代表性,以极具视觉张力的雕塑感和繁复的装饰手法著称。虽然在器型上较之前期没有大的变化,依然以深钵形和甍形为主,但在器体上饰以粗犷的黏土条以形成浑厚的隆起纹,并用手指施以强有力的涡卷纹、曲线纹和直线纹,强烈的凹凸感营造出立体雕塑效果。尤其是开口处多有造型奔放的手柄,一般为对角等分四个,基本上以翻滚的波浪形、升腾的火焰形为主,这也是整个器体最精彩的部分。
 
  尽管日本的本土文明姗姗来迟,但从蒙古、高加索等地迁徙而至的“渡来人”带来的大陆文明使日本文明跨越了青铜时代,直接从石器时代进入铁器时代。而在后来的历史进程中,绳纹时代形成的日本原生态文化意识并没有被外来文化所取代,依然潜藏于当代文化的深层之中。“‘渡来人’是最早期日本文化的恩人。但即使如此,日本人也始终是以深层的绳纹精神来接纳大陆文化,从而使日本母体文化更加充盈,不断走向成熟,即形成所谓‘绳魂弥才’的文化模式,这便是日本文化形散而神不散的特质所在。”
 
  如前所述,绳纹陶器最精彩的中期阶段距今约六千年左右,如果将几乎与此同时出现的中国半坡彩陶文明与之相对照,可见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性格。彩陶体现的是一种静谧的合理主义精神,绳纹陶器却反其道而行之。从绳纹中期开始,随着生产技术的进步,陶器制作变得更加容易,随之出现了祭祀用的陶器以及完全没有实用性的装饰性陶器。绳纹陶器奇异的造型与奔放的纹饰,蕴含着一种强烈的宗教意识,最精彩的部分就是那些凹凸有致、笔走龙蛇般的装饰性纹饰,飞舞的线条是陶器的精神所在,蕴含着对压抑和限制的反抗、无限上升的不可思议的生命力量。“另一方面,这里所表现出来的、作为后来日本美术特色的纤细的工艺性格是不容忽视的”。
 
  日本学者上山春平从不同角度导入弗洛伊德的深层心理学的分析方法,对日本文化进行了深层解剖,他认为,在日本文化发展中,从层次上看,旧物为深层,新物为表层,旧物不断为新物取代而由表层下沉为深层。他说,日本祖先使用的石器、陶器等,从新的东西到旧的东西被分层埋在地下,这象征着先祖的文化成层地潜存于今天的文化深层之中。而构成今天日本文化表层的是适应所谓“大众社会”、“信息化社会”而采取的具有国际特色的文化,具有浓厚的欧洲色彩。但若剥去这一表层,其下层沉睡着的是中国文化色彩很强的农业社会文化,再下层便是绳纹时代即农耕以前的狩猎采集文化。
 
  绳纹文化的遗产,在弥生文化以后的农耕文化中一边变换形态一边生存下去。以后虽几经变形,但仍以种种形态继续存在。也就是说,已经过去的荣枯的诸文化—它们被隐匿在活着的文化背影下,虽没有表现于表面,但对日本的生活和文化仍然起着作用。显然,梅原猛的观点在这个推论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印证,即“绳魂”是日本民族精神结构的基础。
 
  原生文明对于一个民族的生存来说无疑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任何民族在其发展历程中都必然有一段积淀凝聚进而升华的时期,在这个时期所形成的生活与文化方式等一系列文明形态,如同人的生命基因那样,将稳定而长久地甚至永远地影响着一个民族的生命轨迹与发展方式。
 

 

 
 

 

 

 

 
    相关热词搜索:陶器 日本 绳纹

上一篇:延续千年的民间土窑 寻访痘姆制陶人
下一篇:关于茶叶末釉的故事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472871796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